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4章: 心灵感应中的激情

《盛世的竹篮》

第54章 心灵感应中的激情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感情没有障碍,如同小溪没有阻拦,欢欢快快地唱着歌儿直奔江河,融入永不枯竭的浩淼海洋。

康威这样快就同意林青青和我这漂泊的男人相处是我没有想到的,和当时的排斥相反,突如其来的消息是令人畅快的喜讯,持久战的心理化作一缕青烟随风散去,我谨慎的思考成了思考的多余。

“感觉东莞怎么样?”林青青问。

“东莞没有太多的感觉,不过某个东莞人让我死去活来。”我说,故意斜看了她一眼。

“谁啊?”林青青明知故问。

“你猜?”我也学会卖关子了。

“是秦有雨吗?”她说。

她的一句话让我回味她来到之前看到秦有雨留下的文字,如果真是像她文字中所说的那样,即使她走得无影无踪,我内心无法安定。

“肯定是喽,都不说话了。”她说。

“不是,是你。”我干脆地说。就是因为爱林青青那么深,才把她哥哥的话放在心上;若不是痛苦的忘却,我也不会和秦有雨那样。

“晚上和我一起回塘厦好吗?晚餐的时候我把哥哥喊来。”她说。

“听你的。”我说。

“现在就走?”她说。

“好啊,不过你带我先到证券公司去看看。”我说。

“赚钱了吧?”她问。

“是啊,赚了三百万。”我说。

“挺成功的啊。”她说。

“运气好,赶上了好时机,是东莞一位老乡介绍买的。”我说。

“呵呵,现在在股票市场中买丑狗屎都会涨的。”她说。

“你买了吗?”我问。

“没有,主要是没有时间。”她说。也是啊,她从回东莞后紧接着就照顾我。

进入腊月,来证券公司的人比原来多了很多。可能是赚钱效应,人人都想腰包快速地膨胀。

我留意我的雄鹰,一直在高空盘旋,没有涨也没有跌。近几天盛传要加息,我觉得这不是空穴来风,决定全部把股票抛掉。

当我按卖出的确认键时候,心砰砰地跳,这一卖,我就拥有三百多万的现金,三百多万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这不是巧食,主要是在东莞挣的近百万元打下的基础。如果在南塘,没有钱只能眼望着股票向上涨。

当天卖的股票当天拿不到钱,好在我的股票帐户还有二十万资金,是留着应急的。我把二十万转到银行,准备到商场给林青青买一件象样的东西。

出了证券公司,林青青说:“在网上也能买卖,何必到证券公司?”

“宝贝,穷惯了啊,现在是三百万的大数目,在网上买卖,担心木马病毒窃走我的密码。”我说。

“哈哈,杀毒啊,用软键盘啊。”她说。

“我知道,但没有在证券公司放心。在证券公司如果丢失了,能找到头。”我说。

“现在没有其他事情了吧?”她问。时间不早了,显然她要急着回去。

“从商场绕一下。”我说。

“准备买什么好吃的给我?”她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说。

到了商场停车场,让林青青等会,我径直跑了进去,直奔名表专柜,买了一款价值不菲的劳力士女表。

“看把你累的,买的什么?”她问。

“晚上告诉你。”我说。

“现在啊,不要让我急”她说。

“走吧,就是晚上告诉你。”我说。

奔驰车悠闲地驶出东莞市区,车内空调的温度设置正好,播放的轻音乐和淡淡的香水一样温馨。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闭着眼睛享受着一切。

“睡着了?”林青青用手捏了捏我的大腿。

“没有啊。”我说。

“晚上我也送你一样东西。”她说。

“什么东西?”我问。

“和你一样,晚上才告诉你。”她说。

“好吧。”我说。

车子上了塘坑水库大坝后不久拐入芒果树林的幽深小道,这是一条熟悉的道路,散落着我相思的痛苦和相拥的快乐。

三层古色古香的小楼在芒果树林里显得很安静,院子里月牙形的荷花水池跟镜子一样。林青青牵着我的手从水池边经过,水中有林青青的倒影,荷花一般。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康威和贾献芝早早地来到,可能是林青青在我到商场的时候通知的。

“你好,赵信鑫。”康威伸出手。

“你好。”我说。我留意康威身边的贾献芝也从沙发上起身,脸上堆着复杂的笑容。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康威问。

“承情问还好。”我说。

“去洗洗吧,我们马上吃饭,就在家。”他说。

林青青拽着我到洗手间,偷偷地对我说:“对贾献芝客气点,不要把过去的事情放在脸上。”

落日的余辉斜照在小楼的窗户上,留下斑驳的金黄。菜上桌了,是地道的湖南菜,林青青婶婶做的。

喝酒随便,气氛有些冷清。

“你在南塘市政府干过市长秘书,是吧?”康威问。

“是的。”我想是林青青告诉她的。

“哥哥你怎么知道的?”林青青问。原来不是林青青说的。

“哈哈,你哥哥听史湘丽说的。”他说。

康威没有接着问了,他和贾献芝谈公司的事情。林青青担心我受到冷落,让我吃这吃那。对于湖南菜,我特别喜欢,主要是喜欢菜中的辣。

吃过晚餐,康威和贾献芝走了。林青青拉我上楼,给我看她送给我的礼物。

是一块精美的劳力士男表,和我准备送的礼物是一样的种类。怎么会是一样?是人们常说的心灵感应吗?

“喜欢吗?”她问。

“喜欢,猜猜我送的礼物?”我说。

“不猜了啊,你就拿出来吧,你送什么我都喜欢。”她说。

我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没有打开,她惊讶地说:“劳力士女表,我喜欢。怎么你和我想到一块了?”

“哈哈。”我笑了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良久,她说:“洗澡去吧。”

“今天没有流汗,不想洗了。”我说。

“不行。”她笑着,把我推进洗澡间。

进入洗澡间,脱掉衣服,把水温调得很凉,我习惯冬天洗凉水澡。

正洗着,林青青在门外喊让她进来。我打开了门,用毛巾捂住那个。

“怎么不开浴霸?”她顺手打开了浴霸。

浴霸强烈的灯光让我的身体更加清晰,我看到自己微颤的肌肉,手上的毛巾顾前不顾后。

她开始脱衣服,只剩下xiōng罩和半透明的内裤。

“等我洗好你才洗吧。”我说,不习惯男女共浴。小时候在塘里洗澡,男孩和女孩在塘的两头,不敢望一眼,害羞。

“我要。”她脱得光溜溜,曲线优美,比朦胧中的身体更加好看。

她一头钻进莲蓬头制造的水丝中,冰凉的水让她抱紧身子,她迅速地转过来,扑到我的怀里,并扔掉我手中的毛巾。

“我感觉我的身体好了,可以承受激动。”我轻身耳语。

“慢慢地。”她呼吸有些急促。

我调高了水温,呼应着身体激流澎湃的热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妈妈那粗糙的手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