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79章: 原来心思别样有远虑 此举安排怎知无收效(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79章 原来心思别样有远虑 此举安排怎知无收效(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默。

他低低地咳了一声,想化解尴尬,斟酌一番,又小心地问道:“是他不肯让你做正妃么?那么,你自己想么……或许,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

一句比一句更刺伤人心,映雪的心痛层层涌起,她克制着,压抑得全身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很冷吗?”他很关注她,已经起身。

她飞快地退后一步,凉声道:“因为贱妇已经怀上了王爷的孩子,所以身体发虚。”

他一下,怔住,面上有些抽搐,良久无语。

“贱妇都照皇上的要求做了,皇上想要的和希望的,贱妇都会尽力。”她冷冷地说着,决然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几步追出门外,只看见她萧索的背影,隐隐绰绰,在清亮的月光里象一团就要散去的雾,一时间心痛难忍,怅然着,蓦地喊道:“映雪!”

她听见了,却没有回头,停也未停,匆匆而去。

他想追,强忍住,抠住了柱子,指甲深深地陷了进去,眉间痛苦地纠结着,身子晃了晃,猛一下,两眼一翻,抽搐起来……

王爷已经回来了,一进院子,管事嬷嬷就凑了过来,低声道:“王爷,雪夫人在您房间等着呢。”

她回来了?王爷眉头一皱:“回来多久了?”

“都快两个时辰了。”管事嬷嬷回答。

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王爷心里一沉,这样子,似乎不妙啊。他加快了脚步,往自己房里去,刚拐弯,忽然跳出个人来,一下就蒙住了他的双眼,鼻子里随着袖风送来一股脂粉的香味,他想都不想,伸手朝后一抓,低吼一声:“瞎整什么?!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嘻嘻……”那人扭着身子,耳边一声轻笑,润润的气流呵过来,媚笑的话语象猫咪在撒娇:“中秋夜,圆月夜,安寝的时候了呢……”

他闷了一下,放下了手,由她蒙着,只说:“回你房间去,我还有正事。”

哼——

她长哼一声,放下手来,撅起嘴道:“我要去你房间。”

“任何人都不可以去我房间。”他斜起眼睛,沉下脸:“这是规矩。”

“她为什么可以去?!”兰夫人仰起脸来,极不服气道:“她还沐浴了呢,那不就是想你留宿……”

他眼睛一转,嚼出了些什么异样的味道,于是痞气地笑道:“她若能留宿,必然成正妃,正妃可以自由出入我的房间,这也是规矩。”

兰夫人“啊”一下,自知失言,随即满脸堆笑,嘴角一扬,眼睛一眨,声音婉转:“你不会留宿她的不是?恩,你一直,都对她没兴趣的啊……”

王爷不置可否地笑笑:“你再惹我不痛快,我可就要到她怀里去了。”

兰夫人一噤,不说话了,只瞪大了眼睛望着王爷。王爷呵呵一笑,顺势在她脸上一摸,悠然道:“时候不早了,各回各院。”一转身,折扇一摆,先去了。

王爷在门前稍稍站定,便抬手,推开了门。

房间内,红烛满堂。

如何变成了这种布置?王爷吃了一惊,再去看映雪,又吃一惊。她穿着薄薄的白色纱衣,披散着头发,看见他进屋便站了身相迎。

这模样,竟象真的夫妻一般了。

王爷纳闷地望着映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起话头。

“王爷终于回来了,歇息了吧。”映雪平静无异地走过来,双手已经搭上了前胸,意欲替王爷脱衣。

王爷下意识地闪了一下,躲了过去。映雪僵了一会,黯然坐下。

“是我开始做得不好?还是你嫌弃我?”她惆怅而失落。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勾了勾下巴:“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受什么刺激……”她淡淡地说:“就是觉得,这么久夫妻了,该尽自己的本份。”

他笑得更厉害了,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怎么早没想通,晚没想通,到今天想通了?”

“痴也好,放也好,不都在一念之间……”她心事重重。

呵呵,他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在软榻上,还觉得不舒服,干脆躺下,高高地跷起腿来,浪荡道:“映雪,你变成这样,我还真不习惯,反而觉得还是先前那样,对我不冷不热、若即若离的好。”

“不会那样了,以后我会唯王爷是从的。”她垂下脑袋,态度谦卑,却让他凭添了担心。

“宫里都发生了什么?”他不想再兜圈子,映雪一反常态,让他猜到是秉策让她彻底死了心,今天晚上她似乎是想主动要求同房,其实不过是对秉策的报复。

她沉默片刻,悲伤道:“我既然已经是雪夫人,就该要永远陪着你……你说得没错,他就是要我永远陪在你身边……”

“我要你跟他说的话呢?你想他,很痛苦……你一句也没有说?”他直起了身子,面色严肃起来。

她勾着脑袋许久,才黯然道:“没有说这些话的机会……”

嘿!他猛一拳头砸在软枕上:“真是,创造个机会让你见他,还说没有机会?!”

“他,”映雪一说起那个伤心的人,就忍不住红了眼圈,声音也哽咽起来:“他说,我们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

王爷抬眼看了映雪一眼,这句话,对她来说,杀伤力真是太大了,所以,她再也没有勇气开口。

秉策啊,秉策,口是心非的家伙——

王爷缓缓地打开了折扇,又合上,打开,又合上,思绪太多。

“我也说了,”她抽了抽鼻子,深吸一口气,带着些快意,说道:“我说,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呵呵,她自顾自地笑了几声,仿佛得意,仿佛好玩,又仿佛出了口气,解了恨了。

王爷好象被针扎了,一下挺直了身子弹坐起来,叫道:“你疯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话语说穿幽幽体贴心 欲讲还休娓娓怜惜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