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13章: 再见吧伟大的首都

《盛世的竹篮》

第13章 再见吧伟大的首都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事情并不简单,危险一步步逼近。

夜深了,突然门被踹开,响声震醒了我,我警觉地翻身起来,没等我拉开灯,一道强光手电射来,眼睛瞬间只能看到红色,那是我的血液。我的手脚被几双恶手固定了,浑身的劲使不出来,像小鸡一样在他们的手中。

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接着挨了一阵暴打,一会儿失去了知觉。

“装死,看你以后还神气。”一个人在我苏醒后又重重地跺了我一脚。你们怎么知道我神气?肯定是昂进派来的打手,那个出车祸的男人是不是他暗害的都很难说。

“说出银行卡密码,不然我们给你废掉。”还是那个人的声音,我仿佛看到他狰狞的面目。

“2,0,3,4,6,2。”我吞吞吐吐地说,我是取爱你346啊的谐音,346是我在新东方经常外出联系工作的公交车号,希望346给我带来好运,没有想到自己正在遭受厄运。

不能说假的,说假的这帮人会把我灭掉,他们是一群强盗,什么都能干出来。

他们派了一个人出去核实回来后把我放了,临走时还不忘甩一句:“如果报案,我立马废掉你,你的老家我们都知道。”

他们走了,黑影大摇大摆地走了,楼里寂静得很,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吗?

我艰难地打开灯,看看自己满身是血,手破了,脸破了,胸口一阵一阵像小鸡啄得疼。

我的手机放到枕头下面,幸运地是他们没有搜走。我不怕报复,那是心虚的话,我懂。我赶紧打110,京城的警察速度就是快,没有五分钟,来了三个警察。

忍着疼痛回答完警察的问话,在笔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再用血手粘着红印泥按好手印,再也支持不住了,慢慢地躺下。警察问我要不要叫120,我说算了。

一夜之间我又成了穷光蛋,只有一百多元零钱,看病都不够,还要交房租,吃饭,就是回去钱也不够。我打电话给堂哥,堂哥又回到了巴基斯坦,他让我找嫂子,我没有向她张口。找谁借钱?父母没有什么钱,况且他们还不知道我辞了在家乡人的眼中算是前途似锦的工作。

文钱憋死英雄汉啊。

早晨用清水把血迹洗了洗,硬撑着吃了碗稀饭,踉踉跄跄叫了辆出租车,到附近医院检查发现多处软组织受伤,肋骨骨裂,需要住院。我跟医生说算了,简单地包扎一下,拿些红汞、碘酒和两盒消炎药,数数还有二十元,不能打的了,拖着身体回到了出租屋。

天啊,怎么对我这样?我得罪谁了啊?那是我的错吗?妈妈知道肯定会心疼。

冷静下来,还是要借钱,我想起了东莞的林青青,给她发一条短信:

青青,哥哥不慎摔伤,请速寄二千元。

不对,寄到哪?我又歪歪扭扭地到银行,花十元办了个储蓄卡,把卡号传给她。

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信息,我电话打过去,关机。

心凉了,如果真不行的话,就把歹徒没有拿走的笔记本贱买了,这伙人比日本鬼子稍强点,留了点东西。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渐渐地进入梦乡,梦中妖艳的贺云走进房间,手里拿着一叠百元大钞,挥舞着,我像猫儿望着吊在房梁上的鱼,怎么够都够不着,没有办法站在板凳上拿,突然板凳倒了,我重重摔在地上,浑身都疼,醒来才觉是一场恶梦。

望着手机,有三个未接电话和四条信息,是林青青的,很兴奋。四条信息是一个内容:

欣鑫,我到昌平了,你在哪家医院?

我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抱着被子大声痛哭,好妹妹啊,你让我怎么报答你。

我让青青在昌平自来水厂门口等我,我用仅有的十元钱打的过去。

一下车,看到青青穿着第一次在火车上遇见时穿的衣服,在寒风中张望着。

当她看到我头上缠着绷带,手裹着白纱布,顾不上注意马路上行驶的来往车辆,从马路对面跑过来,紧紧地抱住我,泣不成声。

许久,她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我的脸,我的手,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好哥哥,怎么不到医院?”她啜泣着说。

听到她叫一声哥,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掉泪的我像个孩子。

“快住院。”她揩了揩眼泪,拦了一辆出租车。

林青青告诉我她在广东参加早熟西瓜交易会,知道消息就坐飞机过来了。她在医院细心照顾,帮我到医院的食堂买饭,陪我一起看电视,晚上就将就在我病床旁边的劣质沙发上。

“我坐沙发看电视,你在我的床上睡一会。”我看不过去了,央求她多次。

“没关系。”她从沙发上起来,坐在我的床沿,说:“现在我陪你在床上躺会,不就行了吗?”

她侧着身子,靠在床头,只占一点点位置,没有几分钟她居然睡着了,她太累了,睡着的样子很恬静,呼吸如兰。

我小心地给她盖上被子,轻轻地下床,坐在沙发上。

到了第六天,她看我好多了,说:“马上要到上海去推销我们的早熟西瓜,快到春节了,西瓜能卖肉价钱。”

“好,你走吧,耽误你这么长的时间,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说。

“见外了,听医生的,完全好后再出院,出院的时候我可能不来了,这一万元你先拿着用,过几天再给你卡上放点钱。”她安排得很细。

我送她出医院大门,她刚要上车又折回头,说:“如果春节回老家的话,代我向妈妈问个好。”

“一定。”我说,目送她上车并乘车远去。

我没有按照医生的要求再住一个星期,林青青走的第二天,我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出租屋。

北京没有法子呆下去了,至于去哪里还没想好,在离开之前我到派出所打听破案情况。警察说唯一的线索就是取款机录像,由于是夜晚,加上罪犯有意伪装,根本判断不了是谁。他说以后再发生类似案件可以合并侦破。

我那在北京的劳动报酬泡汤了,罪犯依然逍遥法外,我知道是昂进干的,但没有证据,这是一个讲究证据的社会,罪犯最清楚。

北京的两个多月让我长了不少见识,没有一分钱是好挣的,好挣的钱都暗藏着卑鄙无耻奸诈剥削无情巧取豪夺甚至罪恶。

临离开北京的那天,我起得很早。出租车直接开到四十七中里面,避开了赵老板的小吃铺。下车后专门到后面的新东方看了看,在我曾经摔倒的地方伫立良久,那寒冷之夜有一双天使般的眼睛一直在护卫着我,给我温暖。

和来的时候一样,回去的时候专门从天安门前经过,尽管在北京没有赚到钱,我依然相信天安门的魔力,相信林青青是上帝的使者。

再见吧,伟大的首都,我不欠你的,你欠我的,欠我的是一个发财梦。

……本章完结,下一章“ 静静的东江甜甜的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