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58章: 戴上手表过大年

《盛世的竹篮》

第58章 戴上手表过大年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屋外零星的鞭炮声传入耳中,要过年了,那是顽皮孩子提前的欢乐。

这个年恐怕要在看守所里过,做梦都想不到这辈子会蹲在这个地方。

我看了看蜷缩在墙边的老头,神色和花白的头发一样让人感觉荒凉,眼珠子似乎一动不动。

我走过去搭讪说:“老同志,进来之前是什么大官啊?”

他抬起头,看了看我,说:“都成过去了,就是没有想到退了两年还是被人举报了,哎,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啊。”

“也是,今年多大了?”我客气地问。我对他没有听耗子头的话扒我衣服一直心存感激。

“六十四了,在这看守所都蹲了两年了,案子一直判不了,我真想赶紧判了,就是杀头也比在这里强些。”他说。

六十四,看上去有七十四。

“是贪污,还是受贿?”我问。

“有贪污,也有受贿,有名有姓的那个数字不是很大,几百万,关键是我的不明财产多了,有三千多万。他们让我说不明财产的来历,能说出来还叫不明吗?生病人家送,过生日人家送,小孩考上大学人家送,小孩结婚人家还送,记不清了。我是天堂市相邻的慧风市的副市长,求我的人多。”他说。

“怎么不在慧风市关押?说不定有照顾你的人,那曾经是你的地盘。”我说。

“异地关押。”他说。

“你也想不开,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说。

“你错了,开始啊我对稍微大的礼金是拒绝的,以后就不拒绝了。”他说。

“我在位的时候养了好几个情妇,哪个不伸手?我敢说每个像我这样的贪官都有情妇。”他说。

原来的同情瞬间转成恶心,这是一个骚老头。

看我没有说话,他又说:“你看上去不像贩毒的。”

“你怎么知道?”我问。

“看你的眼睛,你的眼底很纯,不像经历风霜整天忧心不安的人,如果和毒品有交道,你也是制毒的。我曾经做过慧风市公安局副局长。”他说得玄乎,跟看相似的。我自己事情自己当然知道,觉得他想拉拢我。

“是不是讨厌我了?”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

“随你怎么理解。”我说,并从他身边走开。这种贪官毕竟是极少数,在我们南塘还没有。

小年轻在尿桶边撒尿,急速的尿线激起强烈的响声,随后嘎然而止,如指挥家在乐曲结束时最后甩动着长发。不像刚才那个老头,撒尿跟打点滴似的。

“没有吃大鱼大肉,你的尿怎么这样臊?”耗子头骂骂咧咧地说。

“小年轻,下次撒的时候对准桶边,不要把桶尿激得跟鱼翻花,那样能不臊吗?”我说。

“撒尿是痛快的事,这样就不痛快了。”小年轻说。

“是不是处男啊?”耗子头笑嘻嘻地问。

“是也不是,被朋友的离婚妈妈欺负了,当时门都找不到呢。”他说。

“笨蛋,还是神偷呢。”耗子头拍了拍小年轻的脑袋,说:“大爷要是出去给你找十个八个娘们,看你撒尿还怎么冲。”

我在一边笑了笑,这个鬼地方跟电影中老式茶馆似的,什么人都有,什么故事都有。

数着天过着日子,偶尔被提审,还是那些对于我来说无法回答的话,我要么摇头要么说不知道。

年三十的上午,门打开了,门边有两个警察,一个大声喊到:“鲍石头,出来,你可以回家了。”

小年轻的名字叫鲍石头。小偷小摸的,关一段时间就放走,很正常。不过他错过了春节前对于他来说是黄金的偷摸时间。他一个一个和我们话别,在和耗子头话别时紧紧地抱在一起,小年轻还掉了眼泪,看得出他们在这里产生了友谊,这种友谊日后结什么果还很难说呢。

小年轻临走时在门边一望,我的心猛然震动了一下,自己何时才能出去?

妈妈在家肯定唠叨我没有打电话给她了,如果她拨过来,接不通,妈妈肯定着急的。林青青该到了英国,她在短信中的发泄我可以理解。我反复琢磨她的短信,觉得还有一线希望,而这一线希望是建立在我清清白白的基础上。但是心中还是难过,难过的是我这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冤情让她心碎,她心碎我心疼。

午饭的菜和送菜的警察的脸一样明显好些,能看到大块肉了,但是没有心思吃。

只吃了一点,躺在床板上,迷迷糊糊中进了一个村子,村子家家户户的门贴上了对联,门头高挂着大红灯笼,家家都放鞭炮。我在村口的一棵棠梨树下孤独地坐着。

突然一个张牙舞爪的怪兽出现在我的眼前,怪兽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眼睛亮着绿光。

“我叫年,人们都叫我年兽,如果不是那个乞讨的老人知道我最怕红色、鞭炮声和火光,让人都贴对联、放鞭炮、挂红灯,我会让人都不得安宁。今晚还不错,你在此,算我没有白来。”说完,怪兽凶猛地向我袭来。

我拼命地逃窜,不知跑了多少路程,回头看年兽仍然在猛追,心想这下完了。

突然我看见前面山脚下有一间茅草房子,贴着大红对联的门大开,房子里亮着一根红蜡烛。慌忙中我跑进去,年兽被大红对联惊吓得大叫一声,转身就无影无踪。

房子里有一个怀抱着孩子的女人,模样俊俏,体态婀娜,脸被半截蜡烛映得红彤彤的,长得像秦有雨。

“来啦。”她说。

声音也很像,想仔细辨认,那人却突然进了内屋。

“秦有雨,我是赵欣鑫,你要救我啊,我被王家宝害惨了啊。”我在门外大声喊。

有人推我,我猛然惊醒。

“说什么梦话啊,是不是想老婆了?”耗子头嬉皮笑脸地说。

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哎,要是秦有雨能来给我证明该多好啊。

天暗了下来,稀疏的鞭炮声开始密集,从门洞可以看到夜空中烂漫的烟花。屋外的人们在欢天喜地过大年,我却在孤独寂寞和特大冤案中倍受煎熬。

听响声知道门开了,我瞅都没有瞅,也许今晚伙食比中午更好,我却没有胃口,真的是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去。

“赵欣鑫,出来,你可以回家了。”门外的警察说。

我听错了吗?在梦中吗?

“快点,看守所门口还有人等你呢。”警察说。

众人起立为我送行,我看了看他们,说:“无罪者终究无罪,有罪者难逃法网。”然后扭头就走。身后有耗子头的声音:“老大,我对你说的你不要和警察说,说了我也不承认。”

黑脸大眼警察在岗楼下等着我。他客气地说:“对不起,我们调查清楚了,你是无辜的,现无罪释放。我代表天堂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向你表示道歉,并祝春节快乐!”

感激替代了怨言,他的话听起来热乎乎的,我理解他们。

他把替我的保管的所有物品都交给我了,我把林青青送的劳力士拿出来,戴上手表过大年。

快走到看守所大门,我在想,谁来接我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冰凉海水如热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