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8章: 喜忧各半的打算

《盛世的竹篮》

第68章 喜忧各半的打算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鲁小菏走出我的房间看上去有点依依不舍。看她的脸,她的五官,确实是个美女,身材次一点,胸扁平,和较为丰满的下身不是很协调。

送别时告诉她我的事情很多,以后一般情况下联系用手机,她唯唯诺诺。

初六正式上班,除了王家宝到地狱去了,所有的职员都来了。

大家见面后少不了说些大吉大利的话。王家宝死了,我成了头,事情忙多了。

“赵主任,安然总经理喊你。”李吉月对我说。

安然老总叫我?我赶忙整理一下衣服,用电动剃须刀把胡子刮刮,第一次见老总,总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

轻敲总经理的门,在我的印象中这是一直都是关着的门。

“你叫赵欣鑫吧?请进。”安然老总亲自开门。

“是。”我说。

他招呼我坐到他办公桌的对面椅子上。

安然的年轻让我大吃一惊,二十刚出头的样子。比在北京遇到的昂进那王八蛋还要年轻。白皙的脸,面阔口方,身着黑色西服,显得年轻老成。

“去年你干得不错,王家宝死了,罪有应得,文化艺术部的事你就管起来。”

“老总,我的能力有限,再说我也不一定在这里干一辈子。”我说。

“干一辈子,我这位置早就被你坐上了。虽然你来只有一年,我没有见你,但是听人说,你很有能耐。”他递给我一根外烟,抽起来跟我在淮河大堤上防汛时吸老百姓的旱烟袋差不多。

“老总过奖了,我有一个想法。”我试着说。

“什么想法?”他问。

“想有朝一日单干。”我说。

“好啊,我现在就成全你,把文化艺术部扩成公司,你当老总,只要你筹足钱,你的股份可以高过我,你当老总。”他笑着说。

“是吗?”我问。

“是啊,不仅如此,我还把演出部划给你。但是要说明一点,在广告上你不要经营。”他说。

“让我想想吧。”我说。

“如果想好就尽快告诉我。”他说。

“是不是老总在马来西亚有公司顾不上?”我有些疑问。

“现在经营企业和原来不一样了,没有忙不过来的,只有不够忙的。我管理公司,只管利润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赵欣鑫,我也是中国国籍,小时候父亲把我托寄给在东莞的姑姑。爸爸说叶落总是要归根的。”他说。原来王家宝讲的只是表面现象。

“那你为什么把两个部交给我呢?”我问。

“哈哈,我没有想到你是个人才,既然是人才,留不住,将来肯定是竞争对手,与其以后被你挤垮,不如现在我们合伙经营。但是我估计你的资金不足,要么我坐老总,你坐副总,日常管理由你来干。”他说。

走出安然老总的办公室,既有兴奋,也有忧虑,喜忧各半。兴奋的是自己时间不长就能够做老总了,不看别人的眼色。还有把原班人马连锅端过来,可以立即开张。忧虑的是资金不够,我粗略算了算,需要七百万,缺口四百万。

回到办公室,李吉月推了我一把,笑着问:“是不是要当官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

“我判断的。”她说。

“是叫我负责,但是我想单干,他就说和我在一起经营。”我说,并把和安然谈话的主要内容跟她说了。

“我劝你就安于现状吧,不劳心不劳神的。”她说。

“如果我做老总,你跟我后面干吗?”我问。

“呵呵,只要你不搬出起运广场我就跟你后面干。”她说。

“为什么?”我问。

“不为什么,喜欢这里。再说你要是搬一个新地点,老客户认不得,生意就有可能被别人带跑的。”她说。

她说得有道理。

到哪里去弄这笔钱呢?我让柳成仁开车送我去塘厦,找林青青商议商议。

“四百万,又不是大数目,我找我哥哥借给你,放心,我借不要利息的。”林青青说。

“我也可以买股份吗?”童伊问。

“当然可以了。”我说。

“那我跟爸爸商量一下,能允许我买多少呢?”她问。

“二百万吧。如果都买了,就成你的独资企业了。”我说。

“就两百万啊,那我就不要商量了,我自己出,我把在高雄的服装店卖了。”她说。

“真的吗?”我问。如果她出二百万,我借二百万就够了。

“本女子从来不说假话。”她说。

“名字起好了吗?”林青青问。

“没有,你帮我起。”我说。

“亏你说出口,你是学中文的。”她嗔怪道。

“没有灵感,就要你起,不要摆架子啊。”我说。

她想了想,说:“尚搏怎么样?”

“如何解释?”我问。

“嘻嘻,要不停地奋斗呗。”她笑着说。

“那好,就叫尚博文化艺术公司。”我说。

“不行啊,我有股份,我要有发言权。”童伊说。

“说啊,又没有人把你的嘴缝起来。”林青青说。

“叫尚博是可以的,但是叫文化艺术公司不妥。”她说。

“那叫什么公司?”我问。

“叫尚博文化科技公司,以后可以经营科技产品,包括代销林青青哥哥的产品。”她说。

“对啊,以后生意要是大了,可以再办一家彩印厂,一条龙经营。”我说。

你一言,我一语,大家劲头十足,规划着公司的未来。

吃过晚饭后,我说要回去,林青青也没有留我,偷偷地对我说她这几天身体不舒服。

在快出塘厦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康茵,她的意见也相当重要,就打电话给她,她在。我让柳成仁回头到森林萤火灯饰股份有限公司,康茵在门口车边等着我。

“康总,给你拜年。”我说。

“不要客气,老乡,到我家坐。”她说。

康茵把她的父母从阜阳接到塘厦过年,我后悔自己没有带点东西,从口袋里掏出二千元给老人,老人不要。

“爸妈拿着吧,他是我们安徽老乡。”康茵说后,她父母就不推辞了。

“有了朋友就忘了老乡,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康茵把我拽到她的房间,有些不高兴。我知道她怪我,但是我无法跟她解释,过去的都过去吧。

我把我办公司的想法告诉她,她说这个想法很好,她答应出资二百万,这样我就不要从林青青哥哥那里借钱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说酒不是武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