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6章: 锃亮的手铐

《盛世的竹篮》

第56章 锃亮的手铐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来准备在林青青家吃过早餐就回的,林青青知道我的生日后死活不让我走。

“到饭店,还是在家?”她问我。

“在家吧,没有必要兴师动众的。”我说。自己已经步入大男年龄阶段,不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如果是女人,特别是名女人,这年龄是隐私的,笑而不答的。

“好吧,我打电话让小得意糕点公司送一份生日蛋糕,要不要写上多少周岁?”她问。

“算了吧,老了,不值得写,就写生日快乐吧。”我说。

“呵呵,欣鑫,我就是喜欢你的成熟,再说你也不老啊。”她靠在我的肩上,大大的眼睛满是温馨。

“那就写吧。”我说,我给她我的身份证。

她仔细看我身份证上的照片,扑哧笑了,我搂着她问笑什么,她说照片上的我像个逃犯,头发又长又乱。哈哈,我把她搂得更紧了。

“中午我叫上哥哥,热闹点。”她说。

“你看着办吧。”我说。

令我没有想到的中午来了一屋子人,康威、史湘丽、贾献芝、康茵、王小娥、王家宝、夏冲、赵容、李吉月,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

可能康威对史湘丽说的,然后史湘丽一个一个通知,这个女人啊,天生就喜欢热闹,爱人多。不过少了秦有雨,我的心中有些淡淡的忧伤。贾献芝的到来也让我心里生厌。

康威亲自下厨,林青青帮厨,我不好意思,上去想帮帮手,林青青说:“欣鑫,今天你是中心,到客厅去陪客人叙叙话吧,以后啊,有你干的,只要你自己愿意,怕就怕以后你身子重呢。”

回到客厅,我给每人的茶杯里加一点水。

“赵欣鑫,说说你和林青青是怎样认识的?”王家宝的语言收敛了许多,眼睛却依旧放着别样的光彩。

“去年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在北京认识的。”我说。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贾献芝。

“哦,你小子隐藏挺深的。”他说。

“是不是一见钟情?”史湘丽说。

“你去问问林青青。”我说。

“问我,问我什么啊?”林青青端了一盘菠萝油条虾出来。

史湘丽没有问,上前接过菜,还鼻子凑上去闻了闻,放在事先特意在客厅摆放的圆桌上。

康威还真有能耐,做了好几个菜,林青青报的菜名有的我听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台湾贡鱼丸、塘虱鱼肚、淡水阿给、生炒鳝鱼片、红烧皇帝肉、芒果冰沙。林青青婶婶也烧了几个菜搭配着,圆桌上摆得满满当当。

席间来客都向我敬酒,祝我生日快乐。林青青挡驾,说我身体没好,下个月还要到医院复查,让我象征性地抿一点。不过对于康茵的敬酒,我还是喝了一大口。

“少喝酒,多吃菜。”林青青咬着我的耳朵说。什么淡水阿给,实际上就是把油豆腐的中间挖空,放上菜和配料。我们南塘可是豆腐的发源地,有资格说话。豆腐不叫豆腐,叫什么阿给,别别扭扭的。红烧皇帝肉就是红烧猪颈子肉,在我们老家,猪屁股的肉才值钱些。

酒席结束后,蛋糕抬上来了,我数了一下有六层,顶层写着欣鑫生日快乐六个彩字,在字的周围点缀着红红的玫瑰花朵,大一点的花朵中间放着含苞待放的塑料莲花。

林青青小心点燃了塑料莲花的花心,莲花顷刻绽放,中间的十二根彩色蜡烛同时点亮,舒缓动听的生日快乐歌响起。

众人随着这百听不厌的歌声唱了起来,鼓着掌,我沉浸在生日的快乐中。

“许个愿吧,欣鑫,趁着烛光。”林青青说。

我双手相握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许了个愿:愿相爱的人最终走到一起,白头到老。

我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王家宝把趁我许愿的时候采撷的奶油全部抹到我的脸上,从人们的前仰后合的大笑中我知道自己的脸跟花狗屁股样。

闹完了,我跟林青青说要搭王家宝的车子回市区,她同意了,说下午把家里收拾好后晚上过去陪我。

“我那里是出租屋,比不上你这别墅啊。”我说。

“哈哈,别墅不是照样留不住人?”她说。

“哪里啊,过几天我会专门来陪你,我们一起到塘坑水库钓鱼。下午我要回去,王家宝说快过春节了,部里要开个会。”我说。

“你忙吧,记住晚上我去,给我买些烧考和臭豆腐。”她说。

“没有问题,我会早早等你的。”我说。

回到公司,王家宝把部里所有的人都召集来了,平时都把门关着,各忙各的,开会还真有不少人,会议室坐得满满的。王家宝让我说,我没有说的,不是谦虚,真是没有说的。

王家宝讲话很幽默,一年的工作两分钟就讲完了。这年头谁还喜欢听报告?王家宝知道人的心理。在南塘我真是没少开会,一逢开会,我就掂本书看,会议上的东西会后让部门参加会的秘书们整理后给我,省事。他们也乐意干,大秘书管小秘书,我毕竟是市长秘书。

讲到发钱的时候,大家都竖起耳朵听。

突然王家宝的手机响了,他出去接电话。折回头的时候他对我说:“赵主任,你去替我取一下包裹,快运公司催了。”

“好,你发钱的时候别忘了秦有雨,她在这里干了大半年,年终红包应当有她一份。”我说。

“你放心,不过她人走了,我给谁啊?”他说。

“按照她来这里打工的身份证地址寄过去。”我说。

“好,你快去吧。”他说。

和以前一样,我喊来了出租车司机柳成仁,跟他说要到万事通快运中心,他开玩笑说他当我请他吃饭。我说改天可以,今天不行了,晚上女朋友要来。

“你女朋友叫林青青,我见过。”他说。

我一楞。

“在你出车祸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约你吃饭,电话是她接的。我去看你的时候你还没有苏醒呢,真是命大,命大有福啊。”他说。

“谢谢你啊。”我说。

说话的时候时间不觉得,万事通快运中心到了。每次来门口都有辆广州本田,司机是秦有雨的前夫杜晓平。等取回包裹再去问问他秦有雨的下落,也许他知道。

和往常不一样,院子里多停放了几辆轿车,生意不错啊。我拿着包裹单到了取包裹的柜台,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了,对我笑嘻嘻。

我把包裹放到车后座上,感觉手机在腰间震动,可能林青青到了。正准备接,俄见轿车里钻出几个人,前后左右把我紧紧包围。

遇到打劫的了,我心里想,并高声呼喊捉贼。

前面的一个身材精干、黑脸大眼的人亮出了证件,说:“我们是天堂市公安局禁毒总队的,你涉嫌偷运毒品,据查我市近一年百分之九十的海洛因和摇头丸是你偷运的。”

“你们抓错人了!”我大喊。

但是无济于事,我被戴上了锃亮的手铐,手机也被没收。我回头大声对出租车司机柳成仁说:“大哥,快到我的出租屋对林青青说我临时有事出差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堂中的嫌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