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9章: 喜紫裙独舞不知观者 惊天颜收徒用心良苦(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9章 喜紫裙独舞不知观者 惊天颜收徒用心良苦(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煜王爷依旧高深莫测地笑着,不答腔。

“你有办法的,莫要敷衍我了。”秦太守伸手一拍他肩头:“把你看家的宝贝拿出来使唤一下。”

“那是私宅之人呢,”煜王爷仿佛很不情愿:“我家里训练歌伶班子的,不跟外边来往……”

“哎呀,难道我是外人?”秦太守依旧陪笑道:“算哥哥我求你了……只这一回,下不为例——”

煜王爷垂下眼帘,良久,掀起眼皮,嘻嘻一笑:“答应你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帮我训练出一个艳绝天下的花魁来。”秦太守一拍桌子。

煜王爷随即呵呵一笑,玩味地勾勾手指,示意秦太守过来说话。秦太守凑近一听,微微有些愕然,继而恍然一笑道:“这有何难,我答应你就是了。”

煜王爷也爽快,当即折扇一合,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紫来刚要出门,一头就扎在刚进门的袁妈妈身上。

“你又去搞什么?!”袁妈妈心情不好,猛一下看到紫来乱糟糟的头发,更加来气,劈头盖脸就咆哮起来:“衣服洗完了没?!”

“洗好了,这是替花灵去买胭脂,下午用的。”紫来缩了一下脖子,紧巴巴地解释。

哦,还知道好好打扮一下,也算争气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选得上。袁妈妈不由得又叹一声,她知道,花灵想当花魁,已经四年了,可是照袁妈妈自己心里的标准,都还有差距,这下午,能不能当选,估计又是空。

可是,楼里出色点的,也只剩花灵了。这要是选不出个花魁,秦太守那里,可是有好果子吃的。

调教个花魁,从小到大要花多少心思,岂是那么容易的?模样要好,身段要好,要聪明好学,要通音律,要会跳舞,要能诗词,要善处事,还要有媚功,半点都含糊不得。若是出身好的小姐被贬为官妓,起先基础就好,那就算是捡了个大便宜,偏偏楼里这几年,还真没有一个合适的坯子。那也得是块好糙玉,才雕得成玉啊,难道巧手还能把泥巴雕成金子?!

一想到这里,袁妈妈就觉得一肚子火直往上窜,榈月这个鬼东西,对她还要怎么个好发,还是要逃,如今连累自己都骑虎难下。

晃一眼,就看见紫来随意挽起的发,丝丝缕缕垂在面上,乱七八糟的样子,袁妈妈气不打不处来,尖叫道:“你把头发弄利索了就会死啊?!”

紫来一听,大势不妙,走为上策,赶紧拔脚就逃,一跨脚,正好揽着门槛,“普通”一下就是一跤,慌乱地爬起来,呼啦啦就跑。

袁妈妈见她不但乱七八糟不收拾自己,还遇事就乱冒冒失失,不禁越看越恨,当下抬脚取了鞋子扔过去,怒声追着骂道:“不长进的东西,活该洗一辈子衣服!”

紫来侧身躲在立柱后面,看花灵掐着兰花指走台步,不禁想笑,还没笑出来,忽然眼睛一瞪。

那袁妈妈领着秦太守进来了,跟他一起来的,正是那天那个中座的年轻男子。秦太守谦让着,处处让他先行,而他,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紫来暗忖,这不是客人,而是身份在秦太守之上的某人。

她好奇地望着他,二十左右的年纪,个子偏高,不胖不瘦,一身淡蓝的锦缎,更是衬托出他的肤色白净,眼睛略圆稍大,带着虎气,有些含而不露的威严;眼角微微上扬,俊秀又显机警;鼻子高直;嘴唇薄而唇线上翘,有些玩世不恭的意味;五官非常周正英俊,脸上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但却又仿佛还带着痞气;身型端正,步伐平稳,却又周身透着狂荡。执一把折扇,随意之间开开合合,得心应手好不潇洒。

公子哥儿——

紫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心道,估计又是个中看不中用,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

眼睛一转,懒得再看,直接盯住台上,却又忍不住回头再看那公子一眼,小模样,确实不赖。

四位头牌,依次登台,琴棋书画说唱舞,一一比试。

袁妈妈在底下看得紧张,偷眼一瞧秦太守和煜王爷,都是一副默然的表情,不由得心里叫苦不迭,完蛋,估计是没看上。

果然,秦太守与煜王爷对视一眼,说:“还有吗?”

袁妈妈额头都渗出毛汗来,答:“还有,不过,比这四位略次些……希望还是能给她们一个机会……”

“带上来吧。”煜王爷一挥手,不多言。

这一溜六个,依次登台,好不容易表演接近尾声,秦太守忽然恼了:“够了!”

“还有吗?”他看袁妈妈的脸色,很不好看。

袁妈妈一噤,不敢说话了。

煜王爷将折扇一摆,打开,风雅地摇动几下,微笑道:“驰远哥,这结果,你预先又不是没有想到,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何必为难妈妈呢?”

秦太守虎着脸,不响。

袁妈妈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下面的就不用看了,”煜王爷悠然一笑,对秦太守说:“我替你发号施令了,可有僭越?”

秦太守不耐烦地挥挥手:“进入正题吧。”

煜王爷略微抬头,依旧淡笑着,望向袁妈妈,沉声道:“去把院里所有的姑娘都集中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选花魁费周章无着落 出人意定丫头是天命(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