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49章: 心醉后的心碎

《盛世的竹篮》

第49章 心醉后的心碎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康茵的车子进入森林萤火灯饰股份有限公司大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她。和上次不一样,感觉自己像是一只雪地里的羔羊,被康茵抱了回来。

事与愿违,十五的月亮十六无论怎样也没有能圆起来。上次的强壮不见了,我提不起一点精神。尽管我对这位老乡的情感经历怀着同情。

康茵并不是那种宁愿男人抱着别的女人想她也不愿意男人抱着她想别的女人的女人。她不知道林青青今晚与我们在塘坑水库边擦肩而过,但是我估计她应当知道是她让我更加想念林青青。

清晨我走到阳台,晨露挂满了阳台外边的凉衣架。那几棵法国梧桐开始飘着黄叶,地上盖了厚厚的一层。我甚至觉得动物不如植物,就像这法国梧桐,明年春季它照样可以枝繁叶茂。

喜鹊依旧朝阳台叫,我的心烦死了。现在的耳朵听乌鸦嗓子才正合适。

我扭头看了一眼康茵,她还在睡。昨夜她的主动可能耗尽了她的体力和精力。让她睡吧,睡觉是女人对自己最好的保养方法。

我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出去,走出小院子回头看,康茵站在门前,她醒了。

她没有喊住我,只朝我挥了挥手。

在塘厦镇的早点摊上,我喝了一碗稀饭,吃了两个包子和一个茶蛋。我吃得很慢,要是能等到林青青最好,我多想清清楚楚地看她一眼。

林青青清楚是她哥哥的阻拦我才不得以离开,也曾称病与她哥哥相抗衡。我不怪她,所有的情节都是我一手导演的。但是对于她找的贾献芝,我一点不满意。

没精打采地回到东莞,我直接去了公司。

“怎么昨晚没有回来,是不是喝多了?”秦有雨关心地问。

“我喝多了管你屁事。”我没有领她的情,说出了粗话。

“现在好些了吗?要不要我上街给你买几瓶葡萄糖?”她问。

“不需要。”我话里带着枪药。对于秦有雨的温柔和体贴,现在看来都是莫名其妙地对我和林青青感情的阻挡。

“哦,刚才王家宝问你呢。”她说。

“我又没有死掉。”我没有好话,看什么都不顺眼。

到了王家宝的办公室,他笑着招呼我坐下,说:“听秦有雨说你昨晚到了厚街,厚街的美女多啊。”

“什么事情?王头。”我问。

“好事情。你的家乡黄山市来人啦,他们是来制作画册的,人现在住在宾馆。”他说。

“好,什么时候去?”我问。

“就现在,你要不回来,我就打你电话了。”他说。

我知道我的老乡和我一样都能喝一杯,担心我和王家宝陪不起,喊来了塘厦的史湘丽,又能喝,又是女的,能劝酒。

老乡见老乡,总有说不完的话。

“你们南塘市最近几年变化很大啊。”带头的侯主任说。他可能不知道我离开南塘不到一年,一年能变成什么样子?不错,这几年搞经营城市,南塘市的变化不小。什么经营城市,实际上就是卖土地。有了钱,谁不在自己的脸上贴金子?

“你去过?”我问。

“去过,就上个月去的,你们的市政府办公场所真是一流。”他说。

“是啊,我去年在当市长秘书的时候才动工,现在到完成了,真是神速啊。”我说。

“你当过市长秘书?”史湘丽的眼睛突然放光,插嘴说。

“是啊,那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说。

“你们市政府占地好大一块,办公楼只有两层,楼与楼之间用天桥相连,远远望去,像是宫殿。”侯主任说。我不知道他是褒扬还是有其他意思,也不为自己没能在里面办公而感到后悔。哎,穷地方,就是显摆。

在喝酒的你来我往中史湘丽发挥了关键作用,从中午喝到下午四点,喝了八斤五粮液。

来客都被喝得东倒西歪,王家宝也喝躺倒了,我有史湘丽的全力保护,没有喝得失态,但感觉偏多。

把老乡送到房间,拉拉手,让他们晚上自己随便吃点,我就不过来了。走出门,史湘丽抱着我的一只胳膊,说:“赵秘书,给我开一个房间。”

“算了,我帮你打个的,你回家吧。”我说。林青青都回来了,我估计康威应当回来了。

“不啊,我是你请来的。”她说。

“那我现在就请你回去,我送你。”我说。主要担心她这个二奶当得不称职。

“这还差不多。”她说。

史湘丽把我招呼到出租车的后排,她也跟了进来。一进来,她是手就不老实。

“好热。”她咬着我的耳朵说。

“酒喝的,回去洗洗澡就好些了。”我说。

“不是,我是说那个意思。”她说,手搭在我的腰间。

我装着睡了,任她捣鼓,反正塘厦很快就到。

史湘丽眼巴巴地看着我回头。我没有直接回东莞,对司机说从塘坑水库大坝和芒果林边绕一圈才回去。

老路旧情,触景生情。西落的太阳斜照在我和林青青倾情相爱的那房间阳台上,反光的玻璃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景,也许贾献芝就在那个房间。我现在是一个外人,只能从门外静静地观望。一想到林青青彻底从我的身边走开,不觉潸然泪下。

欣鑫,爱情是自私的啊。深藏的情感像汹涌的波涛拍打着自己是身体,我为什么要放手?

青青,如果你真爱我,你也知道我的痛苦选择,你就不能紧握我的手不松开吗?

回到出租屋,秦有雨饭菜烧好了,正等我。

“回来了,下午到哪去了?”她问。

“我到哪去要向你请假吗?”我蛮横地说。

“吃饭吧,饭菜都有点凉了。”她说。

“没胃口。”说完倒头就睡。

胸闷气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感觉浑身不舒服。一想到林青青,心如刀削,片片如秋风中的落叶。我终于明白自己并没有对林青青真正地放手,那样做是自欺欺人。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戴上摩托车头盔,准备到外边找个幽静的地方散散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的泪你的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