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17章: 网住了一条大鱼

《盛世的竹篮》

第17章 网住了一条大鱼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知道史湘丽发的信息是不是从网上下载的或者是抄袭来的,但信息反映她的饥渴和无赖。我知道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她,是手握的画册,她是奔着画册来的,从交易的角度看,和b*子是一样的。

暖风旋进车厢,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从塘厦大道左拐,穿过铁路,水面依稀可见,渐行渐近,掠过湖柏山庄,豁然开朗。

塘坑水库水面很宽阔,像湖泊,形状不规则,伸出去的一块像翘起大拇指。水库的水很清,波光潋滟。一道长长的堤坝坝顶和坡面平如刀削,坚固得像一道能抵御一切侵略和占有的城墙,周围傍水而建的是小区楼房和别墅,色彩鲜艳,恰似盛开在水库边上的鲜花,很美,要是在这地方住就好了。

我躺在一处有阴凉的草地上,如蜜蜂一样,感受着离离青草的温柔和湿润。

越过一片幽深青翠的芒果树林,远处绿油油的田块也许是林青青租种的,她也许在田块中打着赤脚,巡视着自己决定种植的作物。给她一个信息吧,我掏出了手机,写道:

远在天边近塘边,欣然掉进坑中间;想青眺望眼欲穿,今天就在魅东莞。

输入林青青的手机号码,想按发送键却没有勇气。一种莫名的情绪主导我的手指,我是不是爱上她了?

彩霞满天,晚风送凉,回吧。

到了东莞已是夜晚,东莞是个不夜城,梦幻般的霓虹灯让星星月亮躲到一边,一群一群衣着暴露性感撩人的年轻女孩从身边摇摆经过,她们是夜生活的主角。秦有雨对我说,只要你有钱,你在东莞什么都可以得到。我没有钱,也不想在这塘里翻个什么花。

明天还要到塘厦和台资企业康威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谈画册生意,倒到床上,睡不着,设计明天的语言和方案。

翌日上午我再到塘厦,史湘丽还在老地方等我,见到我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她的衣服换了,白衫蓝裙淑女装,和她飞舞的眼神轻佻的嘴唇极不协调,看上去反而不顺眼。

还是那位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接待了我们,他说董事长在开会,让我们等会。

我选择靠近窗子的座位轻轻坐下,两条腿并拢,手摸了摸包里的小茶叶盒,装的是南塘瓜片,来的时候带的,没有舍得喝,今天带来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时间,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把我们带到董事长的办公室。

董事长的办公室比我想象的要小多了,两面墙是花格子书柜,不大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桌子的前面有一巨大花盆,里面是一棵白玉兰。我知道东莞的市花就是白玉兰,这位台商对东莞肯定是情有独钟,是不是把东莞当成了自己的家?

台商和我差不多大,穿着黑色衬衫,系着白色领带,脸色光亮,颧骨略高,戴一副黑边眼镜,透过镜片,可以看到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送上自己的名片,说明来意,他听得很认真。

“我们公司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和公司的名字一样叫康威,我们准备最近在广东举办新产品春季推介会,推出十款掌上电脑,广告词还没有想好,你帮我想想。”他说。

是不是在考验我?叫我想广告词,我要看看你的电脑才行啊。

他好象看出我的心思,从抽屉拿来一款。他介绍说:“我们生产的这款掌上电脑,手写输入,能无线上网,几乎涵盖了笔记本的所有功能,比普通笔记本多了拍摄和翻译功能,最适合记者采访、外出旅游和会议记录。”

我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比一根香烟还小的电脑摄像头是可以拿掉的,问:“摄像头拿掉后还能拍吗?”

“可以,摄像头自带微型电池和发射装置,拍的时候,电脑可以看到。”他示范了一下,把摄像头放在外边,屋里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公司外边的景象。

“距离能放多远?”我问。

“一公里,镜头可以通过电脑控制,三百六十度旋转。如果你叫女友带在身上,一公里范围内你能知道她的一切,只要她不把摄像头放在裤兜里。”他说。

我细细地玩味,感觉当今新技术简直是无所不能。不过我对电脑的手写功能比较感兴趣,手机也可以手写,但是容量小,反应慢。我想秘书可以用这东西写材料,作家可以用来创作,很方便,不像笔记本,要背来背去。

“想好了吗?你们是搞文化艺术方面的,应当比我专业。”他说。

我挖空心思,在脑海里搜索所有华丽的词汇和优美的句子,却很难匹配这款电脑。

“没有想好。”我如实地说。

“你看‘手握世界,心静如水’怎么样?”他问。

“好啊,把电脑的便携灵巧、功能强大和使用者在电脑面前的心态都说到了,真是好啊。”我当起了事后评论家,怎么我没有想到呢?

“就这么定了,你就以‘手握世界,心静如水’制作一本大型画册,将掌上电脑的所有功能都形象地表现出来。我们公司提供的照片和有关资料都在这台电脑里,你回去选择,画册的初稿设计好拿来给我,越快越好。关于合同,等初稿出来经过董事会研究通过后再签。”他说。

电脑给我就不怕我卷走了?我说:“电脑我拿走,给你们一万元押金。”

“不必要,你不是那种人。”他说。

“知道长江淮河之间的南塘市吗?”临走时我问,是我来的时候设计好的。

“知道,小时侯我爷爷跟我说过,他一生中唯一的败仗就是在那里的大别山被刘邓打败的。”他说,目光滞留在门外。

他准备送客,我就没有再绕圈子,把包里的南塘瓜片拿出来,说:“康董,这是我们大别山产的茶叶,也许你爷爷当年也喝过。”

他愉快地收下了我的二两茶叶,送我到公司门口,我知道这是最高礼遇,我的茶叶起了作用。

回到东莞,我没天没夜地加班,在公司图片库里精选一百多张图片,不够的找模特重新拍摄。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把初稿拿出来,放到康威桌上。

康威仔细翻阅,表情舒展。看了大约二十分钟,他对我说:“就这样,你修改一下,最好再使用几张有感染力的中学生照片,大陆的独生子女多,父母舍得给孩子花钱,要争取他们喜爱。”

“好,我明天就送过来。”我说。

“不用了,就这么定了。像这样事情我拿准的就决定,拿不准的再提交董事会讨论。画册总共印一万册,合同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签,不过价钱要合理,我们是初次打交道。”他说。

这是最高奖赏的话语,我的心特别激动。撒了这么多天的网,终于网住了一条大鱼。

……本章完结,下一章“ 染一身清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