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49章: 一惊一乍暗推太极手 又恨又疼实为兄弟情(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49章 一惊一乍暗推太极手 又恨又疼实为兄弟情(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只是太不自信了,”善卿幽声道:“我也知道,你恼火,不是其他的缘故,却是恼火他不信任你……但是站在他的角度,你若不要江映雪,他就觉得你还觊觎皇位,必然惶惶不可终日……所以,尽管你不情愿,还是接受了,也难为你了……成日里,还要游手好闲,好叫他安心……”

“他管他的天下,我当然只能游手好闲,也不全是因为顾忌他的感受,而是我自己也觉得,这样生活很滋润,挺好,挺适合我的。”王爷嘻嘻一笑:“幸亏他只有我一个兄弟,对我的行为,也是包容得很啊。”

“那不单是对你,对天下百姓,皇上也还是很眷顾的,看得出,是个怀柔之人,”善卿说:“只不过在蒙古生活十年,那些屈辱的烙印,还是影响了他的性格,心性,消沉了些,象你说的那样,悲观的看待一切……”

“映雪这事,他也办得不咋的,不是更加给自己添堵?!”王爷哼一声,半是嗔怪半是心疼:“真是活该!”

“先皇不也是这样,生活经历么,总是对一个人的精神产生重大的影响。”善卿柔声道:“也许你哥哥,最重要是要重新获得自信。”

王爷点点头,深以为然:“你说得对,也许,正因为你的深刻和机智,父皇才会那么喜欢你。”

善卿苦笑道:“谁知道,圣上的喜欢,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王爷若有所思道:“是啊,从你来说,从映雪来说,都未必定论啊。”他忽然呵呵一笑,又痞气道:“你和父皇若是有子嗣,那先今的皇帝,可就不知道是谁了……”

善卿看他一眼,木然道:“王爷又来取笑我,这些事情换了别人来说,我只会嗤之以鼻,可偏偏来说,要是你,唉……这不是明里取笑么?”

王爷哈哈笑道:“是了,我不过是逗你的。”他吃吃地笑道:“父皇在蒙古十年,担惊受怕,郁郁寡欢,早就不行了,如若不是那样,回中原后,后宫那么多妃子,再添几个兄弟姊妹不也很正常,可惜,到了,还是只我们兄弟俩……”

善卿眨眨眼,自斟一杯茶,喝下,细声道:“你母后也是知道内情的,为什么就那么恨我呢?其实我跟先皇,也不过就是说得来而已……也许他觉得跟我说说话,也是个安慰……”

“你是说我母后计较?”王爷笑起来:“你也是女人啊,善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母后,当然知道内情,但是,她也同大多数女人一样,可以容许丈夫的身体逢场作戏,却不能容忍他的心离开自己。你要知道,在蒙古十年,母后是父皇唯一的依靠,他很害怕失去母后,可是后来你出现了,你让父皇的心从母后身上转移了,父皇虽然跟你无夫妻之实,对你的痴迷和依恋却超过了母后,恰恰在这一点上,你跟其他的妃子不一样,所以她可以容忍妃子们,却视同你如眼中钉。”

“是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忘了……”善卿恍然笑道:“难怪当年王爷阻拦太后让我殉葬的时候,会那样说,什么让我们到地底下去成全了……嘻嘻,王爷真是……让善卿想不服气都不行。”

王爷呵呵一笑,长袍一提,将右腿一跷,晃荡起来,得意洋洋。

善卿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好笑:“你也,正经点啊,这样,难免不让人家误会……”

“母后和秉策都不说我,他们,谁敢?!”王爷根本不在乎。

虽然是真狂妄,却也是真性情。善卿说:“看得出,皇上很疼你。”

“他只有我一个弟弟嘛,”王爷说着,放下腿,坐正了:“他从小都很疼我,小时候,吃不饱,他总是把自己的那份留给我,所以,他一直都很瘦……”

善卿定定地望着他,忽然说:“其实你们兄弟俩,彼此心里,都把彼此看得很重,只是,你们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也许,是因为看得太重,顾虑太多,才不知道如何表达……”

王爷低头下去,不答。

半晌,善卿忽然叫一声:“你表哥呢,怎么去了这么许久?”

……本章完结,下一章“ 耍小聪明反被人识破 心机深重苦寻事原由(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