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48章: 一惊一乍暗推太极手 又恨又疼实为兄弟情(4)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48章 一惊一乍暗推太极手 又恨又疼实为兄弟情(4)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怎么对她不好了?!”王爷猛一下将折扇往案几上一丢,不屑道:“我不碰她,不正是她心里希望的?!她巴不得成天阶的不看到我!我要不是为了顾忌哥哥的感受,早就把她移送别院了,还准她杵在我府里,看着就窝心!”

“原来王爷还是怜惜她啊——”善卿轻轻地笑了。

“你可知道,什么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王爷默然道:“她想抗争,却没有勇气,纵然我想帮她,可是她又宁可逆来顺受……”他默然片刻,低声道:“想秉策,又何尝不是这样,本来是个性情软弱的人,这辈子,好不容易硬起来一回,却是逼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自己的弟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你若坚持不要,他又忧心皇位不保;要了吧,他心心念念的,放不下。对映雪好了吧,他自己心里那关过不去,唉声叹气;不好吧,他又觉得对不起映雪,也唉声叹气……”

善卿静静地望着王爷,忽然说:“其实,你很心疼你哥哥……可是你们俩兄弟的性格,怎么差别那么大,他虽然是皇帝,却那么优柔寡断……”心道,他这性格,实在也不适合当皇帝。

“说来话长啊……”王爷默然道:“那时候,我父皇,虽然是个皇子,却是宫女所生,出身低贱,当年蒙古大胜,要求以皇子去做质子,皇爷爷在陈皇后的怂恿下,就把父皇交给了蒙古人。父皇二十六岁走的时候,本已有五个儿子,正妃和其他人不愿陪同,只有身为小妾、怀有身孕的母亲带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也就是秉策执意跟随。谁知父皇到蒙古后,陈皇后相继把其他妃嫔所生儿子,还有我另外四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全部害死。也是报应,在十年中,陈皇后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也夭亡了。到这时候,皇室正脉,也只剩下父皇,和我们俩兄弟。”

“眼看皇位无人能继,老臣们这才谋划把我父皇接了回来即位。”王爷低声道:“当时是瞒着陈皇后,偷偷地把我们一家弄了回来,为了防止陈皇后迫-害,我和哥哥、母亲三人就寄居在丞相江部松家里,一直到三年后,父皇顺利登上皇位,我们才搬回宫里。”

“也就是在那三年里,我们兄弟跟映雪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时候哥哥十八岁,映雪十四岁,我十三岁,在他们眼里,我根本就是个小不点,倒是映雪,很喜欢秉策。那时候的秉策,文静儒雅,不发病的时候,安静又好学……”

善卿吃惊道:“皇上,皇上有病么……”

“他有羊角风……”王爷缓缓地说:“发起病来的时候,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但是不侵犯别人……不发病的时候,跟常人无异,很好的……”

“他小时候没有这个病……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这样……”王爷说着,声音渐渐地低下去:“我小时候,在蒙古,不懂事,又调皮,蒙古人不准我们读书,都是父皇和哥哥教我。有一次哥哥正教我看书,被一个蒙古人看见了,他抢了书不算,还打了我们,我当时不服气,就搬了个大石头,坐在他每天必须经过的树上等他,预备他一过来就砸他一下。结果,那人来了,也不经砸,就那么一下,竟然被砸死了。”

善卿禁不住啊一声,急道:“可闯大祸了——”

“是啊,”王爷叹口气:“我吓坏了,跑回家。没过多久,家里来了一大堆蒙古人,问是谁干的?一家人吓得哭成一团,我哪里还敢做声,那些人就砸啊,于是哥哥站起来说,是他干的。这样,蒙古人把他带走了……”

“第二天晚上,别人告诉我们,说哥哥遍体凌伤、浑身是血被丢在河滩上,母亲当场昏死过去。我和父皇把他背回来,只剩下一口气……从那以后,哥哥就落下了这个病根,隔不了半年,就要发一次羊角疯,一说是受了很大刺激,另一说,是被打坏了脑袋。”

“可是,无论怎样,哥哥都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那天的经历,只是性格,就变得跟父皇一样的悲观……”王爷静静地闭上眼睛:“我知道,都是因为我……”

他猛地睁开眼睛,决然道:“别说皇位,就是别的任何东西,我都愿意给他!”

“可是,他却投桃报李,拿一个江映雪来回报我!”他愤愤地一拳,砸在案几上。

善卿见他愤恨,赶紧倒了一杯茶,劝慰道:“熄熄火,他也是一番好意,拿他最心爱的人,换你你最心爱的东西……”

“我就不喜欢他这样!”王爷依然愤霾:“他想要什么,开口就是了,我什么都给!皇位,皇位算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惊一乍暗推太极手 又恨又疼实为兄弟情(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