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28章: 爱情把爱情灌醉

《盛世的竹篮》

第28章 爱情把爱情灌醉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男儿膝下有黄金,康威真的是遇到了难处。

表面上我铁石心肠,不被康威的哀求所打动,心啊早就飞跑到林青青那里了。

“你看着办吧,我不能把你绑架去,她住在广州广爱医院。”康威说。他显得很无赖,我随他走出了避风港茶楼。

送走康威后,我打的直奔广州。到了广州后我精心挑选了一束百合,在百合中间插一根鲜红的玫瑰。

换坐当地的出租车,对司机说到广爱医院。司机知道这个医院,说是广州收费最高、服务最好的医院,治感冒也要掏你几千。他当我是来治病的,积极向我推荐广州德恩医院。我怀疑他是医院的医托,没理他。

广州广爱医院坐落在广州市的东北角,鲜花绿树簇拥着一幢二十五层高楼,高楼顶部耸立着四个巨大的红十字,瞄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医院像个大花园,绿地面积大得惊人,估计有上百亩。绿地与绿地之间精心摆设一些康复设施,建一些亭台水池,还有青藤缠绕的秋千。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如果林青青在这里散步,真的不容易找。

我径直到住院部问,护士小姐很快地敲击键盘查找,告诉我林青青在顶层康复中心12病床。我立马钻进了足有半间房子大的电梯。电梯里有一位老太太坐在轮椅上,有两个护士照料她,她的表情很平淡,像是放在书架上一本厚厚的书。

老太太也在顶层,让她先走,十万火急也不能失去应有的礼貌。

正午的阳光直落在二十五层椭圆形的病房区,全玻璃结构的病房极其贪婪地吸收着光能,每个病房的门都痴情地朝着蓝天,环流的鲜花绿叶让人觉得自己身处在迷人浪漫自由的空中花园。如果在夜晚,将是另一番景象,星星也许可以握手。

从电梯口到12病床不远,病房沿着大楼外墙的走廊很宽,三人可以并排行走,足可以行驶汽车,显示着尊贵和奢侈。病房的墙壁和门也是玻璃的,浅蓝色的窗帘为病人营造一个私密空间,精巧地遮掩每一个病人的隐私,

怪不得出租汽车司机说贵,哪像病房,简直是空中别墅,物有所值。

轻按门铃,护士小姐侧身而出。得知我的来意,她像空中小姐一样介绍了探望病人的常识,不多余,这是人家的职责。

在推门的一刹那,我的眼睛充满着泪水,我又关上门,把眼泪擦干,回头隔着蓝色玻璃,看了一眼不刺眼的天空。调整好情绪后,我再次推门。

在我来的时候,脑海中已经设计了林青青的样子,穿着医院统一的蓝白相间的服装,躺在病床上。

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林青青的衣着和在塘厦的时候一样。她坐在房间的真皮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书。

心爱的人,你为什么到医院啊?

林青青可能做梦都没有考虑我会来的,她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样子一如从前。

我们没有话,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中午吃饭了吗?”良久她说。

“不饿。”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们俩眼中都有泪。是激动的泪,真爱的泪。

“我让护士给你弄点,多放些辣椒,我知道你喜欢吃辣的。”她关心地说。

“不要了,见到你,我就一点不饿。”我说。

“我一切都知道了,是哥哥硬要把我们分开,我没有说服哥哥,只能这样。”她说。

“这是你住院的唯一理由吗?”我说。

“是。”她说。

“那天你去的时候见到的女孩是隔壁房间的,我救下了她,到外边旅店睡的。”我解释说。

“相信你,当时我是气话,无法忘记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自信没有人能替代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她柔情地说。

“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说。

“心情和我现在一样。你瘦了。”她抚摩我瘦瘦的脸颊。

“是啊,我像生场大病,就觉得没有你的世界一点没有意思。”我说,手捋着她的秀发。

“这花很美。”她手捧着我送的鲜花,仔细地瞧着,然后轻轻地抽出那朵玫瑰,在眼前绕了绕。

“我喜欢玫瑰,但更喜欢百合。”她说。

“有一首歌的歌词,我记不全了,念给听。”我温柔地说。

“好啊。”她眼睛眨了几下。

我轻轻地说:

开满花瓣的

你那个眼神

让我相信你就是我……

百合花盛开

在我的心海

追随我而来

是不是你的爱……

她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护士走了,整个病房,不,整个世界只有我和她。

“回英国读书吧。”我说。

“是不是哥哥让你来的?”她问。

“是的,如果不是,我找不到啊,我当是你回英国了。”我说。

“我不想去了,我们结婚吧。”她从我的怀里起来,脸贴我很近。

“读完书才考虑,好吗?”我说。康威的话我记在心间。

“我怕你从我的身边流失。”她说。

“不会的,今生今世你是我的唯一,我不可能爱别人,我的心没有空间去爱别人。”我看着她的手,瘦多了。

我握着她的手,紧紧地,然后把她的手指轻轻分开,然后一个一个送到口中吮吸,泪水再次汪在眼眶。

“欣鑫,我真的不想去英国读书了,我想我们现在就结婚,我真的担心有那么一天你从我的眼中消失。”她头靠在我的脸上,柔软的头发如春天的细雨。

“不会的,如果你现在就需要我身体的任何一块,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你,你是我的全部,我经历了一切,你真的完全打动了我。”我说。

“不,我需要你好好的,需要你的健康,少抽烟,不要喝酒了,好吗?”她说。

“好,我听你的。”我说。

“今晚陪我好吗?”她说。

“好,就在这。”我说。

“不了,我下午就办出院手续,在塘厦。”她说。

“好。我帮你办出院手续。”我说。

“不需要,有护士办就行了,你自己去吃点吧,在一楼的左边。我和护士办出院手续。”她深情地说。

出了病房,手机震动,一看,是妈妈的,赶紧接:“妈妈,现在好吗?”

“欣鑫啊,你现在在哪里?淮河发大水了,水快到家门口了,只有三寸。乡里的领导劝我们搬,我和你爸不想,五四年那么大的水都没有进屋,今年我想也不会的。”妈妈说。

“搬吧,那里地势洼,万一进水怎么办啊?”我说,在电话里我能听清淅淅沥沥的雨声。

“我对乡里的同志说,等你回来,他们说你不在南塘市给市长当秘书了,你现在在哪里啊?”妈妈说。

我的眼睛陡然湿润,妈妈面临进门之水还牵挂我啊,我必须马上回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丑陋的淮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