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364章:(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364章(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紫来无法,只得不情愿地坐下,铺开线扎的空白目录册,拿起笔,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怎么毫无顾忌地坐到了王爷的椅子上?她一惊,急速的站起来,谁知手中的笔又不听话,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将目录册上团了一大片墨迹。她匆忙地将笔搁好,提起团坏的纸页,四处找余出的宣纸边料来映干,谁知悬手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她一恼,索性将团坏的纸页撕掉了,揉成一团丢在地上。右手又去拿笔蘸墨,这可好,一伸手竟打翻了笔架,“哗啦”一声看着笔架合着一架子的笔从桌面上坠下,她左手飞速去捞,却又撞跌了砚台,只听“啪”的一声,砚台摔得粉碎,墨汁也溅了一地……

在满地的狼藉中,她惶恐地抬起头来,看王爷一眼,王爷正奇怪地望着她。

紫来稳了稳神,低下头去:“请王爷责罚。”

王爷轻轻地伸手过来,将她面前的目录册翻了个个,说:“反了呢,没发现?”

紫来一下哑然。

“坐下,写吧。”王爷折身,从柜子里重新拿出一方砚台,一块条墨,洒上点水,站在紫来的对面,轻轻地推磨起来,他笑道:“能让本王亲自砚墨,侍候写字的人,这世上,可没几个……”一抬手,却看见紫来拿着笔,正眼睛直直地盯着砚台发愣。

“紫来!”王爷低低地喊了一声。

紫来回过神来,看着王爷。

王爷凝视着她,低声问道:“你怎么,魂不守舍的?”

紫来不知该怎样回答,她心里,慌得很,那感觉非常熟悉,充满了恐惧,象极了父亲出事那天的症状,仿佛是什么不好的征兆……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忽然看见门口,赵嬷嬷小心地进来了,眼睛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紫来的心猛一下冲到了喉咙里,一下站起来,脸色异常紧张,执笔的手,微微地颤抖。

王爷皱着眉头看紫来一眼,转过身,问道:“什么事?”

赵嬷嬷低声道:“紫来家里出事了,她姐姐回来了……”

出事?!姐姐……

紫来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强自按下的不祥之感终于应验了。她飞快地站起身,还没等王爷答话,一错身就朝外走去,刚越过书桌转角,却不知为何脚兀地一软,若不是被王爷拖住,她就会拐到地上了。抓着桌边,紫来硬撑着站起身来,她拨开了王爷的手,白着一张脸,朝门口走去。

蓝溪儿,你可不能有事,娘还病着,你若出事,不是要她的命么?

才到门边,紫来又是一拐,差点摔倒,她扣住了门框,站起来,越过门槛,却“哐当”一下扑倒在了地上。她喘着粗气爬起来,浑身颤抖着,一路趔趔趄趄,朝院外跑去。

赵嬷嬷低声跟王爷说了几句话,王爷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静静地看着紫来的背影,默然片刻,跟了上去。

才到长廊,迎面碰到小飞侠,还笑眯眯地跟紫来打招呼,那紫来眼中哪里还看得到人,只眼睛发直,晃晃悠悠地,只顾只地朝前走。小飞侠纳闷着,赵嬷嬷赶紧上前跟他咬耳朵说了几句,小飞侠脸色大变,赶紧追上前搀起了紫来,半扶半带地朝外跑走去。

王爷加快了步伐,紧紧跟在后边。

才到云通胡同口,远远地,就听见了母亲肝肠寸断的哭声:“蓝溪儿……你怎么能死啊……我苦命的女儿啊……没天理啊……你这么老实又懦弱,怎么就容不下你啊……”

紫来一下怔住,呆呆地站住,倚靠在胡同斑驳的墙壁上,大脑一片空白。

蓝溪儿,死了?

太阳光白花花地照着眼前,紫来感到阵阵的眩晕,她的眼前,又浮现起那大红的嫁衣,姐姐的脸,凝固在盖头放下的那一刻,美丽着,微笑着……多让人艳羡的运气啊,落籍从良,嫁入官宦之家……

怎么能就死了呢?

紫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不了,曹府不喜欢,逐了出来罢,怎么就死了呢?

初夏的气温温润燥热,紫来浑身冰凉地站在太阳下头,瑟缩在胡同的墙角下,紧紧地贴着墙壁,墙壁被太阳晒得滚烫,她却寒冷刺骨,耳边,只有一个声音在盘旋,你怎么能死啊?你怎么能死啊?你怎么能死啊——

她再也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继续朝前走,如果可以回头,她会用十二分的力气,来抗拒这必须面对的一切。

“让我死了,换我女儿活着啊……”甘夫人的颤声又响起在长空,满是悲戚和绝望:“老天呀,你怎么能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