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68章: 费心思善卿巧做安排 埋心事一尘自警先知(4)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68章 费心思善卿巧做安排 埋心事一尘自警先知(4)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了行大师!你在么?”才进小院,紫来就喊起来。

门应声而开,小沙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方丈请你们稍等,他片刻就来。”

善卿心里一动,觉得有些异样,这话,如何这般玄乎呢,仿佛,方丈料定他们会来。这个能预知的方丈,到底是了行,还是一尘?

落座,上茶,善卿忽然笑道:“方丈看来是把我们当贵客,这茶,可不一般啊……”

紫来闻言,赶紧揭开了杯盖一嗅,果然,清香扑鼻,细细一嘬,唇间齿上,已是漫香上喉,她偏头想想,说:“新春银毫,该是江南玲珑茶……”

善卿满意地点点头。兆轩惊叹:“了不起!好学识!”

紫来微微一笑,正要答话,忽见内室布帘一掀,一个身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走出来,脚步轻缓,身形清瘦,脸色偏黑,四十出头的样子,饱经风霜的脸上有些沧桑,跟了行憨憨胖胖的样子比起来,略带忧郁,但神态平和谦恭,一双眼,温和却锐利,环顾过来,落在紫来的身上,眼睛一眨,平淡无奇。

他静静立身,旁若无人地张口道:“紫来——”声音低沉平缓,并不显生疏。

紫来吃一惊,缘何认得我?

一愣神间,布帘后又出来一人,正是了行,他爽朗地呵呵一声笑,朝向紫来:“见过一尘大师吧。”

在一尘大师深沉无波的眼光里,紫来缓缓地起身,对望过来,一尘轻轻地点点头,依旧面色平和,语气却有些异样的温慈:“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紫来皱皱眉头,没头没脑的这都说些什么啊?她顿了顿,回道:“大师把三国曹植的《洛神赋》搬出来,是考我学识么?”那我这样,就算交了答卷了。

一尘默然望她一眼,垂下眼皮思忖片刻,有些怅然道:“非也,只是问个好而已。”

他此刻的表情让紫来有一瞬间的迷糊,心里一动,问好?堂堂一个归真寺的住持,象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丫头问好,这话怎么这么怪?!紫来复又看他一眼,其时一尘正好也抬了眼来望她,目光对视的一刻,她骤然惊觉有几分熟悉,那眼底深埋的忧郁并不象一个出家人该有的,却又分明是,冲着自己而来。

此刻,她心底那骇人的直觉再次涌起,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一尘,就是为她而来!

“呵呵……”了行笑着,说:“以后寺里归我师兄一尘掌管,大家有什么事,尽可以来找他,跟老衲并没有什么分别。”他环手一圈,对一尘说:“师兄,这些都是我俗世中的朋友,以后多劳您费心了。”

一尘点点头,深沉着,不多话。

众人寒暄一阵,小沙弥来报要施粥了,请方丈过去,于是一尘邀请了大家,往斋堂而去。了行走在最前头,一尘随后,只不经意地,瞟了紫来一眼。善卿已经看在眼中,不动声色地,就靠近了兆轩,缓缓地慢了步子:“兆哥,新近很忙么?怎么不到雅园去了?”

兆轩见她问,赶紧也放缓了步子,回答道:“忙着茶叶的行当,差不多了,正准备过几天去请教呢。”

“那敢情好啊,”善卿笑着邀请道:“不如把王爷一块叫来,说话也热闹些。”

“那是一定要叫他的!”兆轩爽快地应承了。

善卿趁热打铁:“如果不介意,中秋晚上一起去赏月观舞,如何?”她知道,兆轩既然没有夫人,双亲又过世了,那到哪里过节都一样,只是王爷,去不去宫里陪太后还不一定。王爷能不来,那不是最好,善卿微微一笑,来也无妨。

兆轩顿了顿,猛一拍巴掌:“好主意!就这么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费心思善卿巧做安排 埋心事一尘自警先知(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