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23章: 有一种爱叫做离开

《盛世的竹篮》

第23章 有一种爱叫做离开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暄过后,开始吃早饭,脑海中有一个疑团:康威和林青青是亲兄妹?

我问林青青,她说哥哥跟爸爸姓,她跟妈妈姓,原来如此。细看他们俩长得还真像,兄妹啊。

饭后康威把我叫出餐厅,到二楼的小会客室,他用手示意我坐下,叫他婶婶泡一杯“南塘瓜片”。

“你买到了南塘瓜片?”我问。

“这个年头你要是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美国为何当老大,有钱啊。”他说。

他说的有道理,当今是个金钱社会,谁都不能否认,成功的重要标志是你拥有超过常人的金钱。康威喊我上来肯定有目的,不知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

“听婶婶说你和我妹妹正在谈朋友,是不是?”他表情严肃地说。

“是,你也看到了。”我说。不过饭前林青青介绍我是她的恩人。

“感谢你在北京帮助我妹妹,但你要看到感恩不是爱情,你不能乘虚而入。”他说。

“我没有乘虚而入,我们是真心相爱。”我辩解说。

“就算你们真心相爱,但不能忽视的是你们年龄的差距,文化的差距,信仰的差距,生活习惯的差距。”他说。

什么?我也是中文科班出身,不就是现在落到打工求生地步了吗?要说金钱上的差距就直说,不要绕弯子,我强压满腔火气,说:“我理解你的心情。”

“更重要的是妈妈走了,我要照顾好妹妹,她还小,还很单纯。”他的语气舒缓多了,但我听后更不顺耳,你妹妹单纯,难道我是骗她的感情吗?

“康董,你有话请直说吧。”我不耐烦了,我是男人,可以让女人曲解,但不能叫男人侮辱。

“你离开我妹妹,越快越好。我给你一笔钱,一百万,你可以回到你们南塘市好好发展,一百万在你们那里可以做个象样的生意。”他无情地说,眼睛盯着我,像警察审犯人,我毛骨悚然。

这是一桩交易,他要用钱买断我对林青青的感情,太滑稽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我说。

“我相信你会同意的,如果你真心爱她,请你为她的一生着想,我只有她一个亲人。她现在还在上学,以后在大陆还是在台湾、美国发展都没有最终定,我不想她现在就决定自己的未来个人之事。”他求我。

“她的未来你可以决定吗?”我问。

“我虽然不能决定,但我可以建议,我不能看着她犯错误。”他说。

犯错误?还是博士,说话一点水平都没有。

“尊敬的康董,我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思离开林青青,我爱她,她爱我,我不想因为我的爱给你们兄妹带来不快。我知道自己怎么做。不过你的一百万我不会要的,留着献爱心吧。”我嘴上说,心中的泪在流。

“那好,不过以后有什么事情请直说,我会尽力帮助的。”他站了起来,拉开了送客的架势。

出来看到林青青,活蹦乱跳的她摇着我的胳膊:“哥哥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要你代管我们的二百亩农田?”

“不是。”我说。

“那说什么了?那么长时间。”她疑惑,一脸愁云。

“没有说什么,是他们公司印画册的事情,哦,对了,我给康威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印了一万本大型画册,你哥哥很满意。”我说,不想让她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担心她接受不了。

“哈哈,你们早就密谋了,我说我哥哥不错吧,在家里哥哥都要听我的。”她炫耀。

我的心在苦笑。

“我要回市里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说。

“好,等雨停了再走吧。”她说。

“不了,我现在就走。”我说。

“你工作,就不拦你了,我送你回市里。”她知情达理。

“你把我送到车站就行了。”我说。

“好吧。”她说。

雨还在下,威风一点不减。我火速钻进车里,车轮把小道上的积水撇到两边,车子像行驶的船。

雨刮器不知疲倦地工作,给出的是一片朦胧的世界。车站很快就到,到市里的车子多,就在车站门口整齐地排列着。

“你不要下车送我了。”我准备下车,看到她也想下。

“你等等。”她说,头伸过来,给我一个热烈的吻,五分钟。暴雨给我们营造了一个恰当而又浪漫的空间。

“我要下车了。”我说。

“我最近几天都在塘厦,下个礼拜回英国。你什么时候再过来?”她问。

“最近忙,可能没有时间过来了。”我说,嗓子眼有些硬。

“那我过去,到安塘街找你。”她说。

“不要了,我住的地方很不方便,再说你也没有去过。”我无情地说。

她没有说话,我下了车,上了去市里的中巴。

坐到座位上,我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侧过身子。泪水和北京的泪水一样,但心情不一样,那时是愉悦,这次像云移雨落的天气。

中巴慢悠悠地出发,我擦干了眼泪。

一会儿林青青来了信息:

欣鑫,刚才我在雨中看清了你的一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一定要说。永远爱你的青青。

我没有回。

过了一会儿,她的信息又来了:

说啊,老公,我是你的人了,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呢?

我回道:

没有什么事情,明天我可能出差,要半个月,你走的时候我就不能送你了。

我才没有那么傻,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抛去,按照康威说的那样回到南塘。回到南塘我更无法生存,那个穷地方的眼光我很怕,怕激起我的怒火,惹出事情来。如果你做出了他们认为是出人头地的事情,包括怀揣着大把钞票,那么他们会像孙子一样伺候你。

为了不让林青青找到我,实现对康威的承诺,我和王家宝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个星期林青青就回到英国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心酸的决定。

回到安塘街的出租屋,倒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时候,秦有雨的短信来了:

赵欣鑫,是不是把我忘了?下雨的天气我浑身疼。

我马上回了信息:

尽量躺着别动,我晚上过去给你做饭。

她回信息:

不需要,你有事忙你的,跟你说说我就好受些。

要彻底忘掉林青青是不能的,把她的爱深埋在心中也是不可能的,要让林青青不爱是更不可能的,我陷入了极度感情彷徨之中。

选择离开是爱,离开了的爱只能一个人品尝。

……本章完结,下一章“ 疗心伤要下狠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