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19章: 发情的蛙声

《盛世的竹篮》

第19章 发情的蛙声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从发生了秦有雨被抢劫的事情,我对东莞良好的印象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虽然这种明目张胆的暴力行为在新闻媒体上不时有报道,但我觉得自己距离真实事件很近很近,在东莞淘金的过程中随时都有一份危险。为了防止万一,我买一水果刀,放在包里,遇到情况可以自卫。

我不认为抢夺或者抢劫的犯罪分子是走投无路的,这个世界特别是在东莞这个地方只要你舍得吃苦,就能有一碗像样的饭吃。关键是这些人怕吃苦,贪图享受。东莞是有钱人的天堂,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势又想在天堂里挥霍,只有去偷去夺去抢去害人。

我陪王家宝看望过秦有雨后,按照秦有雨的吩咐请他吃晚饭。饭后他要请我到夜总会唱歌,他神秘地对我说,夜总会的小姐个个年轻貌美,保证你有感觉,叫你魂不在身,馋涎欲滴。我心里想,王头啊,你癞蛤蟆趴下在染缸沿上,命都不顾还好色。

王家宝驱车出了城区,没有霓虹灯的夜总会在郊区一片黑黝黝树林的深处,树林的周围可能是农田,“呱呱”的蛙声四起,还没有到夏天,难道东莞的青蛙早熟吗?

夜总会名字起得怪怪的,叫绝壁城堡。王家宝把他那辆破旧的白色普桑放在夜总会门口,与停放的高档轿车在一起极其显眼。

“换一辆车子吧,王头。”我说。我知道他有钱,他在东莞还兼职苗苗画室的教师,一个学生一堂课收二百元。

“老弟,我这人啊,就爱好两头,美女美酒,醉倒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跟你说,我当初在山东佳丽艺术学院,就是因为和女模特睡觉,被学校不点名批评,我受不了这个气,跑出来了。”他边走边说,进了夜总会窄窄的门,轻车熟路。

王家宝领着我穿过一楼快餐大厅,二楼摇摆大厅,直奔三楼KTV包厢。夜总会的生意很好,只剩一个大包,3888元。说是一个大包,实际上是由两个中包组成,外边唱歌,里面的房间跟宾馆差不多,摆放着一张一米八宽的大床。

房间摆设高档,音响视听设备一流,墙布的光滑柔软如同女人的皮肤。王家宝说,今天好运气,这个房间一般情况下是坐不上的,叫外商包了。狗日的外商每天晚上都找大陆的小姐,老子有机会到他们那里,一晚上干上七个、八个的解馋解恨过瘾。

刚落座,王家宝就对包厢服务员说要最嫩、最水、最美的小姐,半根烟的工夫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位。王家宝点了两个,让我挑选两个,我推辞不要,惹怒了王家宝,他瞅了我一眼,说我假正经,自己亲自再叫了两位,小姐衣着吊带短裙,乳fēng内裤隐约可见,她们像猫儿狗儿趴在腿上。

“喝酒。”王家宝要了三箱红酒。如果一人一杯,我们一对二,明显吃亏。王家宝让她们发扬民主,推选一位能喝的跟我们两个喝,其他三个小姐不能代喝,脱一件衣服抵消应战小姐一杯酒。

王家宝叫我先上,我和小姐连碰了八杯,那个小姐特别能喝,喝了三瓶给人的感觉还很正常。我的优势是白酒,红酒不行,肚子胀得吃不消。我对王家宝说不行了,再喝就醉了。

王家宝袖子一卷,和那位小姐连端了四杯。他看出她不行了,对其他三个小姐yín笑:“怎么不帮助帮助?”

王家宝连喝了九杯,那三个小姐脱个精光。王家宝用手指了指看上去最年轻的小姐,问:“多大了?”

“十八。”女孩软绵绵、轻巧巧地说。

“骗我,我是从事人体研究的,luó体见多了,你最多不过十六。”王家宝的良心突然发现,把女孩的衣服扔给她,说:“赶快把衣服穿上,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女孩穿衣服比脱衣服麻利多了,临走的时候王家宝数了一千给她。

一个小姐醉了,一个小姐走了,剩余的两个女孩一丝不挂,王家宝还有新的节目?

“我喝一杯,你们中的任何一位跳十分钟裸舞,要给我跳出感觉,跳出女人的风采。”王家宝说。小姐还真会跳,摇头晃脑,劈叉,后空翻,还不时地把手放在私chù,配合着伸舌抛眼,做出各种下流动作。王家宝的眼珠子都要出来了,他说以前他用的模特都是静止的美,这叫流动的美。

王家宝又连续干了四杯,大部分都顺着嘴丫跑到地毯上。小姐看了也不说,可能喝一瓶红酒小姐有提成,跟我们联系业务一样。

我看王家宝有些醉态,说:“王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还玩一会,今天见世面了吧,我跟你说全国各地的小姐都到东莞来淘金,这里外商多啊,票子多啊。”他的舌头打卷了。

“走吧,以后才来,都四点了,天快亮了,你还咳嗽。”我劝他。

“你听到我咳嗽?我来这地方和进赌场一样,百病消除,今晚你睡沙发,我睡里面的大床。”他一手搂着一个小姐,兴趣不减。

“那我走了,明天我还要到康威公司送画册,彩印厂说今天,不,是昨天印好了。”我起身要走。

“你走吧,小心点,外边乱。”他的头从女人的胸部抬起,目送我出门。

我并不担心王家宝,他能把酒洒在地上,说明他的头脑还是有些清醒的,他不达到目的不罢休。

走出绝壁城堡,还有不少出租车在等待生意,选择一个年龄大的司机开的车。上车后,司机问我:“怎么就一个人?不带上个小姐?”

我没有搭理他,对他讲了到安堂街后就倒头呼呼睡着了。

到了地点,司机喊醒了我。下车后,天际已经露出了熹微的亮色,哎,折腾了一夜。

到了静悄悄的房间,洗个澡,把手机拿出来定闹钟,一看,上面有林青青的未接电话和信息:

欣鑫,是不是出去潇洒了?打电话也不接?我现在在台湾高雄,清明节回来祭祖,明天晚些时候到东莞塘厦。

到了夜总会我就把手机调到无声,酒喝多后忘了看。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清明节到了。

林青青的信息让我睡意全无,那抹不去的记忆又出现在脑海中。我给她回复:

清明时节雨纷纷,孝女青青回上坟;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那塘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个毛毛细雨般的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