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3章: 陷阱里的温柔

《盛世的竹篮》

第3章 陷阱里的温柔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顿心情放飞思绪,一切从零开始。

北京的小饭店从外表来看一点也不起眼,比一般的住户只多了用简易材料做的灯箱招牌。没有正式进入冬季,透明的塑料垂帘已经挂上,北京人怕冷是出了名的。

饭店的内部装潢算是讲究,中间是走廊,走廊很宽,两边是包厢,衣着清代格格服装的服务员像站岗的士兵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只有当我们经过她们的时候,才泛起微微一笑,说了不知道说多少遍的四个字:欢迎光临。房间很大,桌椅质地讲究,正面被彩色条布包起来的墙上悬挂着一台液晶电视。嫂子点了四个菜,红烧带鱼,香菜羊肉,清炖乳鸽,麻辣豆腐,问我够不够,我说足够了,两个人吃不完这么多菜。

“喝什么酒?”嫂子对我莞尔一笑,轻声问我。她知道我的酒量,上次回去的时候,我把堂哥灌醉了,在我们老家,来人不给他喝醉说明主人没有诚意,亲戚之间也是。

“不喝酒,你晚上还有应酬。”我说。

“晚上是晚上的,中午简单喝点吧,老板,拿瓶五粮液。”嫂子吆喝着,看来她对这家门口附近的饭店很熟。

嫂子也有点酒量,她拿起足足装半斤酒的茶杯,自己倒了半杯,把剩余都给了我。我不能拒绝也没有拒绝,毕竟有事情求嫂子,何况我的酒量还可以,工作几年来,其他方面没有多少进步,酒量长进不小,是经常给领导代酒锻炼出来的,再说我这个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即使知道喝酒喝出的感情不那么可靠。

“嫂子,我敬你,谢谢你的关照,堂哥不在家,你操劳很多。”我站起来,高高地举起杯子,满脸真诚地对嫂子说。

“不要这样,坐下坐下,你哥哥不在家,应当好好帮助你嫂子我才是。”她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眼睛痴迷地望着我:“你比你哥哥帅多了。”

“哪里啊,堂哥很能吃苦,很有才,这个社会男人能挣钱那才叫真帅。”我说。

“不是,那是没有钱女人说的话,有了钱的女人也和有了钱的男人一样。”尽管嫂子那个字没有说出来,我也知道她要说的意思,清楚地体味到嫂子的目光更加神秘,手不停地在我的肩膀上来来去去。

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心,因为是嫂子而不敢发怒,很有礼貌地把她的手推开,说:“那是少数,堂哥是我的楷模。”说话的时候,我大口吃菜,大口喝酒,想尽快结束食不知味的午餐。

走出饭店门口的时候,我对嫂子说出去走走,晚宴就不参加了。

“可以,钥匙在这,你拿着,我还有一串,晚上早点睡,我晚上回来可能要很晚。”嫂子像溺爱孩子的妈妈一样关心着我,原认为她不会同意的,回答出乎我的意外。

和嫂子再见后,沿着弯弯曲曲的上山公路向下走,两边是些小饭店和美容院,路上很少有行人,有很多名车像我老家自行车一样来回穿梭。行走时间不长,到了山脚,我仰头回望,原来这里是从山脚开始建到半山腰的别墅区。

欲知山中事,便问山中人。找到一位老人问,老人很健谈,朗朗的京腔很是悦耳,从他的口中我知道目前所处的位置是海淀区苏家坨镇,后面的山叫鹫峰。

北京的天气像快进的录像片,饭前还是万里无云,饭后乌云开始紧急集合,风陡然大了起来,尽是飞舞的灰尘和路边的垃圾。这个地方有点像城乡结合部,卫生的状况不令人满意。沿路向北走,路边有公交来来回回,车前和车后都醒目地写着346,我记下了这三个数字,以后用得着。

风越来越大,由于没有了太阳,温度快速下降。想找个躲避的地方,恰好路西有条路直通一大门,大门内郁郁葱葱,大概可以避避。路不长,路旁是一些书店、小吃铺和小型超市,户外的墙上张贴着租房和办手机卡优惠的广告,路的一旁停满了车子。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座学校,大门的颜色是由深黄和浅黄组成,门顶赫然有九个铜字:北京市第四十七中学。

学校门卫并没有拦我查看证件,可能我有些像老师的缘故。接着往里面走,看到一座被茂密树木簇拥着的五角毓秀亭,古色古香,让人心情释然。在亭边坐了一会儿,再拾路而上,看到了新东方学校的匾牌,原来这是一座连体学校,怪不得学校门卫没有阻拦盘问呢,也许认为我是新东方的。

在大学里就知道新东方学校,它是以英语为主几乎涵盖所有年龄段外语教育和培训的学校。路延伸到一块足以放牛的空地上拐个直角弯,右边是学生住宿的地方,左边走几步就可以穿门而出,外边是几家饭店。

我折回头在校园里晃悠,一会儿在报栏前阅读报纸,一会儿在学校的宣传栏前看一些长时间没有更换的学校旧闻大事,反正没有事,索性在学校的操场上看学生们踢足球。在大学里我是校足球队的,真想上去和他们拼一身臭汗。

时间过得飞快,我跟着学生们放学的人流出了校门,仿佛自己也年轻了许多。在学校门口的小吃铺,为自己要了一碗牛肉面和一笼包子,怎么感觉和家乡的口味差不多?我问老板老家是哪的,他说是南塘市寿州县的,太巧了,是老乡。

老乡姓赵,我们一个姓,相互的语言也多了起来,临别的时候互留了电话号码。

可能是中午酒喝猛的原因,头感觉特别痛,吃了晚饭后也没有好多少。我按来的时候原路返回,到嫂子家天暗了下来。她家没有灯亮,车也不在,估计还没有回来。

打开门,我像瞎子摸象一样摸到了开关,打开灯,洗个澡。本想等嫂子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估计嫂子晚上不回来,就上楼选择大床休息。刚躺下,先听到车子声音,看到在窗前瞬间掠过的灯光,后听到楼下唧唧喳喳。

“让我上去吧,你能舍得我深夜回去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些苍老又近乎哀求。

“今晚不行,他弟弟今天来了,万一知道告诉他哥哥,我就完蛋了。”我警觉起来,一听就知道是嫂子的声音。

突然没有了声音,寂静得叫人恐怖。我从床上小心地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掀开窗帘,看到了嫂子和那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我的心痛到极点,真想下去把那个野男人揍一顿出气。不行,拥抱能说明什么,她完全可以不承认。莽撞可能给堂哥带来不利,我重新回到了床上,睡意全无。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嫂子在一楼忙好了,上楼的脚步声在夜晚显得特别响,有些可怕,心情如同观看一部恐怖大片。

嫂子先在隔壁房间忙活一阵子,突然进入我的房间,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钻进了我的被窝。

“嫂子,请尊重点,出去。”我压低声音说,因为传出去不好听。

“怎么你在床上?我当是你哥呢。”嫂子说,双臂紧紧地搂着我。

“走开。”我说。嫂子没有说话,把我搂得更紧了,我感觉到她快速心跳和坚硬中的柔软,她是luó体。

我用力反抗,挣脱了她,爬出堂嫂事先设计的温柔陷阱,迅速地跑进隔壁房间,反锁了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