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92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3)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92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3)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爷瞥了紫来一眼,见她只是勾着脑袋一言不发,于是又说:“兵临城下,姓郑的还想把榈月送下山……可惜,三面悬崖只一条路,申春早已在那里等着了……逮个正着。”他一直望着紫来,眼睛眨也不眨:“榈月一直不肯离开,直到战事结束,非要上到姓郑的坠崖的地点祭奠亡灵。想不到,这两人,虽是露水夫妻,却也是郎有情妾有意……”

紫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榈月好好的,这就是万幸了。紫来黯然地想,有严申春在,榈月是不会被追究罪责的,他不会容许别人把她带走,可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她的归宿,无非也就是重回醉春楼。那严申春真是个能量极大的人,这么久这么隐秘,还是被他给找着了。

她的耳边,又飘过那夜,严申春深情的话语“你是我手心里的痣,我永远,都不会放你走,我要把你,始终都握在手心里……无论你到哪里,都必须在我的视线之中……”此刻想起当时的情景,想起这深情款款的话语,紫来不寒而栗。无论用尽什么样的手段,他是一定要让榈月回到他的视线中的,他确实是爱榈月,只是这爱,真的好恐怖。

王爷顿了顿,又道:“榈月拿着姓郑的留下刀搁在脖子上,她说她可以回醉春楼,但要先见你一面。”

“我很好奇,她想跟你说什么……”王爷的话语里,带着探究,还带着叵测。

紫来什么都不说,因为她也猜不出答案。

快到中午,紫来终于到达了扈山,马车颠簸了一个多时辰才上了山,一直到无路可走,紫来下得车来,看见沿途都是断壁残垣,堆积的尸体横七竖八,到处是血污,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可以想见战斗的激烈,紫来忍着恶心,急切地跟着王爷朝崖边走去。

两丈开外,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正背对众人,脸朝悬崖,侧坐在地上,衣袂随着崖底泛起的风飘荡,透着无尽的怆然。紫来眼尖,已经看见了她横在肩膀上的刀,雪白的刀刃闪着寒光,带着骇人的杀气。

“榈月——”紫来大喊一声,跑过去,王爷反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那地上的人转过身来,望向紫来。神态茫然,目光迷惘,秀丽的眉毛沉下来,仿佛是被悲伤压弯了眉脊,精致的鼻子带着凄切的剪影,鹅蛋型的脸白得象张纸,映着风干的泪痕。她就这样看着紫来,空洞的眼神里没有一点神采,仿佛是被什么吸去了魂魄,此时的榈月就是一具空空的躯壳。

“榈月!”紫来复喊一声,鼻子发酸,她几欲泪下,只能哑着喉咙说:“别做傻事……”

地上的人闻言一抽,仿佛回过神来,她望着紫来,眼睛里漫起了些熟悉的光彩,许久许久,终于缓缓地放下了搁在肩膀上的刀,撑着地面,踉跄地站起来,无力地唤道:“紫来……”

王爷松开了抓着紫来的手,紫来正要上前,猛一下,身体前面又横过来一只手臂,拦住了她的步伐,一个低沉的男音带着命令:“叫她过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