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7章: 天堂中的嫌犯

《盛世的竹篮》

第57章 天堂中的嫌犯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边坐一位便衣警察,插翅难飞。

出了东莞,只知道往北。夜幕降临,路上交汇的灯光透过挡风玻璃,照在冰凉的手铐上,手铐亮着寒光,如同神话故事中的吞月宝剑。这玩意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又是第一次戴,哎哟,我的左手右手啊,终于可以如此亲近了。

能把我带到哪里?怎么没有听说还有叫天堂市的?

估计九、十点钟了,跑了好几个小时,警察怎么不饿?

“警察同志,你们下车去吃点饭吧,我不会跑的。”身为警察手中鸡的我居然可怜他们了。我不能用佩服两个字,因为他们抓错人了。

“别废话。”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警察厉声说。

我不敢吱声,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警察,莫非是贾献芝和杜晓平派来的人?现在枪都能仿制,何况证件和手铐?君不见,现在大街小巷甚至地面上都书写办证件卖发票的手机号码,哪些人在买发票?哪些人在办证件?又是哪些人真假不分,居然叫买假者蒙混过关?

深夜了,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林青青送给我的劳力士在口袋,舍不得戴上,不然也能看看几点。

头往前伸了伸,前面是座城市,霓虹灯千篇一律。

车子不知转了好几道弯驶进一个大院子,我留意门口的牌子,写着天堂市公安局禁毒总队。

身体到了天堂,心掉进了地狱。

车停了,院子前面站着一排握枪的武警,后面十几辆车的车灯全部亮着,还有电视台记者和围观的市民。乖乖,这等阵势,我成了人家庆功的一条大鱼。

“警察同志,我要黑色头套。”我说,担心电视放了出来,假的都成了真的。

“不说我们也要给你,这是我们的规矩。”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警察说。

戴上头套,我看不见世界,世界也看不见我。我的老家是寿州县全县通电最晚的,小时候经常摸黑,戴头套的感觉就像摸黑,还有人搀着。

我看不到围观市民的表情,听见的声音很嘈杂,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如果他们中有亲人沉湎于毒品,我想他们肯定会想千刀万剐我的。现在我不是真的也是真的了,即使还是嫌疑人,老百姓不知道。

寒风吹来,打了寒噤。怎么有鱼腥味?是不是到了海边。我去过青岛、厦门、大连、连云港,海风就是这个味道。

好像是上楼,不知道上了多少台阶,然后水平方向移动一百多步,我被关进一间屋子,头套被拿掉,我的眼有些晃悠,晃悠中看见天花板上有一盏高不可攀的灯,是不是怕我触电寻死?

门砰地一声关上,是铁门,门上有个小洞。透过小洞向外看,外边的灯光下有武警的身影在来来回回。]

不一会儿,有敲门声音,接着从小洞塞进饭盒,饭是热的,菜也是热的,还能在马铃薯中发现几条肉丝。饿了,狼吞虎咽,最后连饭盒上粘的红尖椒片都吃了,比狗添的还干净,我知道不可能再送一个饭盒来,这不是在家。

翌日早上吃了两个馒头,八点整我被两个武警带到审讯室,武警背着枪,乌黑的枪管有些吓人。

审讯我的是昨天下午那位亮出证件的黑脸大眼警察,旁边还有一名警察作记录。

“你的手机有十几条信息,你自己看看吧,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回了不该回的信息都可能作为你的犯罪证据一部分。”警察说话态度比昨天好多了。

我的手被铐住了,不大方便,黑脸大眼警察给我打开了。

我看了看信息,都是林青青发的:怎么了?怎么被警察抓走了?你现在在哪?我都快急疯了?……

最后一条信息是早上发的,写道:欣鑫,我让哥哥打听了,你涉嫌贩毒,现在我无话可说,明天我就回英国,继续完成我的学业。昨天的你,我忘不了,明天的你,不敢想,现在的你,让我心碎。

我能看出林青青话的意思,谁不痛恨贩毒分子?尤其在东莞这个曾经有过虎门销烟的地方。

我用颤抖的手回了一条信息:相信我的清白,相信这是个不会再让人蒙冤的时代!我还有资格爱你吗?一路走好。

黑脸大眼警察递了一根烟给我,说:“现在审问开始,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被抓到这里了吗?”

“不明白,你们抓错人了。”我说。

“所有贩运毒品的嫌疑人开始都这么说,还是给你看一样东西吧。”他说。

一会儿,两名警察把我昨天取的两捆书拿来放在桌子上,用刀划开,里面一本一本跟书一样。再打开书,没有内页,包装精美的小袋毒品整齐地排列着。我惊诧,无意中我成了贩毒分子的运输工具。运输工具像车一样,既可以装糖,也可以拉粪,我应当没有罪。

“认罪了吧,根据我们从贩毒下线调查,你总共贩运了五千粒摇头丸120公斤海洛因。”他语气很重,不像刚才那样。

“我不知道,只是给朋友运的,我压根不知道里面是毒品,朋友说是书,包裹单上写的也是书。”我申辩。

书中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可是这书中有的却是毒品。贩毒分子真是狡猾,王家宝这个龟孙,怪不得平时出手大方,原来是干这害人的事情。

“你的朋友是谁?”他问。

“我们的领导王家宝。”我说。早说出他,让警察早点抓到他,我就可以早出去。

“包裹单上写了吗?”他问。

我起身从地上拣起外包装,上面写道:东莞市东江大道起运广场十八层东莞好糊涂文化艺术广告有限公司文化艺术部收,收包裹的名字是文化艺术部。没有王家宝的名字,我真是糊涂啊。

“就是王家宝让我去取的,取过后回来就交给他了。”我说。

“上面没有写王家宝的名字,你有人证明吗?”他问。

“有,叫秦有雨,不过她已经不在公司了。”我说。要是秦有雨在多好啊,她可以给我证明,这个地方我一秒钟都不想蹲。

“在没有找到证人之前,你要老老实实地配合我们侦察。”他大声说。

“警察同志,我说你们抓错了你们不听,好,就算是我贩毒,我的下线呢?你不是说你从下线那里知道情况了吗?抓错我是小事,放走真正的罪犯那可是大事。”我说。情绪有些激动。

“是我审讯你,还是你审讯我?”他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审讯结束,我在笔录上签了名字摁了手印。

警察和武警没有送我回到那间屋子,而是用车子把我直接送到天堂市看守所。

警察打开我的手铐,把我推进进一间屋子里。屋子里的光线很差,关上门更差。

一阵恶臭熏人。我看了一下,十几个嫌疑犯像饿狼似的从四周的床板上围了过来。为首的一个瘦子一把抓住我的领口。

“还不快给大爷磕头!”他偏着颈脖子说,样子很凶恶,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戴上手表过大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