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2章: 冬雨柔情能断肠

《盛世的竹篮》

第52章 冬雨柔情能断肠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说破嘴皮,最后院长终于同意我出院,不过主治大夫要求我三条:一是不能劳累,二是不能激动,三是不能休息不好。他要我一个月后来复查一次。

总共花了三十七万住院费,公司给了五万。林青青要付我没有让,她为我付出太多了。令人可喜的是,在我住院期间,雄鹰竟然涨了两倍半,净赚了二百三十万。

妈妈知道我只租一间房子,住不下。我让妈妈住宾馆,她不肯,怕花钱。我跟妈妈说儿子现在有钱了,她说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还叫有钱。妈妈坚持要回去,那里有爸爸需要照顾,有妈妈适应的环境,我同意了。

林青青担心我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就不让我陪妈妈回老家。叫一个人送妈妈她不放心我也不放心,于是她就主动提出自己要送我妈妈回去。

“我这次送就不回来了,在你家陪阿姨。”她跟我开玩笑。

“你快去快回,我们那冷得很,比不上东莞天气。”我说。

“需要带什么回来?”她问。

“我的大小姐,旅途带东西是最不方便的,就算了。”我说。

“我要带回来吃啊。”她说。

“那就带些家产的南塘腊鹅和雪里蕻吧。”我说。

“雪里蕻我们这里也有啊,台湾也能买到啊。”她说。

“妈妈腌的味道不一样。”我说。

“那是,还有什么?”她问。

“带些南塘瓜片。”我说。

“还说带东西不方便,让我带这么多。”她撅起嘴,嗔怪道。

“算了,算了,南塘瓜片就算了。”我连忙说。

“没事,我从我哥哥公司喊一个人陪我。”她说。

“不会是贾献芝吧?”我开玩笑说。

“你想哪里去了?”她用手指在我的额头狠摁了一下。

我把妈妈和林青青送到了广州火车站。临别时妈妈掏出两块袁大头洋钱给我,说:“江子,这是我和你爸爸结婚的时候他给我的,你拿着吧,这能保佑你。”

我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我接过洋钱,暖暖的,我小心放进里面衣服的口袋。

老天开始起风,风有些冰凉,不过太阳依然光芒四射,尽管天上有几块乌云。

从广州回到东莞安塘街的出租屋,在要上楼的刹那间我没有抬脚。

在我苏醒后就一直没有看到秦有雨,她现在还在里面住吗?如果在里面住,我该如何让她搬走?直接说肯定说不出口。她没有到医院去照顾我,肯定知道林青青在陪我。

顺其自然吧,我慢慢上楼,往常都是一步几个台阶,现在还不行,那天抱起林青青其实是逞能。

敲门,那个男学生把门打开,他看到我很惊讶。

“大哥,你出院了,我听嫂子说你出车祸了,很严重的,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我问嫂子你住在哪里,她不告诉我,不然我一定去看看你。”他边说,边帮我提从医院带回来的小东小西。

“谢谢。你嫂子呢?”我问。

“她有一个月都没有来这里了,她没有服侍你?”他问。

我没有回答,直接进了房间。房间整理得整整洁洁,井井有序。窗帘换成淡绿色,枕头、被单、被子都换成新的,两个枕头交叉在一起。

我打她电话,停机了。我有一种预感,她有可能离开了公司,不然她的手机是不会停的。

我顾不上身体,小跑下楼,然后打的赶到公司。

王家宝见到我,很陌生的样子,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

“赵欣鑫,是你吧?”他说。

“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孙悟空。”我说。

“出院也不来个电话,公司派车去接一下。”他说。

“不必了,公司已经给予很大关照。”我说。

“腰还好吧,能不能做那事了?”他说。

“哈哈,应当没有问题。”我笑了笑。

寒暄过后,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秦有雨的位置坐上一个新面孔,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

“我是赵欣鑫,请问你是?”我问。

“哦,我是新来的,叫李吉月。”她站起来说。

“秦有雨呢?”我问。

“我不认识,来的时候这里没有人。”她说。

我立即下楼赶到新芬路的宝积巷,到了她租住的房子,在楼下按门铃,是一个男的声音:“谁啊?”

“请问秦有雨住在这吗?”我语气极其柔和,也许她找个朋友。

“什么秦有雨阴有雨的,我不认识。”门铃里的声音想把门铃涨炸。

我是不是按错了?我看准了重新按了一次门铃。

“谁啊?”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没有回答,免得挨骂,赶紧走开。

刚走出小区,纷纷下起了雨,雨点好凉。刚才还是晴天,天气怎么了?我仰望着天空,先前的那几块乌黑的云已经稀释,布满了天空。

我在秦有雨第一次请我吃饭的小饭店坐下,要的菜和她请我的一样:十块臭豆腐,一盘红烧鸡翅,一盘炒豆角。

我还要了一瓶劲酒。好长时间没有喝酒了,酒真香。喝了一瓶,再向老板要一瓶,正要打开,耳边似乎有她在说,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啊。对啊,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把酒还给了老板。

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秦有雨叠好的床上,有些感慨,她是温柔贤惠的女人,为什么好女人的命运多舛?

她也许料到我回来的时候天冷,放了一床被子,背面是全新的,绣着鸳鸯。

我在盖被子的时候,感觉被子里面有东西。拿出来一看,是厚厚的牛皮纸信封,直接撕开,掉落两小捆钱和一张纸,纸上写道:

亲爱的欣鑫:

一辈子在心里我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要恭喜你,恭喜你身体痊愈。

我走了,走得很远,不在东莞。自从林青青回来,我就感觉东莞这座城市对我好陌生好陌生。我多想在你的身边照顾你,但是不能。我想只有林青青的声音才能唤醒你,我没有和她争,也没有资格和她争。

看到这里,我的泪滚落到信上,她娟秀的字体有些模糊。我继续看。

和你在一起,我终身难忘。看到你的昏迷,我回来的时候眼泪都哭干。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男人。每次看到你加班很晚,我都心痛,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昨天我偷偷去看你的时候,看到你和阿姨、林青青有说有笑,我心头上压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欣鑫啊,我有个秘密告诉你,我收到了林青青的信息没有对你说,还用你的手机回了信息。你能原谅我吗?

这两万块钱一定要收下,是我一点点心意。

还有一个建议,保重身体,钱是慢慢挣的。

看完秦有雨的信,我失神良久。有雨啊,我能理解你选择离开,可为什么要离开东莞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力养人别下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