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0章: 我的泪你的爱

《盛世的竹篮》

第50章 我的泪你的爱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除掉所有的扣子,夜风鼓起我的衣衫,摩托车像匹懂得主人意思的快马,穿行在东莞的大街小巷。

出了城区,鬼使神差地直奔塘厦。

酒精燃烧着记忆,血液像车速一样飞快。后飘的衬衣猎猎作响,我在腾云驾雾,我要冲破金簪轻划的天河,什么也拦不住我。地规我都不怕,还怕什么虚无缥缈的天上戒律?

星月含羞躲进乌云的怀里,偷情的情侣在塘坑水库大坝的偏僻之处的激情暴露在我强烈的车灯之下。不会有人在意我摩托车一闪而过的灯光,他们根本就没有提防。

在芒果树林的一角我停下了,望着林青青家那熟悉的小楼灯光,思绪磅礴。突然二楼的灯光灭了,我热烈幻想的心随之冷却了下来,再熟悉的也成了现在的陌生。

现实让我不得不收回目光,选择一块草地躺下,经过秋露的小草特别柔软,像是女人的身体。

月亮从乌云中钻了出来,眨了眨中秋劳累的眼睛,又钻了进去。

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慢慢地梳理乱如麻的思绪。

什么是爱?

当一个人在回忆的时候,能够在记忆中随便翻到他或她给予的激动,就是爱。如果翻来翻去仍然是一片空白,那就不是爱。能够回忆的激动都是刻骨铭心的,无爱的所有接触都像是沙滩上的脚印,真爱即使如语言在人生中像指引的灯塔,永远不忘。

走吧,这块地方不属于我了。

我跨上我的摩托车,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很刺耳。是否惊醒林青青的睡梦?

摩托车如同箭一样离开了弓,不能再留念这个地方,我的胸膛她现在是不会感到温暖,让美好永远埋在心底吧。我是男人,男人不能被情感击倒,如果林青青知道我这个熊样,都会不齿的。

突然从巷口急驶过来一辆车,刹车已来不及,左边是隔离绿化带,右边刚好有一辆车占着车道,情急之下我想在横过来的车子和隔离带的空隙中穿过去。

哐啷一声,我撞在隔离绿化带上,后面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头感觉很重,胳膊和腿缠着绷带,我试着翻身,刀戳一样的痛钻心。

“江子,不要动,慢慢会好的,我和你爸爸一辈子没有做过亏心事。”慈祥的妈妈喊我的乳名,妈妈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我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

我一支手紧紧地抱着妈妈皱巴巴的手,妈妈的另一支手在我的脸上,帮我抹去眼泪。我看到了妈妈眼泪在眼眶里,我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嚎啕大哭。

亲爱的妈妈啊,我没有让你享到福,却让您一大把年龄来看我。

我的哭声惊动了惊动护士,护士喊来了医生。医生仔细检查了我,对妈妈说:“你儿子恢复还不错,后脑的血块自己已经吸收了一大半,他很坚强。”

“好、好、好,让大夫费心了。”妈妈一手抚摩我的泪脸,一手拉着医生的手。

门开了,林青青进来了,穿着西瓜绿风衣,里面穿的是在火车上相遇穿的黑色羊毛衫和低腰牛仔裤,盈手可握的小蛮腰可人。

“江子,是这丫头把我从南塘接过来,她天天在这陪着你,呼喊着你的名字。”妈妈动情地说。

我望着嘴角挂着亲切微笑的林青青,感激的眼泪慢慢地滚落。

她走过来,温柔地说:“睡醒了?我说你一定会醒的,欣鑫,好了过后我们一起到高雄去,再去日月潭,你不是说要去台湾吗?”

我的泪水止不住,她拿出纸巾慢慢帮我擦,离得很近,她呼吸如兰。

“别哭,你不是说要带我到你们南塘吗?我去过你家了,你家屋后的淝河很美,我能想像出你小的时候很顽皮,那宽敞的小河湾就是让男孩子学皮的。”她声音很轻,像一首哄孩子睡觉的儿歌。

我点了点头,止住了泪水。

“这就对了,你还要陪我去看我最喜欢的西湖,你不是说我是西子吗?我要和西湖比一比。”她说。突然我发现她的眼角上挂着泪珠。

“丫头啊,不要流泪,江子不是醒了吗?”妈妈说。

“我睡了好长时间?”我问妈妈,说话还是有些吃力。

“睡得很长,一个半月,是不是做了很长的梦?”青青笑着说。

“一个半月?我怎么吃的?”我问。

“像奶孩一样,需要喂,都是丫头喂的。”妈妈说。

我看到青青羞红了脸,她没有理解妈妈的意思,妈妈把汤勺省略了。

我没有说什么,目光尽是感激,紧紧地握着青青的手。

以后我慢慢知道那晚我被好心的塘厦人送到了医院,好心人从我的信息中查到我保留唯一的一条信息,那是我在北京时林青青发给我的:欣馨,睡不着,想你。

好心人按信息上的电话号码拨,开始没有打通,一大早又打,通了。林青青得知后火速赶到医院。

在东莞认识的所有熟人都来了,秦有雨、康茵、史湘丽、王小娥、王家宝、夏冲、赵容、康威、柳成仁等等都来了,连租房给我的老头也来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我被摔坏了小脑,脑中有很大一块淤血,压迫神经造成昏迷不醒。

“我不是带着头盔吗?”我问林青青。

“头盔是劣质产品,生产头盔的厂家已经被封了。”她说。

“哪里生产的?”我说。

“不是东莞生产的,是长江边上的一家乡镇企业生产的。”她说。

为了我能够得到更好的照料,她说服了很多人,把我从塘厦转到她曾经住过的广州广爱医院。然后又亲自到南塘把我母亲接了过来。

她说她要让我在熟悉的环境中养伤,她相信我一定能醒过来。

上帝啊,万能的上帝啊,青青是不是你的使者?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冬天冬天我爱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