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377章: 心急切紫来一反常态 欲雪耻如冰挑事生非(1)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377章 心急切紫来一反常态 欲雪耻如冰挑事生非(1)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面上忽然一紧,有些失神,随即,颇有顾忌地看了王爷一眼,淡淡地说:“王爷自是比他强的。”

“哪里比他强?”他眼睛一直盯着她,丝毫细微的改变也逃不过他的锐利。

“身份比他高,钱比他多,人比他聪明……”她眼皮缓缓地垂落,眼光怅然地落在地面一个点上,声音渐低,竟是无语了。

“可是,你还是无法忘记他……”王爷轻声问:“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紫来更加失神,眼前,只浮现起那个小院,浮起那一碗盖蛋的面,浮起那个双颊上满是雀斑的姑娘的脸,她虚虚的声音,带着沉沉的凄清:“他让我知道,现实是多么残酷,男人是多么理智,而我有多么失败……不管我怎么努力,有些事,永远都不会改变……”

王爷的心,随之微微地颤了一下。

紫来却抬起头来,低而清晰地说:“王爷,你也想看见我失败是吧?”她仰起头,无畏地望着他,更加直接地问道:“你也想让我明白,有些事,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做不到,是不是?”

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她也不想再藏着掖着了,索性,摊牌吧。紫来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脊梁,抬头,平视着王爷,沉声道:“不管我想要做什么,你总能猜到,然后破坏掉,你不就是想,把我放在手心里玩么?你是王爷,我只是一个官妓,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我想怎么样都不可以。但是王爷我告诉你,我甘紫来,不怕你!我现在无牵无挂,就是烂命一条,你做好也罢,做歹也罢,即算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但是我还有一个选择,你永远也无法阻止!”

“王爷,你可以阻止我去死么?!”紫来咄咄的话语锋利地刺过来,她眼睛里的紫色渐渐加浓,呈现出一种冷凛的刚烈:“得饶人处且饶人,如若不然,鱼死网破!”

甘家的硬骨头啊,宁折不弯……

王爷万万没想到,他打着高高的招安旗帜过来,得到的下场就是被紫来恐吓和要挟!她原来早就知道他的计划,竟然可以一直装傻,一直忍着,如同跟他推手太极拳。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事,会惹得她如此急切地叫板呢?!她已经不屑于跟他暗暗较量了,仿佛披上了铠甲的士兵,就要冲锋陷阵,可是,她怎么知道,王爷已经准备鸣金收兵了呢?

即便如此,她还是,小看了他。

王爷默然片刻,决然道:“我不会让你离开王府的。”

他的精明远远超出她的预料,她再聪明,也不如他诡诈。烧坏衣服,是一个试探;这次的顶撞,是底线的交换。他几次三番,很努力地想让她回到书房去,回到他身边,可是她固执地选择洗衣服,始终将自己放在一个厚厚的茧中。他可以理解成,这是她用安全的距离保护自己,可是,既然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就不该激怒他,她并不是没有感受他的善意,那么,她为什么,会如此直白,而且又迫不及待地跟他宣战呢?他已经悟到,她根本不是怕回醉春楼,而是想回去!因为,在知道他不会送她回醉春楼之后,她为什么还要激怒他,答案只有一个,激怒他,责罚她,然后,如愿出府。

为什么?他需要一个理由。

她的亲人已经故去,她已经不需要钱了,那么,是为了方便见兆轩吗?不,如果还对兆轩存有侥幸,她是不会归还玉佩的。回去醉春楼干什么呢?不想再当丫环?不,她当丫环比做花魁更有滋味。那么,是为了自由吗?真的是讨厌他?

王爷有些挫败感。为什么自己的好,她总是领受不了呢?他对她很差吗?真的留不住她吗?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兆轩,还是如廉?!

王爷气恼异常,却强自压下,只冷而坚决地说:“你就是选择死,我也要把你埋在王府里。”

紫来气急败坏地瞪着王爷,心道,好啊,不放我,那你就等着鸡飞狗跳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