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46章: 尴尬的中秋

《盛世的竹篮》

第46章 尴尬的中秋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了秦有雨的日常料理,我并没有清闲,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为了得到更多的收入,能自己制作的不叫下属制作,常常深夜才归。起运广场的保安经常被我喊醒开门,他们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牢骚。我才不管他们呢,保安在我的眼中就是要看好门开好门锁好门的,职责范围之内的事。

康茵真够意思,除了把自己的业务交给我做之外,还主动给我联系了好几家生意。每次我提出请她吃饭都被她拒绝,这令我不解。我让南塘的朋友给我邮寄几斤上等的南塘瓜片,准备给她送去。

“茶叶送给谁的啊?”秦有雨问。她不知道我要送给康茵。

“康茵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一起给她送去。”我说。

“茶叶能拿出手吗?”她问。

“是土特产,主要表示个意思,人家什么也不缺。”我说。

“那好吧。不过明天就是中秋节,要不要送点月饼?”她说。

“对啊,还是你心细,我天天忙,怎么把中秋节忘了?原来我是准备给父母寄钱的。”我说。

“等会上班从街上顺便寄不就行了,我来寄,给我一次向你父母表示心意的机会。”她说。

“算了,我们各寄各的吧。”我说。从内心讲要谢谢她,不过我不想欠她这份人情。虽然在一块,但喜欢是代替不了爱的,我现在从没有和她走到底的打算。也许将来有一天我真的由喜欢转化为爱,那时再说。

公司很讲人情,中秋节每人一份二千元的红包,人人都一样,没有高低之分。中秋节这天是没说放假的放假,可以来,也可以不来。

吃过午饭,我和秦有雨提着南塘瓜片,先到超市买月饼。月饼在超市的显著位置,摆了长长的一条,包装很诱人。便宜的有几十元的,贵的有十几万。十几万一盒月饼,令人瞠目结舌。我请超市的小姐打开让我看看,她说只有买才能看。我估计里面是金条,是厂家专门替行贿者着想的,机关算尽啊。

我买了几盒中档月饼,是牛肉馅的,我知道康茵喜欢吃牛肉。

东西太多,坐中巴上下不方便,我喊来了出租车司机柳成仁。他惊讶地看着我大包小包的,说:“走丈母娘家?”

“别瞎扯,去看一个朋友。”我说。

车快到塘厦,我给康茵打一个电话,说明来意。她说我的做法没有必要,但是她在电话中还是感谢了我。她现在在公司接见一个法国的客户,让我们把东西直接送到她的住处。

按照康茵的意思办好后,我们没有到她的公司打扰她,掉转车头返回。

秦有雨到超市买了很多新鲜菜,她说要我好好品尝她做的湘菜。

在我的感觉中湘菜除了辣还是辣。据说辣椒吃多了会容易让人上火,但对秦有雨不起作用。我看她温柔似水,从来没有看到她瞪过眼睛。她的前夫真是不珍惜。

租房的学生都出去混去了,客厅里只有我和秦有雨,清净多了。

自从和秦有雨在一起,我的手机就调成有声的,有时候公司来电话她可以帮我接。

我从楼下倒垃圾上来,秦有雨说:“今晚有人请你吃饭,你去吗?”

“谁啊?”我问。

“你猜。”她边炒菜边说。共用厨房的油烟机不太好,刺鼻的辣味呛得我连连咳嗽几声。秦有雨扑哧一笑,接着说:“还说自己比湖南人还湖南人呢,我看你啊就是吹牛。”

“谁啊?快说,说话怎么说半截?是不是王家宝?”我说。

“看把你急的,不是王家宝,是史湘丽,没有想到吧?”她说。

恶心,怎么是她?

“她说等会还打电话过来。”秦有雨说。

她话没有落音,电话来了。

“是史湘丽吧?”我问。

“是不是想史湘丽了?我是你老乡康茵。”康茵说。我应当等对方说话才说啊。

“对不起康总。”我说。

“没有关系。我刚送走法国客人,在往东莞的路上。今晚有时间吗?我请客。”她说。

“噢,刚才史湘丽打电话也是说请客的事情,是秦有雨接的。”我说。

“你现在在哪?”她问。

“我在家,你来我家过中秋吧,秦有雨在,等会我也叫上史湘丽。”我说。

“你家在哪?”她问,说明她同意了。

“你找辆出租车带你到安塘街,等会我去接你。”我说。

刚放下康茵的电话,史湘丽的电话来了。

“赵欣鑫,中秋月亮圆啊,今晚请你赏月。”她说。

“今晚康茵来,你来吗?”我说。真的不想请她过来,但是又不好回绝她的邀请,只好邀请她了。

“好啊。”她说。没有想到她爽快答应了,莫非康威把他甩了?

“你们老总呢?是不是回台湾了?”我问。

“是啊,原来说好了要聚餐的。他今天中午坐包机回的,听说他妹妹林青青回到了台湾。”她说。

“你没有跟他一起去?”我说。从她的口中知道了林青青的行踪,心中又情不自禁地泛起对林青青的思念。

“你想让我头挨一个包啊,他是有老婆的,大哥。”她说。

“你来吧,天快不早了,到东莞安塘街街口,来时打我电话,我让秦有雨接你。”我说。

估计康茵快到了,我下楼散步到安塘街口。

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一阵凉风吹来,我打了个颤。望着街上三三两两的情侣,我想林青青也许找了朋友。本想给她一条短信,祝她中秋愉快。算了,别打扰她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是。

康茵还没有到,我在街口来回晃悠。此时一轮圆月升起,各种灯光仿佛都失去了精神丢了魂。月亮伸出玉手,悄悄的温柔给予每一个多情善感的人。

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青青啊,你是否在高雄望月思乡?

史湘丽迟走的都比康茵早到了,我让她等会,我给康茵去个电话。她说前面的司机带错路了,马上就到。我想也许是带路的司机有意绕路。

史湘丽和康茵到了我寒碜的出租房并没有在共用的客厅坐下,而是走到我的房间。我留意她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床上的两个枕头上。

“赵欣馨,你金屋藏娇啊。”史湘丽快人快语。

我没有搭她,瞥了一眼康茵,恰好遇到她的目光,目光中似乎有疑问。我目光迅速地躲开,感觉好尴尬。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怜悯引领着脚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