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32章: 假戏真做也难

《盛世的竹篮》

第32章 假戏真做也难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很同情秦有雨的遭遇,她柔弱的身体竟然经受那么多。上大学时有句话说女人学得好不如嫁得好,但是又有哪个女孩能未卜先知自己就一定能嫁得好?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相互转变的,今天你有钱不能代表明天你还有钱,今天你有地位不能代表明天你有什么,今天你拥有一切说不定你明天成为类似乞丐的人物,今天你是大学生不能说明天你一定比卖红薯的强。

女人到底嫁给什么样的男人,男人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定论,关键是看有没有感觉,感觉来了山盟海誓,感觉走了如同路人。

听了秦有雨的故事,心情很沉重,总觉得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对于她的求助,我为难,但不能拒绝。

晚上她把床让给了我,理由是上次我说过沙发床承受不住我的重量。她把铺盖放在沙发上,我没有法子推让,只好睡在床上。床上淡淡的女人香味挥之不去,有那种想法,不是和秦有雨,是和林青青。

躺在秦有雨的床上,给林青青发了条信息:

我从东莞回来了,一切都好,现在帮一个女同事的忙,充当她的临时老公。

什么?她回信息道。

她前夫来骚扰,为彻底打断他的想法,让我临时做她的老公。宝贝,没有事的,我们分睡两个房间。

知道啦,不过不要日久生情。她信息说。

不会的,时间不会长,如果今天晚上她老公来,他见到我,我的使命就完成了。我说。

嗯。相信你。她说。

和秦有雨生活在一个空间,尤其在夏天有着诸多不便。原来夏天在家的时候喜欢光着膀子,只穿条三角裤tou,有她在面前就不行了,上床前都穿得一本正经,免得尴尬。但是越注意越出现问题,晚上洗澡的时候忘记带上更换衣服,没有办法只能穿上原来的衣服,到上床睡觉的时候才换上。

秦有雨和我不一样,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她洗过澡后穿着睡衣来到我的房间。我睡的房间有电视。她喜欢看言情电视剧,每次都看到深夜。

“睡吧。”我撑不住了,第二天还要上班。

“你先睡,我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些。”她说。

“你看,我到沙发上睡。”我说。

“那我就不看了。”她说。

“那你看吧。”我和衣侧身而睡。

一连等了十几天,不见她的前夫来扰,我不能在这个环境里长时间生活,对于她睡衣里闪动的玲珑曲线,我是有想法的,但是理智和对林青青的忠诚阻断了我原始的本能。我担心哪一天酒喝多了会做出自己在清醒状态下不愿意做的事情。

“有雨,看来你的前夫只是吓唬吓唬你的。我想明天回到安塘街自己租的房子住。”我对她说,她好象没有听到我的说话,注意力在电视剧卿卿我我的对话上。

“我想明天回去住。”我再重复一遍。

“好吧,但愿他永远从我的眼里消失。”她说。

外边突然起风,风将太阳能热水器悬挂的水管刮得噼里啪啦响。窗外的雨蓬试图阻挡风势,但是风的力量太大,雨蓬发出了极其悲惨的声音,像爆胎的车轮滑行的声音。不知道哪家的花盆没有放好,被大风掀落,发出的声响极度刺耳。如果有人从下面走,危险的程度不言而喻。

整个大楼都像在摇摆,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大风疯狂地肆虐,暴雨跟后就来。楼下昏暗的路灯灯光照样显示出暴雨的轨迹,一会而随风向东,一会向西。

“台风来了,我最怕东莞夏季的台风天气。”秦有雨说,声音瑟瑟。

“别怕,有我。”我安慰她说。

突然没有了电视,可能是有线电视中断了信号。她叹了一口起,身体歪在我的肩上。

“会不会停电?”我问。在南塘市想这样的风刮起来,很快就会停电的。

“会的,我有蜡烛。”她起身走到书桌,拉开抽屉,拿出一根红色的半截蜡烛。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一声连着一声。

“谁啊?”秦有雨拿起门铃话筒说。

秦有雨接电话的表情有明显的变化,从平淡到眉头紧锁。她用手捂着送话器,小声地对我说:“他来了,怎么办?”

我设计了几套他来的时间,没有想到他在台风骤起的时候来到。这不是一般的男人,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紧了紧自己的裤带,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关键是需要冷静,我对自己说。

“怎么办啊?”秦有雨催我。

“你把门打开,叫他上来。”我说。

她按照我的意思做了,遥控打开了下面楼梯的门,同时打开房门。

为了防止不侧,我将随身带的刀子打开,别在裤腰带后面,长长的衬衫雪藏着锋利的刀刃。不到最危险的境地,不拿出刀子,我对自己的力量和手脚有信心。

他重重的脚步震亮了楼道声控灯,这个时候我是秦有雨的临时老公,为难地进入了情节,双手紧紧地搂住秦有雨,想给她镇定和力量,同时我的双手感觉到柔软、温暖和心脏快速地跳动。

他很快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雨水湿透了他的衣服,衣服裹着他骨瘦如柴的身体,一副丧魂落魄的可怜样子。只有手中的一束玫瑰还算精神,红红的花瓣上挂着雨滴。

对于这样的男人我不需要如此警惕,他不是能格斗的那种男人,是有心计算计女人的男人。

应当说他选择的时间和方式都是绝佳的,是经过刻意安排的。但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应当知道重伤女人的心是无法挽回的。

“你来干什么?杜晓平?我们都结束了,别来烦我。”秦有雨冷冷地说。

“他是你什么人?”他的眼睛露出凶光,可能我手的位置激怒了他。

“他是我现在的老公。”她回头深情地看我一眼。

“你骗我,我打听过了,你没有老公。”他说。

“老公要在脸上写字吗?希望你离开,越快越远越好,别骚扰我们的幸福生活。”我一字一句地说。

“我骚扰?别搞错,她是我的老婆。有雨,跟我吧,我现在很有钱。”他向她哀求,并递上他的玫瑰。

我顺手接过来,随手扔了出去,说:“她原来是你的老婆,但是现在是我的,如果你再在这里耍无赖,别怪我不客气。”我说。

我把秦有雨往屋里推,立在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之势。如果我真的是秦有雨的老公,我必定走出门狠狠地揍他一顿。毕竟是临时老公,吓吓他。

“秦有雨,你是b*子,他是你的野男人,有机会我找一万个男人来cào你。”他跌跌撞撞地下了楼,嘴不干净地走了。

受了巨大语言侮辱的秦有雨趴在她的床上呜呜哭个不停,我不知道怎样劝她,也不知道刚才的表演她满不满意,只好陪在她的身边,让她的情绪尽情地发泄。

突然灯灭了,电停了,台风终于让人感觉到它的威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该死的半截红蜡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