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94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5)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94章 出逃被擒凭崖见旧友 撇清罪责何故话相逼(5)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严申春沉声道:“虽然此事影响较大,但已查实,罪不在她……”他抬起头来,望着太守,不再说话,但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既然没有罪,当然就不能罚。

紫来欣慰地抓住了榈月的手,重重地一握,仿佛在说,你看,我说没事的。她一定要这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冲着严申春来的,只有给榈月吃了个定心丸,才能让榈月安心回醉春楼。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了,

“那……”秦太守有些犹豫:“事情也闹得挺大,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算了?如何堵人家的风言风语?”

严申春低沉道:“官府出个公告张贴于城门之上,将郑昌海的罪行一一公示,并把掳夺花魁做为罪责之一,然后告之官府已将他及余孽尽数击毙。至于官妓之中,此事就不提自明了,以后凡议论此事者,重罚。”

把榈月出逃的罪责全部推到郑昌海身上,反正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至于喜欢嚼舌根的女人们,还有不服的官妓们,小范围之内,当然可以强权压制话语权,还可以美其名曰“以正视听”。一丝冷笑挂上紫来的嘴角,好厉害的严申春。

太守沉吟着,转向王爷。

王爷的嘴角掠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这笑意落在紫来的眼里,让她禁不住浑身一噤。太守不知道的,能瞒得过这个鬼精的王爷?!紫来想起一开始,王爷种种的话语,不由得背心发凉。他似乎已经认定了榈月是私自出逃,那么就不难推断出严申春是混淆视听,那么,他会怎么发话?

榈月的一生,也许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要毁了!王爷此刻那俊朗的脸庞,就如同青面獠牙、面目可憎!紫来的心里五味杂呈,愤怒、绝望、紧张、急切,还有无望和对上天的祈祷,她恨恨地盯着王爷那两片薄薄的嘴唇,等待着对榈月最后的宣判。

终于,那薄薄的嘴唇张开了,吐出了几个轻飘飘的字:“是这样的吗,榈月?”

紫来侧头,望着榈月。

榈月的神态很怪异,冷淡着,又似乎在挑衅地笑,无所谓的表情,仿佛还带着怨毒,嘴角挂着揶揄,眼里却满是凄然,她幽幽地开了口:“不是的……昌海找到了我,我要他带我离开醉春楼……他从来不强迫我做什么,我乐意跟着他……”我不要你的遮掩,也不要你的包庇,我不想欠你的人情。你有身份有地位,我只想,跟你划清界限,我们无关。

话语一出,四下皆惊。

王爷的眉毛跳了跳。承认了私自出逃?这可是死罪!

严申春脸色有些微变,但并不明显,他依然持重。

嘻嘻,王爷轻笑一声,斜了严申春一眼,严申春缓缓地退后一步,默默地跪下了:“榈月可能觉得郑昌海是因自己而死,所以故意这么说,想求一死,以谢这厮。”

“哈哈……哈哈……”王爷仰天大笑一声:“严申春啊——”

此刻严申春的面容,出乎意料的平静。

“既然两种说法,出入如此之大,这个事,本王要亲自过问,如果查证你的调查不实,无论是渎职还是舞弊,本王均可判你死罪。”王爷的声音不高,语气很重:“你确定,自己的结论就是事实?”

闻言,榈月的脸上已现不忍,她望严申春的眼光,充满了矛盾。显然,她也没有想到,严申春会这样不顾一切。

严申春决然道:“是的,属下确定。”

他竟然,破釜沉舟。紫来骤然间生出许多的感叹来,他还是爱她的,虽然有很多的理由阻止他娶她,可是,他还是爱她的,世俗可以阻挡婚姻,却阻挡不了爱情。

榈月的手,在紫来的掌心中微微的颤抖。紫来知道,榈月还是爱他的,她虽然痛恨他的自私,却也不忍心把他置于险境。恨是那样深,爱也还是那样深,他既然不肯娶她,那她就要破罐子破摔。可是,要维护她的,还是他,即便是要赔上自己,他还是义无反顾。

紫来的眼光一转,落在了王爷的脸上,好叵测的王爷呀,他是在逼榈月,还是在逼严申春?他到底,想干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崖上对话心死生无恋 绝美一跃人去留凄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