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42章: 少妇的妩媚

《盛世的竹篮》

第42章 少妇的妩媚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乡吃家乡菜是一种情感的享受,我想康茵和我一样,都有这样的感觉。

秦有雨和史湘丽也认为徽菜很好。每个人都相互称赞对方点的菜。秦有雨不知道什么叫牛鞭,她问康茵:“牛鞭是不是牛的尾巴?怎么吃起来不像啊?”

史湘丽笑得喷饭,康茵也忍不住笑低了头。她很快止住了笑,头伸到秦有雨的耳朵边叽咕了几声,秦有雨听后两颊绯红,不好意思地用手捂着眼睛,并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

秦有雨不喝酒,通常都是以饮料代酒的。康茵上次也只是坚持喝了一点,也只能尝一尝。史湘丽能喝,她今晚的情绪特别好,我和她平分了一斤白酒后,各喝了一瓶红酒。不是秦有雨劝阻,又要开两瓶红酒。女人能喝五两的准能喝一斤。如果使出障眼法,那就非常厉害。凭着步入社会好几年的经验,感觉有四种女人最能喝酒,一是推销酒的,如果是丹凤眼就更能喝了;二是夜总会陪酒的,喝得多挣得多;三是当了小官还要往上爬的,利用喝酒献媚;四是把喝酒当游戏的,天生就能喝。表面上史湘丽应归到最后一类,本质上等同于第三类。

三个女人一台戏,席间我没有插嘴的机会,静静地听她们谈生活琐事,谈穿着打扮,谈各自用的品牌。

散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从包厢走到酒店的院子。院子的灯光很暗,甚至比不上皎洁的月亮。外边凉风习习,毕竟是立过秋了,秋老虎再厉害也不敢在晚上活动。秦有雨抱着我的胳膊,如小鸟依人。

“秦有雨,不要那么亲密好不好?我们嫉妒。”史湘丽说。夜晚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不说还好些,说了秦有雨把我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头靠在我的肩膀。

康茵临时充当出租车司机,先把史湘丽送了回去。然后按我们的要求把我们载到路边。

呼啸而过的车子都载着人,没有一辆是空的,也难怪,夜深了。

“到我那里住吧,我住的地方有空床。”她说。

“算了,我们找一家旅馆。”我说。

“不必花那个冤枉钱,我那里比旅馆不差。”她说。

这我相信,一个亿万财富的老板建一个五星级宾馆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就在康总那里住吧,不要叫康总送来送去的了。”秦有雨说。

“好吧。那就给你添麻烦了。”我说。

“客气了,谁叫我是你的老乡呢?”她说。

有了目的,车子扭过头,像睡好的兔子快速地奔跑,几分钟就到了森林萤火灯饰股份有限公司门口。

大门自动开了,进门左拐,过了十几排厂房,有一幢带有院子的四层楼房。

康茵把车放在院子里,招呼我们上楼。她住在二楼,她把她隔壁的房间打开,说:“有时候老家来人就住这,方便。”

我看了看,和宾馆房间布置差不多,但很宽敞,房间里摆了一组沙发,一套桌椅。光滑的桌面上摆放着做工讲究的紫砂壶茶具。

“怎么样?”康茵问。

“感觉不错。”我说。

“我让我的保姆给你们送一瓶开水。”她说。

“不早了,别打扰保姆。”我说。

“她不会睡的,准在看电视,这个女孩就是个电视迷。”她说。

“我跟小保姆一块睡。”秦有雨说。我理解她,在人家家里,所有的想法都要收敛。

“你们不是一对情侣吗?”康茵说。

“也是也不是。”秦有雨说。

“我知道了,对不起。”康茵说。

康茵的保姆住在一楼,她送上水瓶后带着秦有雨下了楼。秦有雨下楼的时候诡秘地看了我一眼。

我反锁上房门,脱了衣服,luó体进入卫生间,准备洗一澡。

卫生间很大,安放着一个带有按摩作用的浴缸。我放满水,将芳香的浴液挤上一点,然后缓缓地走进去,先缩下身子,然后躺着。

打开按摩水流阀,六股强水流从颈部臀bu和脚的部位射来,特别射向脚的水流,猛烈地挠脚心,特别爽快。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成绩差的同学经常问我作业,我毫无保留地辅导他们,交换的条件是让他们挠我的脚心。最后让女班主任知道了,她狠狠地给我一巴掌。为了泄愤,小小的我夜里偷偷起来把班主任家菜园里的黄瓜秧子全部拔掉。她做梦都不会想到是我干的。

水流按摩真的舒服,我翻过身,想让上面的水流冲冲胸膛。不料中部的水流直接射向我的要害,我的要害开始变得强壮,迎着水流而上。

“咚咚”,有敲门声。可能是秦有雨,这一进来就自投罗网了。

我当敲的是外边的门,准备到房间穿上衣服开门。

我的要害继续强壮。

等我拉开卫生间门一看,是穿着睡裙的康茵,我的全部都被她看到了,我慌忙缩到卫生间,关上门。

是我听错了敲门声音,不然也会用毛巾盖着。

怎么是她?她怎么进来的?

我的要害瞬间恢复了常态,心在剧烈地跳。我怎么不问声是谁呢?猪脑袋。

门又半开,伸进一支手,手里是我的内裤。“穿上吧,我什么都见过,没有关系。”她隔着门说。

我穿上内裤后走了出来,再麻利地穿上衣服。

“你怎么进来的?有事吗?”我问。

康茵指了指床那边的落地窗帘。我过去拉开,原来是推拉门,打开,是一个阳台,共用的大阳台,只要她的推拉门没有扣上,从这里就可以进入她的房间。

“有事吗?”我再问。

“天凉了,我来给你送条毛毯。”她轻柔地说。

“谢谢。”我说,注意到她的睡裙是无肩带的,靠着腋下位置的短拉链固定在身上,如时装模特穿的晚礼服。

“我走了,晚安。”她甜甜地说,走后留有余香。

我很快进入梦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康茵突然从窗帘钻出,还是昨晚的装扮,有变化的是睡裙的位置低了一些。

“睡得还好吗?”她关心地问,声音很温柔。

“都睡死过去了,你呢?”我揉揉眼睛,借着窗帘空隙穿过来的侧光,我看到了她一张松弛的脸,没有任何脂粉,和白天不一样,是张真实的脸。

“那就好。”她转身抬手拉窗帘,像变魔术一样,妩媚的睡裙滑落到地毯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丝不挂的黎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