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101章: 谁舞动半个夜的星光

《盛世的竹篮》

第101章 谁舞动半个夜的星光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跤惊全座,众客人愕然。

黄老板和林青青一人伸一支手拉起我,我傻笑着说没事,自嘲说塘厦风光美,坐下看秀水。

一句话把满桌人说笑了,可能认为是酒话,你瞧我,我瞅你,这种不对人的笑最伤人自尊。我劝大家继续喝酒,他们看我这样都说尽兴了,而我顺水推舟地说我的心意到了,你们不喝,我省酒钱。

晚宴结束,章老板陪黄老板晚上去潇洒,康威和康茵各回各的家。我对夏冲和赵容说你们和柳成仁回去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林青青搀扶着我上车,吕阳那狗东西却拉着林青青,在我眼皮底下献殷勤。

回去的车是林青青开的,童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和吕阳坐在后排。

我装睡,到了林青青家,吕阳狠狠地捣了我几下,嚷道:“大哥,下车了。”

我几乎是被吕阳拖到客厅的沙发上,在沙发上我还是装睡。

趁着客厅没有人,我偷偷地睁开眼,并根据脚步判断吕阳住在楼下。童伊没有对我说吕阳就住在楼下,他妈的,近水楼台捞我的月啊。

我坚信我和林青青的爱情根基,然而如果遇到白蚁,坚如磐石的根基都会被松动的。薛锦的离开常常提醒我,爱情容易疲倦,爱情需要保鲜,爱情还容易受到攻击。真爱的轨迹只有回头才能看到,谁都无法预料前方是否有埋伏,不遇到埋伏走一辈子那叫幸运,但是经历风雨却依然坚固挺拔的爱是真正的幸福,别人只有觊觎的份儿。

我装着酩酊大醉,刺探敌情,诱敌深入,在给吕阳提供机会的同时寻找战机。

从眼缝看林青青往我这边走来,双手抱着一条毯子。我赶紧闭上眼睛。她脱掉我的鞋,把腿搬到沙发上,然后把毯子盖在我的身上。她的动作很轻很轻,毯子一直盖到我的下巴。她摸了摸我的脸,长发同时垂在我的脸上,淡淡的清香和熟悉的体味飘来,如春雨般润爽。

我真想突然地抱住她,让她惊吓中陶醉。然而不能,我还有我的计划。

她停了一会儿,然后关灭了客厅的灯,离开的脚步声很温柔。

突然又有脚步声从楼梯方向传来,频率很慢,但很重,木地板发出的声音有些恐怖。

两种脚步声突然停止了,我的心跳加速,莫非林青青和吕阳真有那事?

我不自觉地睁开眼睛,柔和的月光从朝着我的客厅窗户流泻过来,弯弯月亮微笑着,旁边的星星闪耀,星光跳跃。

我移动我的目光,对角的楼梯入口处还有灯光。

我小心地爬了起来,没有穿鞋,靠着墙角一点一点往前蹭。快到楼梯入口处,我停住了脚步。我想,万一看到我不愿意看到的怎么办?

“不要,不要,你不要过分。”林青青的声音很小。

“宝贝,你太美了。”他的声音想转动的车轮。

“再这样,我就喊赵欣鑫了。”她说。

“他醉得跟死猪一样,用棍都打不醒。”他说。

“你为什么今晚对我这样无礼?我的忍让是有限度的,别认为哥哥宠着你。”她说。

“他不行了,看他那熊样,和我在一起吧,我年轻,能让你快活死的。”他说。

我牙紧咬,他妈的,老子不是顾及林青青,上去揍扁你。

“怪不得你要和欣鑫再喝半瓶,你是早有目的。”她说。

“是啊,我需要你。让我摸摸你的胸,好吗?”他喘着粗气。

“不行,手拿开,再无礼我就喊人了,赵欣鑫醉了,还有童伊和婶婶,别忘了这是我的房子,我们都在大陆,大陆也是有法律的,滚开。”林青青的声音明显提高一大截。

“好,我滚,有朝一日你会喜欢我的。”他说。紧接着是清脆的脚步声。

我赶忙缩回到沙发上,盖上毯子。一会儿,客厅的灯亮了,再从眼缝看,林青青拿着一个枕头。我闭上眼,她轻轻地抬起我的头,我的头故意一滑,她的手接不住,蹲下用膝盖托住。

“谁叫你喝这么多?”她嗔怪道,用力把我的头搬到枕头上,并把毯子拉了拉。

她上楼了,客厅里又充满着月色和星光。我睁大眼睛盯着窗外,月亮早已撇下了窗子,只有星星对我眨巴眨巴眼,似乎在嘲笑我的无能。

事情并没有按照我原先设计的方向发展。原来我想吕阳会趁我醉酒出我的丑或者在林青青面前羞辱我,甚至弄伤我,没有想到他直奔主题,也许他认为我的丑已经出够了。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我想吕阳应该没有睡,他不可能睡得着,我大声喊道:“狗日的吕阳,拿水来,老子渴了。”

见他没有反应,我穿上鞋,系紧裤带,摸到楼梯口,再把刚才的话重复喊一遍。

婶婶起来了,打开门,端一杯水给我。

“我不要,我要喝吕阳那王八蛋给我送的。”我对婶婶叫道。

吕阳住的房子在右边,我当是左边,他穿着睡衣出来了。

“你怎么骂人?”他说,眼睛瞪得跟鸽子蛋一样。

“骂你了吗?谁证明?”我有意激怒他。

“婶婶知道,滚回去睡吧,醉鬼。”他吼道。

“怪不得你姓吕,跟驴一样就知道叫唤。”我挑衅。

这句话真的起作用,他猛地一记右勾拳。我早有防备,逆着拳的方向,往他的右边闪躲。在他没有来得及转身的时候,我迅速地抬腿,狠揣他的膝盖弯,他扑通跪在地上。

我一把揪住他的黄毛,猛掀他头,轻蔑地说:“你不是很年轻吗?”

“我疏忽了,你没有醉。”他说。

我劈脸一掌,轻声地问:“小子,在台湾你娘怀里撒野我不管,不要在我的眼里撒野,告诉我,你哪地方不老实?”

他被我一掌打懵了,我提了提他的黄毛,大声说:“快讲,不然老子今天废了你。”

他斜眼看我。

“是嘴,对吧?”我问。

他就是不说。

“还威武不屈呢。”我朝着他的嘴一记重拳,血顿时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姓吕的,听清楚,你的驴嘴不要到处伸,今天饶了你,以后要老实点。”我松手,为了防止他起来报复,再踢一脚。

我看了看我的劳力士,快凌晨二点了。走人吧,睡在沙发上自我感觉也不光彩。

出了院子,我扭头一看,林青青的房屋灯亮着,她背靠着阳台,似乎在怨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撬不开的红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