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8章: 喜紫裙独舞不知观者 惊天颜收徒用心良苦(4)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8章 喜紫裙独舞不知观者 惊天颜收徒用心良苦(4)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人带着袁妈妈穿过太守府,进到后院花园,亭子里,严申春站着,秦太守正和一个身着淡黄色起暗纹锦袍的男子在下围棋,两人正值酣战,秦太守根本没功夫知会袁妈妈。袁妈妈毕竟是阅历丰富之人,察言观色的功夫了得,当即乖巧地站在一旁,默默无声地等着。

一局终了,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秦太守一拍大腿,说:“终还是下你不过……”

黄袍男子呵呵一笑,用一种倨傲的声音说道:“本王只用六分气力跟你比试。”

袁妈妈一听这话,心里暗暗吃了一惊,此人既然自称本王,难道是王爷?如此大言不惭,太守依然无事人一般,看来,这个王爷非同小可啊。

严申春轻轻地恩了一声。

秦太守入得耳,抬起头来,看袁妈妈一眼,说:“袁满笛,先前罗太守移交的时候跟我说,你如何能干,如何了得,怎么我这才一来,花魁就不见了呢?”

袁妈妈听这头一句,就知道来头不善,赶紧低了头,不响,只恐一不当心,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反倒惹恼了太守。

那王爷又是呵呵一笑,没正形地揶揄道:“纳花魁为小妾,不是你的一大嗜好么?人家闻风而逃,不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要纳榈月,还用等到现在?!”秦太守并不生气,慢悠悠地回了一句,又转向袁妈妈:“派人去找了?有消息么?”

“暂时还没消息。”袁妈妈勾下脑袋。

“她一个弱质女流,能跑哪去?”严申春默然道:“许是,被什么人掳去了——”

袁妈妈一听这话,如同救命,赶紧顺着下来:“是啊,我也寻思,怎么会这么蹊跷,事先竟没有一点征兆,想必对于榈月来说,都是意外……”只有这样,才能洗脱榈月本人和醉春楼的罪责啊。

秦太守皱了皱眉。

黄袍的王爷忽然哼一声,嘴角一裂,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嬉笑道:“你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往榈月自己要逃的上面去想呢?故意的吧——”

袁妈妈不说话了。

严申春沉默片刻,说:“也有这个可能,所以,一定要把榈月找回来问个究竟,也好分清罪责。”

“这个等找到她再说吧,”秦太守没耐心在这个问题上刨根问底,一下结束了话题,说:“那花魁也不能空着啊。”

袁妈妈赶紧回答:“已经照您的吩咐,下午就选。”

“楼里要能选得出,那在榈月来之前,怎么还空了四年?!”秦太守轻轻一句话,重重地扎了袁妈妈一下:“你若真有举荐的那么能干,四年的时间,选不出一个,也调教不出一个来?这妈妈,是想干,还是不想干了?”

“是我失职,”袁妈妈陪着笑脸:“那不是,教坊里,也没有好师傅么……都是尽心教了,也有天资聪慧的,可就是要当花魁,始终差了那么一点点……又不能凑合,还得官爷你们说了算的……”

“没有好师傅……”秦太守沉吟着,看了王爷一眼,忽而笑道:“这不是,又转到你那里去了……”

王爷笑着,看了秦太守半天,就是不答话。

“煜弟,就等你一句话了,”秦太守笑着将军:“你总不能,看着你表哥我,堂堂一个太守,招呼来往同僚,连个象样的花魁都拿不出手?!”

煜弟?!

这两个字如雷贯耳,这下袁妈妈是听明白了,面前的这个少年王爷,就是当今皇上唯一的亲弟弟,太后的小儿子秋煜,号称无边风月、狂荡不羁的煜王爷!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喜紫裙独舞不知观者 惊天颜收徒用心良苦(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