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4章: 热血在小别后沸腾

《盛世的竹篮》

第64章 热血在小别后沸腾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路还是那条路,林还是那个林,水还是那片水,小楼还是那座小楼,全都因为林青青的存在而生动,连风都是甜的。

“怎么过来怎么快?”我问林青青。

“哥哥接的,到塘厦他把车交给我了。”她说。

“康威没有回去?”我问。

“没有,春节期间他们公司生产的掌上电脑热卖,一度缺货呢。你给哥哥制作的画册很好,我看了,我欣赏封面的‘手握世界,心静如水’八个字。”她说。

“你哥哥编的,当然好了。”我说。

车子穿过略带严肃黑色钢筋院墙中间的大门,童伊惊叫了起来:“这么富丽堂皇啊,在高雄要值好几千万新台币。”

“现在房价涨得厉害离谱,估计现在这里市价也有一千万左右。”我说。

“你们不要说了,是妈妈留给我的,无价。”林青青说,下车后领着我们进了客厅。

“你们同学叙叙,我出去走走,中午的多了一些。”我对林青青说。

“我们一起去吧,别一个人单独行动。”童伊说。

“让他一个走走,我们帮婶婶做菜。”林青青拉着童伊,并扭头对我说:“早点回来,不要让我们等你一个,哥哥晚上也来。”

小雨停了,老天依然是灰灰的脸,像是人欠它什么。

虽然没有荷花水池里的红花绿叶来凑热闹,但水池里的水很澄澈,一览无余,也是风景。院子里芳草萋萋,花团锦簇,尤其是鹅卵石拼成的小路旁有一块方格草坪,毛茸茸的,很柔软的样子。

去看看那木工房,到底里面有什么玩意儿。穿越芒果树林的时候,顾不上新雨湿鞋,不一会走到木工房的门口。

这是两扇用木板简单拼成的门,铁丝扭成的门鼻已锈迹斑斑。

门没有上锁,是虚掩着的。

虚掩的东西最可怕,外边看不清里面,里面看清外边,像暗堡里的枪眼,没准来一粒子弹。

正踌躇间,门开了,一个穿着西服的人出来问:“找谁?”

“哦,我就住在附近,随便来走走。”我说。他怎么知道我在门口,莫非有摄像头?

“进来坐坐。”他很热情。

“好。”我答应得很干脆,正求之不得呢。

我背着手像领导视察一样这边看看,那边瞧瞧,不时地问几句。

“什么时候开工?”我问。

“初六,工人们都放假回去过年了,听口音你也不是本地人啊”他说。

“哈哈,听口音你的广东话也不怎么样,也不是本地人吧?”我说。

“是的喔,你很有水平,我是天堂市人,离这不是很远。”他说。

天堂人?我心里一惊。

“工人的工资怎么样?”我问。很快我心里恢复了平静。

“一般,一个月1500都找不到人。”他说。

“要不要我给你找人?”我问。

“哈哈,我是看班的,决定不了,老板说了算。”他说。

继续往里走,里面的地点很大,墙边堆放一些半成品的盒子。不是外边看上去的几间房子,是几排。我纳闷:做盒子的木材是怎么运进来的?

手机震动,林青青催吃饭了,出门时我留意下门口,没有发现摄像头什么的。走了一段距离,回头看了看,门口那人还在那儿,他的身边又多了几个人,刚才怎么没有看到?

前脚踏进客厅,康威就热情走过来招呼:“赵欣馨,给你拜年。”

“一样一样,康总。听林青青说,你的生意很好。”我说。

“一般,现在这块竞争很激烈,利润低。”他说。

人不多,就在餐厅的桌子上围着。林青青多拿了两个空碗,是纪念爸爸妈妈的,我们那边也有这样风俗。

我注意到和康威几乎行影不离的贾献芝没有来。

林青青婶婶烧了十个菜,有一盘热气腾腾的珍珠圆子,叫人垂涎。

我留意童伊手咬着耳朵,不动筷子。

我手在下面拍了拍林青青的腰,给了她一个眼神,一个带有折线的眼神,她知道我的意思。

“老同学,怎么不吃啊?”林青青站起来给她夹菜,被她拒绝。

“辣,我最怕辣的。”她说。

“珍珠圆子不辣。”婶婶说。

她夹了一个,吃起来像一只小雀儿。

只有我和康威两个喝酒,其他喝的是芒果汁。我们碰了一杯。

“身体恢复怎么样?”他关心地问。

“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了。”我说。

“那就好,到东莞一年感觉怎么样?”他问。

“说不上来。”我说。

“现在还在那个公司干吗?”他问。

“是的。”我说。

“你也可以考虑单干,这样财富可以迅速增长。”他说。

“我现在只有区区三百万,只够租房子的。”我说。

“要不要我借给你?”他问。

“不要,谢谢了。”我说。

“谢什么,我是要收利息的。如果不要,可以考虑把店开小一点,一定要干你最熟悉的。”他说。哈佛博士开始给我念经了,不过我对他的关心还是心存感激的。

“听说你们南塘市有一个大的项目,投资200亿的大别山大型水库,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他问。

“知道,叫东坡水库。是我们南塘市最大的招商项目,水库设计蓄水三十亿立方米,建成后年发电量达七十亿千瓦时。我从南塘走的时候,初步设计书已经批了,现在可能开工了。”我说。

“哥哥,不要问了,人家来吃顿饭,你问这问那的,讨厌。”林青青说。

“不问了,妹妹不要生气。”康威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说。

饭后,林青青把童伊安排好后,把我拽到房里。

“很想我吗?”她含情脉脉,眸子闪亮。

]“还用说吗?”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想我什么?”她望着。

“都想。”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冲动。

“我也是,天天都想和你在一起。”她急切地解开我的衣扣。

我粗暴地掰开她的手,热血沸腾,像饿极了跑到玉米地偷吃的野猪……

良久,风平浪静。

“我喜欢你的粗暴。”她说,手柔柔地抚摸我的平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辈子做你的俘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