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章: 迎着寒冷和青春同行

《盛世的竹篮》

第6章 迎着寒冷和青春同行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停了,风起来了,温度陡然下降好几度,屋内屋外像差别很大的两个季节,雪不在是松软的,被冰串联起来,走在上面咔嚓咔嚓的。

昨夜薛锦的信息让我的心凉了一夜,可能她是气头上的话,我没有回薛锦的信息,没有法子回,不说比说强。

我就不相信北京没有我欣鑫的一块地盘,准备顶着寒风去市里再找工作。正好此时林青青来了,还是昨晚单薄的衣着。

“哥,今天有事情吗?”她问。

“没有什么事情,准备到市里走走。”我说。

“那好,北京的天冷死人了,我也准备上街买一件羽绒服,帮我参谋参谋,好吗?”她说。

“好吧。”我看着她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瑟瑟的样子,青春依然逼人。

走到赵老板的小吃铺吃早点,当我把林青青介绍给他认识的时候,他笑了笑,说新东方的学生他大多都面熟,尤其是长相美丽的女孩,经常在他这里吃饭,总有人替她们付钱。一碗牛肉汤几个热包子下肚,暖和多了。出店门时,他把我叫到了一角,要我小心,现在的女孩啊,把你的口袋的钱花光,就把你甩了,当心噢。

要是我一个人上街,就坐346公交,然后转车到市里,便宜,省钱,还能听到纯正的京腔京调。带着林青青就不能寒酸了,我是哥哥啊。我叫辆路边没有出租车标志的车子,讨价还价后告诉他直奔王府井。

路上的雪仍然挺立着,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车子的速度很慢,像蜗牛一样。

我们都坐在后排,林青青对我说来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只和同学去了长城,逛了故宫,没有去过商场。

“你都来了三个多月了?”我问。

“是啊,你在火车上见到我,是我中途回家后返校。你也是第一次来北京?”她说,然后把手搁在我的腿上,仰望着我。我捏着下巴,一个手指来来回回感觉胡子的长度,沧桑啊。

“不是,以前也多次来过,都是公务,和你一样,只看了长城和故宫,不过去过西单和王府井,给你嫂子买了条水晶手链。”我说。

“哦。你们结婚了?”她问。

“没有,同居,可以叫女友,也可以叫嫂子。”我轻轻地推开她放在腿上的手,望着一脸纯真的林青青,说:“能说说你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啊,我没有情况,今年才二十二呢。”她似乎不高兴。

可能是秘书做久了的原因,情况两个字使用的频率最高,什么情况汇报,情况报告,发展情况,教育情况,民工情况,计划生育情况,等等等等,公文都是八股。

“想听听关于你的故事,可以吗?”我头靠在座位上,眯着眼睛等待。

林青青告诉我她是在台湾高雄出生的,根在大陆,是湖南益阳的,爷爷是总攻上海的前夜离开大陆的。虽然是国民党家庭,父亲却是个叛离,写文章骂政府,痛骂蒋家王朝的专制统治,最后政府以违法集会的名义把我父亲捉进了监狱。父亲没有作家李敖那能打持久战的精神,进去就绝食,身体一天一天变坏,最后死在狱中。父亲走的时候,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才三个月。

我转过头,看到她眼中的泪花,想疏导她的情绪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就把手搭在她瘦弱的肩上,感觉她的肩在微微地颤抖,她顺势躺在我的臂弯,一束秀发散落在我的脸上。她接着说,父亲走了,爷爷还活着,没有几年,爷爷也走了,还有个上中学的哥哥,一家重担妈妈一个人挑,好在爷爷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妈妈就用这笔钱在高雄办了服装厂,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妈妈也渐渐地忘掉了失去爸爸的痛苦和忧伤。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妈妈的生意不行了,主要是大部分厂到大陆投资,大陆的劳动力便宜,台湾的成本高,没有竞争优势,服装厂难以维持。因为她那时刚上中学,哥哥在美国哈佛留学,妈妈就没有到大陆投资。后来哥哥留在美国发展,她也大点,妈妈就选择在东莞市塘厦镇办了个服装厂,东莞的台商多,相互有个照应,再说投资环境也好。

我问她生意不错吧,她说不行,来晚了,市场饱和,没有干两年,妈妈的服装厂就不干了,卖给了大厂,妈妈在塘坑水库旁边租用了二百亩的土地,从台湾聘请了两位农艺师,经营起农业,种植皮薄、无籽、个小、造型独特、含塘量高又早上市的西瓜,生意很好。

“你有个好妈妈,来到这个世界真是幸运,我也是,是妈妈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我说。

“可惜啊,哎。”她叹了口气,眼中噙着泪水。

她时而哽咽无语,时而啜泣,断断续续地把她妈妈的故事说完。妈妈在2003年的非典横行中得了一场重病,高烧不退,呼吸困难,只能靠呼吸机,检查又发现不了非典病毒。妈妈认为自己得了非典,不让任何人探视,晚间趁护士出去的时候偷偷地用完最后力气拔掉呼吸机,默默地走了,走的时候她和她的哥哥一个都不在老人家的身边。

她揩了揩眼泪继续说,妈妈走了,那时她在中山大学读书,读大一就辍学了,接管妈妈丢下的事业。去年哥哥也把美国的公司搬到东莞塘厦,兄妹俩团聚了。哥哥知道她大学没有读完,鼓励她到英国留学,就叫她到新东方来参加雅思班培训。

“关于我的故事说完了。”她眨了眨眼睛,尽力掩饰刚才的悲痛。

“对不起,让你回忆往事,引发你内心的伤痛,请原谅我的不知情,不过我相信你妈妈没有走,她永远活在宝贝女儿的心中,你要为有这样的好妈妈而感到高兴。”我的目光飘向窗外,说:“王府井马上要到了。”

由于是步行街,我们只能在路头下车。王府井商业街游人如织,一点也不逊色上海的南京路。逛了新东安市场、百货大楼等好几家商场,她都没有看到自己满意的羽绒服。

离开王府井直奔西单,到西单的时候快到中午十二点了,我们就先在商场的自助餐厅里吃午餐。这里有上千种小吃,可以满足各种人需要,哪怕你是最挑剔的食客。我让林青青坐着,这里的人太多,需要霸占一个位子。我选菜了两份辣味偏重的烧烤,两节玉米棒,两块千层饼,四块臭豆腐和两片西瓜。

“哇,所有的我都喜欢吃,你怎么知道的?”林青青夸我,直截了当。

“不是你告诉的吗?你老家的老家是湖南益阳的,肯定能吃辣,肯定喜欢吃臭豆腐,还有你现在从事的是农业,我就点了玉米和西瓜。”我沾沾自喜呢。

林青青吃西瓜的时候,笑颜悦色不见了,眼中再次有泪花。

“对不起,又让你回忆了。”我一脸内疚。

“没有关系,你让我又见到妈妈,应当感谢你才是。”她微笑说,眼泪却掉了下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蓦然回首西站落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