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1章: 礁石上的眺望

《盛世的竹篮》

第61章 礁石上的眺望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一点了,早饭和中午饭合在一起吃。

起来是空着肚子,没有拿酒,先喝了点酒店自己压榨的经过加温的芒果汁,点了两个菜,要了两盘蒸饺。

我吃得很快,李吉月细嚼慢咽的。女孩的吃相可以看出性格,细嚼慢咽的一般是温柔型的;狼吞虎咽的一般是泼辣型的。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林青青的电话,她还不知道我出来了,我得要告诉她。

“在英国吗?”我问,起身走到酒店的餐厅一角。

“你是?”她说。

“哈哈,我是鬼,被枪毙了。”我说。

“大年初一的,不要说不吉利话,进了监狱还能打手机?”她显然听出了我的声音。

“出来了,无罪释放了。我在短信中说过你要相信我的清白,相信这是个不会再让人蒙冤的时代。你现在在哪?”我问。

“在高雄。”她说。

“你不是说到英国吗?”我问。

“谁讲的?”她说。

“是你短信上写的啊。”我说。

“噢,那可能是哥哥发的,你转发过来。”她说。

“算了,也没有说什么,当时我就删了。”我说。

“你现在在哪?回东莞了吗?”她问。

“没有呢,在你的对面天堂市。”我看李吉月往这边走来,就对林青青说:“等会说,我现在有事情。”说完把电话挂了。

“神秘兮兮的,还躲着避着的,给林青青打电话?”她问。

“是。”我说。

“怎么走啊?是坐火车,还是坐大巴?反正我不坐轿车了,长途坐轿车把人都别扭死了。”她说。

“我们先到海边玩玩再走,好吗?”我建议。

“可以,要是坐火车,酒店有预定火车票的,我刚才问了。”她说。

“不要预定,今天是大年初一,走亲戚出门很少。在我们南塘,大年初一一般是不出门的。不过可以问问火车时间。”我说。

到了酒店的火车票预定处,我让小姐查查到东莞的火车几点,她没有查就随口说是下午四点的。时间相当充足,我们结帐后把东西寄存,一起再顾沙滩。

一切都因为艳丽的太阳而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一个月牙形的沙滩,有两百多米长,左边是山,右边是高楼林立的城市。昨晚我们处于圆弧的右边角,难怪被海水打湿了,是视觉上的错误。

我们从右向左在沙滩上漫步,捡了几个鲍鱼贝和小海螺,也算有收获。送给李吉月,她小嘴一撇,说老家这东西多得很。

她挎着我的胳膊,身体紧贴着,我每走一步都要变相地拉她一下。

“累了?”我回头看了看她。

“不累啊,觉得你的胳膊好玩。”她微笑着说。

“胳膊有什么好玩的?”我说。

“就是好玩,像动物园水牛的牛角,肌肉好板。”她说。

我当她说什么呢,牛角比牛尾巴强多了。

“当心我的牛角顶你。”我说。

“才不怕呢,你不是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吗?”她拧了拧我的耳朵。

“到前面山边的礁石上站一会。”我说。

“好吧,不过要选择高一点的,不然浪花又会占你的便宜。”她神秘地笑。

“哈哈,我不会再那样了,这是白天,美女。”我说。

我们选择一块最高的礁石,和李吉月相互帮助下才站在上面。我迎着海风,眺望茫茫的大海,想念大海的尽头。

掏出手机,拨通林青青电话:“宝贝,我站在你对面的礁石上,看到我了吗?”

“呵呵,鬼才相信你站在礁石上呢。”她说。

一浪冲来,撞击在礁石与礁石的夹缝,发出轰隆的声音,我把手机放低。

“听到了吗?”我问。

“听到了。”她说。

“要是有条船多好啊。”我说。

“有条船你也过不来。”她说。

“总有一天我会开着船过去。”我说。

“但愿。”她说。

“给你拜年了,现在我是在天堂离你最近的地方。”我说。

“谢谢啦,要站稳,不然掉进海里。我过了初三就回去。你出来的消息我告诉哥哥,他也很高兴,他叫我对你说不要计较他发的信息。”她说。

“我们喊一、二、三,同时挂断好吗?”我说。

“一、二、三!”我大声附和着电话中她的声音。

“这么甜蜜,怪不得要到大海来呢。”李吉月弯着腰仰着头看着我。

“回吧。”我拉着她的手说。

转身回头看见山上巨幅小平同志的画像。这位老人真是了不起,让中国融入了世界,又让世界了解了中国。我喜欢他的白猫黑猫论,提出这个理论需要有宽广的胸怀。他的老家四川没有大海,但是没有大海的四川走出一位有比大海还宽阔的胸怀的伟人。

回到宾馆,取出行李,直奔火车站。

天堂市的火车站很小,小得让人觉得它很可怜。站前几乎没有广场,售票厅、候车室紧巴巴的,跟猴子脸上的鼻眼嘴聚缩在一起。

“你判断得真是准确,没有什么人,软卧很好买。”李吉月从售票厅出来。

“有没有问要多长时间到东莞?”我说。

“问了,要七个小时,晚上十一点才到。”她说。

“还有个把小时,我们去买点报纸杂志在路上看。”我拉着她在附近转悠。

快到点了,我们进站剪票上车。车厢里的旅客很少,四个人的卧铺只有我们两个,空调很温暖,服务员的服务也很温暖。

两个下铺,我们面对而卧,中间的茶几摆放着苹果和香蕉。

我翻阅报纸,找些稀奇古怪的新闻看,突然一则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警察昼夜奋战,主犯行踪圈定,我市最大的贩毒案即将破获。里面说到了王家宝的大致藏身之处。

我把报纸递给翻阅时尚杂志的李吉月,说:“看看这条消息,是不是警察放的烟幕弹?”

李吉月看了看,又把报纸递给了我,说:“讲不清楚,也许报道是真的。”

火车里的喇叭开始喊吃晚餐,我和李吉月在餐车上喝了一瓶天堂啤酒,简单吃了点,回到铺上。

到东莞还有四个小时,我跟李吉月说睡一会,昨晚没有睡好。

一觉醒来,窄窄的铺上多了一个人,是李吉月。她半趴在我的身上,胳膊放在我的胸膛,睡得很香。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语切切如冬日炉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