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69章: 费心思善卿巧做安排 埋心事一尘自警先知(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69章 费心思善卿巧做安排 埋心事一尘自警先知(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紫来跟在一尘后面,忽然听见他问:“满十六了么?”

“要到明年七月间呢。”紫来低声回答。

“是了,”一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东西,你娘还没有给你。”

紫来一愣,忽然想起蓝溪儿曾经跟她说过,慎知方丈交给过母亲一样东西,要等到年满十六才给自己,看来,不但了行知道,就是一尘,也知道这事的,于是好奇地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一尘淡然道:“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你以前认识我么?”紫来迟疑了一下,贸然问道:“我怎么觉得,你以前认识我呢?”

一尘闻言,侧过头来,微微一笑:“一切众生,佛皆知皆懂。”

“我不管佛,我只问你。”紫来固执道:“你干嘛跟我提《洛神赋》?”

一尘默然许久,才轻声道:“芙蕖啊,你已忘了曾手执于它,它却还记得你的笑颜……”

紫来听得更加糊涂,见一尘加快了脚步,于是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了他的袈裟:“把话说清楚再走啊。”

一尘转过头来,静静地望她一眼,目光缓缓地落在她扯着袈裟的手上,说:“莫执于念,休执于心,争也是空,求也是虚……”

“哎呀,大师您就别跟我神神叨叨了,我不就是想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么?”紫来撅起嘴道:“反正早晚都是要给我的。”

“问也是白问,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一尘不急不忙道:“说也是白说,到时候,不就都有了;做也是白做,该到的,自然就到了——”

“跟你说话真是累啊!捉迷藏似的!”紫来忿忿地松开了手:“我还是自己等到十六岁,省事得多。”

一尘看看她,无奈地摇了摇脑袋。

投生往复,还是心性不改啊,非是这么倔强难驯。

夜已经深了,禅房里,了行将包裹扎好,转身对一尘说:“师兄,明日我就离开了,师父的嘱托,你一定要记得……”

唉——

一尘轻轻地叹了口气。

“师父说了,是缘是劫,都躲不过的,一切随缘……”了行迟疑了一下,问道:“在外云游那么多年,你就是为了躲避这个么?”

“佛祖让我来了这一笑的尘缘,也是我必修之课。”一尘低声道:“一笑的尘缘啊……只因一笑,凡心顿生,俗念一起,修行无继,这一关,终须得过的,绕不过去。”

“师兄,你能这样想,也不枉师父的一片苦心,”了行低低地叮嘱道:“切记,勿要多言,万不可泄露天机啊,不能再因一念而失了修行啊——”

一尘点点头,缓缓地闭上眼睛,坐定入禅。

那一日,西天极乐世界。

佛祖殿前讲经完毕,唤弟子:“一尘——”

一尘应声上前。

佛祖说:“你修行经年,经书已经遍阅,坐殿已无必要。万物皆有佛性,你化万物,修行去罢。”佛袖一挥,一尘化为白莲一朵,静绽于瑶池云廊之傍。

那一日,云雾缭绕的瑶池。

紫裙的浣衣仙子端着木盆和衣物,打着赤脚从水边上得岸来,回程之时,一路轻盈脚步,走过云廊,不经意间,白莲挂住了裙角。

“你又是为何扯住了我?”浣衣仙子回首,望着白莲莞尔一笑,解下裙角,却蓦然发现白莲的美丽,于是惊叹道“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所指可就是汝?!”

心生喜爱之下,仙子流连许久,欲走又觉不舍,瞬间又生出主意,反将白莲摘了下来,小心地执于手中,踩着七彩祥云将白莲供奉于佛祖跟前。

仙子一走,佛祖即朝向白莲:“一尘,这一笑之间,你已心动……”

“你若想放下凡心,继续修行,就该自己去了结,这一笑的尘缘……”佛祖悠然道。

白莲寂寂无言。

一尘的眼前,缓缓地浮现起浣衣仙子的笑脸,纯净清秀,那是紫来……

我曾是你满心爱慕的莲,因你婀娜身姿,我曾绊你裙角,几欲留你脚步;你温柔回首,予我以浅笑,笑意无声,缘份已起。尘世流转,我还记得你的微笑,你却忘记了莲的美丽,这一笑的尘缘,虽因你而起,却还是该我来了结。用曾经一笑的心动,换来守护你的一生,佛祖慈悲。

仙子,师父劝戒我,只可冷眼相看,不能插手世事,千万千万,务必做到。但是,你心性依然不改,我又如何能不为你忧虑?

知我为何跟你提起芙蕖?因你曾用之赞叹于我,赞叹于莲。可是,你还是忘了……

知我为何跟你提起《洛神赋》?因你不知,而我不能多言。

仙子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美丽,却尚不识魏王之才,可惜啊可叹——

我可助你,却不能多事,你叫我,如何不忧郁?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中秋节日有心情人会 月影台上无心舞月人(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