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91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2)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91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2)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紫来只听见脑袋里“嗡”的一响,心突地往下一沉!榈月被捉回来了,那郑昌海估计已遭不测了……哎呀,就知道出事了,却没想到是这等大事!一瞬间,紫来好生懊恼,这该死的直觉,能不能别这样灵验!

“榈月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她还好不?怎么被弄回来的?受伤了没有?官府打算把她怎么样?!”紫来的问题连珠炮一样飞过来,善卿无暇顾及,只说:“王爷赶过来接你,就是榈月要见你,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还想知道,榈月是谁呢……一句都没来得及问,王爷一个劲催呀催的……”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赶到前院,王爷正在院子里跺着方步,一见她们来,手一挥:“上车!”一句多话也没有,一脚就跨上了车。

紫来一看,只有王爷一辆车,但此时再叫备车已经来不及了,她迟疑了一下,虽然一百个不愿意跟王爷同坐一台车,可是看形势确实很急,不禁忐忑起来,榈月要见她如此之急,到底为何?心一横,她也顾不得许多,脑袋一低就上去了,心里嘀咕着,要是善卿同往多好啊。

这厢想法才起,那里就听见王爷喊道:“善卿,你也同去。”

紫来听见自己,呼的一下出了一口长气。

马车飞快地前行,紫来兀自望着抖动的车帘出神,她知道自己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榈月急着要见她,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兆头。或者,是榈月受了伤,已经不行了……紫来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害怕。直觉为什么总是这么灵验,她真切地感受到,榈月啊,真的离死亡很近很近。

“你跟榈月很要好么?”王爷的问话打破了沉寂。

恩,紫来心不在焉地应答。

善卿瞥了王爷一眼,他正目光炯炯,充满了考究地盯着紫来,她赶紧用胳膊顶了紫来一下,示意她,这可是跟王爷回话,不能无礼。

紫来一下悟到,这样的态度肯定会令善卿不满,要知道,善卿对王爷,那可满是深情啊,她怎么会允许紫来用这样的态度。于是赶紧直了身子,微垂下头,恭声道:“她平素在楼里,只跟我比较贴心。”

“她逃走的事情,你事先知情吧?”王爷冷不丁问道。

好诡诈的王爷啊!紫来暗暗吃惊,却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哪能知道……真要知道,还不叫她带我一块走……”那鬼地方,我还不愿意久呆呢。

“你说,她到底是自己要逃走,还是被人掳走的呢?”王爷锐利的眼光,好象要看到紫来的心里,但是紫来也不是吃素的,她还是无辜到底:“我真的不知道呢……”

王爷移开了眼光,阴沉道:“任何属地丢了花魁娘子,都是大事,何况这里是京师,是天下第一的醉春楼,怎么着都要把她找回来,不然,这天下的官妓都学样,想做就做,想跑就跑,官府的威严何在?!”

紫来听了这话,心头一紧,王爷似乎认定,榈月是自己要跑的,并非被掳。她满肚子不服气,逼良为chan,还不许别人抗争,这官府,算个什么球?!

“榈月嫁给了那个贼匪,唔,叫郑昌海的吧,当起了压寨夫人,官兵上去,一场恶战,满寨人拼死抵抗,三千人竟杀我五千人马,那姓郑的还真是条汉子,不肯丢下兄弟们苟活,以一敌百,身中数箭还顽强奋战,最后是被砍掉了胳膊、刺中了前胸后背,不甘被俘,坠崖而死……”王爷的话语里,难得有了些嘉许:“我朝廷兵勇若能个个如此,何愁打不过蒙古?!”

“既找回了榈月,也消灭了贼匪,驰远表哥的首席幕僚严申春,还真是能干。”王爷沉吟道:“郑昌海盘踞扈山多年,寨子隐秘,是官府多年的心腹大患,这次能一举直捣黄巢,申春功不可没。”王爷想了想,又自语:“当时我若亲自去了,倒还想会那姓郑的一会,他能笼络那么多兄弟,也算个人材,招安不是更好?!还可以能替朝廷带兵……”

紫来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她心里既难过又担心,郑昌海竟然战死了,那榈月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