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322章:(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322章(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了摆个姿态出来,告诉紫来这世上没了她太阳照常从东边升起,紫来前脚一离开书房,王爷后脚就换了婢女过来。这婢女也是赵嬷嬷精挑细选的,府里的老人,颜面干净,手脚利索。可是不知为什么,王爷一到书房,见了这婢女,就写字也不是,看书也不是,横竖就是不熨帖。可是这婢女,小心又乖巧,他也找不出什么纰漏,愈是这样,心头愈是焦躁,只捣鼓得坐立不安。

这死丫头,真是沉得住气呢,都快十天了,听说安分得很呢。她不是想本王亲自去找她回来么?怎么这一过去,竟如泥牛入海一般,无声无息的,不似往常那样整出点动静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呢?

王爷在书房里踱过来,踱过去,猛地想起,赵嬷嬷说她前些日子请假去看了母亲,这他就更加想不通了,紫来的母亲一直都在女儿的选择上施加压力,紫来如今又成了杂役,回去定然会被母亲骂死,难道她真的那么能扛?

王爷摇摇头。不,不会的,甘紫来不是省油的灯,她这么冷静平淡,一定是在运作什么新的计划。她是绝不会甘心做官妓,并且洗一辈子衣服的。

王爷缓缓地停住脚步,沉下心来。

甘紫来,我干脆来个静观其变,看看你意欲何为。

正想着,忽然赵嬷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王爷,兰夫人又传书信来了……”

王爷想了想,说:“进来。”

赵嬷嬷进来了,小心地禀告:“刚才谷府的管家来了,送来了兰夫人的书信,说是要亲自交给您。”

“不看!送回去!”王爷心情正烦躁,一挥手就支应了。

“王爷,管家说,兰夫人在家里要死要活的,您就是不接她回来,好歹也看看,回封信去,他也好跟兰夫人做个交代。”赵嬷嬷劝道:“每次送了信来,您都说不看,直接送了回去。这回……”

王爷不屑地抬起头来,这回怎么了,还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这是兰夫人的血书……”赵嬷嬷举起了手中的信:“管家说,夫人已经真心悔过了,才会写这样的悔*过*书,请王爷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

血书?!真是不消停。王爷沉吟片刻,忽又想起了兰夫人那一脸的娇笑,夫妻一场……他顿了顿,说:“拿过来看看。”

展开一看,果然是血书,斑斑血泪,哀哀哭求,甚是可怜。王爷读完信,半晌无言。

“马上就要过端午节了,大大小小一拉子事,都得一应俱全,”赵嬷嬷察言观色,见王爷面有不忍,于是说:“以前府里,都是兰夫人主事,今年她不在,只恐哪里疏忽,让王爷见责。”

王爷缓缓道:“你先下去,我考虑一下。”

他默默地拿起信,细细地读下去,大学士的女儿还是有几分才气的,字里行间凄婉动人,悔过若真如其所述,确也诚心。把兰儿赶回去那么久,依她的个性,固然是天天以泪洗面。他虽然不那么爱她,却知道她是很爱他的。这几年来,日日相处,她在的时候嫌她聒躁,一天到晚地黏糊着,只要他回了家便不肯离开半步。那一下突然把她送了回去,没有了兰儿在府里闹腾,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这么清静,他竟然有些不习惯。晚间想想她,也还是有些挂心,毕竟夫妻一场,他也不是个无情之人。

女人吃醋,本来也是司空见惯,她若不爱他,也不会吃醋。兰儿错就错在,不该去雅园闹腾,打了善卿。其实要说错呢,也不是很大的错,只是善卿身体本就不好,受不得那一打,血糊糊的令他盛怒。

王爷琢磨着,兰儿回谷府,也有四个月了,这期间,老是送求谅信来,起先他是余怒未消,故而不看,这后来,善卿病故,接着春闱,忙乱之下,又把兰儿给忘脑后了。

他忽然就想起,紫来当时不也痛下重手,打了兰夫人吗?这个丫头,真是大胆!连王爷的侍妾也敢打。严格说来,兰儿打了善卿,紫来打了兰儿,其实也扯平了。

王爷的眼光,定定地落在手中的信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怜母亲紫来心生愧疚 见王爷昕阳达成共识(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