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3章: 一边是情人一边是网友

《盛世的竹篮》

第63章 一边是情人一边是网友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酒后,我和柳成仁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酒这东西喝时享受,多了就闹心。一斤对我来说有些偏多,头脑晕乎乎的,倒床就睡着了。

朦胧中有门铃的声音,开门一看,是柳成仁。

“哈哈,都睡着啦,老弟,我按了半小时门铃。”他嘿嘿地笑。

“扯淡,能按那么长时间的门铃?进来坐。”我说。

“要不要去泡泡澡?”他说。

“房间里不是有洗澡的吗?”我说。

“找个小姐按摩按摩,解解闷。”他说。我知道他解闷是什么意思,我说算啦,不爱好,你去吧。

又躺下,刚睡着,手机在茶几上震动,像小孩子的电动玩具,声音极其刺耳。

是鲁小荷的。

“大哥,我现在快到东莞,你现在在东莞吗?如果在我就到东莞下,想见见你。”她说。

“为什么想见我?”我问。

“想见还要说理由吗?你和别人不同。”她说。

“有什么不同?”我说,来了兴趣。

“别人啊,谈了几句,就提出要和我见面,你却不在乎。”她说。

“哦,我现在不在东莞市区,在塘厦。”我说。

“那太好了,我的终点站就是塘厦,我们在塘厦见面好吗?”我能听得出她激动的声音。

“好吧,就你一个?”我问。

“不是,是和我的表姐一起,到了塘厦我给你电话。”她说。

“好吧。”我关了手机。心想,大年初三就来了,说明她已经找到了工作。在塘厦这地方找工作并不难,如果你有一技之长,找工作就更容易。没有特长,有副好脸蛋也可以。史湘丽原来就这么跟我说的,我问她你有什么特长,她说她能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不过这也叫本事。

有一件事一直在我的心中萦绕,为什么全国各地的人都往东莞这个地方跑?如果说这地方仅仅是工作好找,环境好,我想肯定没有这么多人。这只是其中的重要原因,有没有其他原因?

比如说散散心?寻找什么?或者彻底换个生存的环境?

无法入睡了,想到马上要见这个在网上很熟悉的女孩,心情有些不安。当虚拟世界的人物走到现实生活中,是一种挑战,一种对比,一种好奇,一种偷偷翻看的禁书。

我打开电视,不停地换台。遥控这玩意和网络差不多,在一定程度上让人变懒,让距离变近。

电话响了,赶紧接,是林青青的。

“猜猜现在我在哪里?”她说。

“在台湾。”我说。

“不对,我现在在深圳,马上就到东莞了。”她说。

“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我说。

“想你啊,刚好我的同学也要到大陆来玩,所以就今天来了。”她说。

“我在哪里等你?”我问。

“不必了,我们等会直接到新都会怡景酒店找你。”她说。

放下电话,我踌躇了,鲁小荷让我在车站接她,林青青马上要到酒店,我分身无术啊。

正想着,鲁小荷来电话。

“大哥,我们还有二十几分钟就到塘夏车站。你认不识我,怎么联系?确定一个暗号吧。”她说。

又不是地下党接头,需要暗号。但也不能在胸前挂一个牌子,写上我是赵欣鑫几个字,人家不说你才怪呢。

总要有个让她认识的标志,我想。

“我手里拿一只花吧。”我说。

“好。”她说。

我赶紧下楼,坐出租到花店,选择什么花呢?越耀眼的越好,红玫瑰吧,醒目一些。

外边下起了毛毛细雨。在车站的出口处,我傻傻地站着,拿着一只鲜红的红玫瑰,感觉众人的眼里都带刺。

腰间的手机震动了,我一看是林青青的。

“欣鑫,我到了新都会怡景酒店,你在哪个房间?”她说。

我像四处决口的大堤,一边是情人,一边是从没有见面的网友。

当然是林青青重要,我瞬间作出了决断,立即折回头。出租车里我看了看手中娇嫩的玫瑰,苦笑了一下。

“你在大厅等我,我马上回去。”我说。

我又打电话给鲁小荷,照直说我的女友从外地过来,她说理解,没有关系,以后有见面的机会。

很通情达理啊。

赶到新都会怡景酒店大厅,林青青站是大厅的外边,向外边张望。她身边的女孩个头和她差不多高,比她稍微瘦点,杏眼圆脸,鼻直口小,腰细身巧,上身穿黄色大翻领衬衫外罩绿色马甲,下身着黑色布裙。真是物以类聚,美人扎堆。

下车后,我跑到林青青的身边。

“出去就为了买这朵玫瑰吗?”林青青温柔地说,眼中看上去流淌着甜蜜。

我送给她,她拿在手中,鼻尖在上面闪了闪,深情地看我一眼。我的心里不是味道,如果不是去见鲁小荷,我肯定不会买的。爱情需要保鲜的,尽管对方很爱你。

“心很细噢。”她旁边的女孩说。

“哦,我没有介绍,这是我在台湾最好的同学,叫童伊。”她说。

“幸会,希望来大陆开心。”我浅浅地握了她的手,她的手冰凉,是冰美人。

“上屋子里坐吧,外边冷。冬天下雨如下雪啊。”我说。

一起到房间,房间很乱,一切都太突然。

“好浓的酒味,还说少喝。”林青青说,她拉开窗帘,打开窗子。

“你说后我就不喝了,先前多喝了。”我说。

“那我不说,你不是喝醉了?”她拉着我的手说。

“以后你讲不讲我都会注意的,好吗?”我说。

“但愿说话算话。”她说。

“台湾的春节热闹吗?”我问。

“中国人还不都一样。”童伊搭腔。

“各地的风俗都不一样啊。”我说。

“比平时热闹多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青青,下次带他去。”她说。

“本来春节准备邀请他的,但是他出事了。”林青青说。

“晚上我在这里为你们接风,好不好?”我说。

“不了,我已经通知婶婶了。走,我们走吧。”她说。

“我还有一个朋友。”我说。

“你带上,人多热闹些。”她说。

我敲柳成仁的房间门,敲好几次没有反应,可能去按摩去了,随他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热血在小别后沸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