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目录] > 第95章: 崖上对话心死生无恋 绝美一跃人去留凄情(1)

《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

第95章 崖上对话心死生无恋 绝美一跃人去留凄情(1)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榈月,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爷平静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紫来紧张地望着榈月,更加用力地握住了榈月的手。榈月的手还是那么冰凉,此刻,更是软软的,一点回力都没有,让紫来觉得,不管自己握得有多紧,她好象随时都会从自己手中滑落。

榈月的脸色更加苍白,她想一死以求解脱,却不忍连带严申春,而严申春的厉害就在于,他明明知道榈月不忍心害他,却非要把自己跟她绑在一起,以阻止她求死的想法。本来完全只有恨,她可以放得下,却因为严申春以身犯险的包庇,让她心底的爱重新苏醒。此刻,榈月左右为难。

崖顶是死一般的寂静。

“榈月,”王爷的口气渐渐地软了下去:“官妓之身虽难见到真情之人,可是你已经很幸运了,如果感念郑昌海的怜惜,还有很多种方式报答,何必非得求死……”话语里,体恤之情明显,仿佛在劝她,你就认了严申春的说法罢。

此语一出,诧异的就不止是榈月和严申春了,还有紫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那个一贯混帐的王爷说出来的话么?

榈月缓缓地低下头去。

紫来还看着王爷,她想不通,她搞不懂这个人。忽然,她看见王爷俯下身,轻轻地拍了拍严申春的肩膀,说:“你去劝劝她。”

紫来陡然间明白,这内里的原由,王爷,真的什么都知道。

严申春起身,徐徐地走近榈月。

榈月的眼里,渐渐地浮现起泪光。

“没事了,”他在一步开外站定,温和地说:“回去吧。”

她多想得到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可是他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他永远是理智的、冷静的,不管情势多么急迫、她多么需要、他内心的感情多么炽热,他都是一副这样稳重平淡的样子,纹丝不动。

她有点失望,却还在为他开脱,人多,不宜。朱唇轻启,低声问:“你为什么要撒谎?”

“我不想你受到伤害。”他回答。

“为什么不想我受到伤害?”她又问,心底希望又起。

“我答应过你父亲,好好照顾你。”他回答。

鬼话!榈月凄然一笑,讥笑道:“是么?”

他提高了声音,好象要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

紫来哑然。见过虚伪的人,可没见过这么虚伪的,王爷和自己都知道了内情,他还要故做高尚,分明是做给别人看,还在维系自己的形象。

榈月轻轻地叹一声,说:“我就是想死。”

“我不想你死。”他飞快地回答,终于有些急了。

“为什么?”她眉毛扬起来,笑了。

因为你死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她知道,这句话是他心里的答案。因为我爱你,这句话,是她想要的答案。

可是,他说:“我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她怔住,随即“呵呵”一下笑出声来,泪水也一滑而下。到这个时候了,还是这样,她一开始,就不该有希望,希望落空后的绝望,是一次比一次,更加无以复加的痛苦。他现实得,连真实的感情都不敢承认。她想要的,永远都得不到。

紫来定定地望着榈月,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榈月的眼泪撕裂了,榈月的绝望就象一把刀,割开了人世间所有的苍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崖上对话心死生无恋 绝美一跃人去留凄情(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