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69章: 谁说酒不是武器

《盛世的竹篮》

第69章 谁说酒不是武器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事情太顺利了,不免要生疑。安然老总的爽快让我觉得还有其他原因。

林青青知道我近几天很忙,带着童伊先到广州,后到深圳,又跑到海南晒太阳去了。她在海南亚龙湾沙滩打电话给我说沙滩的沙子很细,跟面粉一样。我回电话说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得意忘形,世界各地的大小色狼色鬼都喜欢往那里跑。她说我胡扯,她看到的都是正经人。

房租不是问题,平均分就行。对于文化艺术部和演出部的固定资产,我从深圳找了一家高资质的资产评估机构进行了评估。一切都准备就绪,我建议安然召开会议,落实先前谈的有关事宜。

参加会议的有安然和他两个高级助手、康茵、李吉月和我。童伊在海南赶不回来了,喊上李吉月是叫她做好会议记录。

安然对康茵的到来颇感意外,他说我有本事,居然把东莞的灯饰女皇请来了。康茵的名字要比安然响亮得多,把他整个公司买来也是轻而易举的。

会议争论的焦点是新成立公司的名字和“好糊涂”的无形资产。安然坚持新成立的公司还要沿用“好糊涂”的名字,同时他说“好糊涂”的无形资产要作为股份加入,作价二百万。

安然之心昭然。

名字都起好了,现在他提出要沿用原来的,对这一点我开始坚持不用,后来就不坚持了,等成立公司后就由不得安然了。对于他提出的“好糊涂”的无形资产作为股份要加入,我坚决反对,反对的理由很简单,不是我一定要使用你的名称,是你自己坚持的。再说我做好了,对你的公司不也是一个广告吗?还有我们新成立公司不全是原来的经营内容。

双方僵持不下,康茵说:“安然老总,不知道当初你做这打算是何意图?你目前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如果你希望新成立的公司能够轻装上阵,完全没有必要为这无形资产争论。你争论的前提是赵欣鑫同意使用“好糊涂”的名字,如果他不用你提供的名字,我想你两个条件一个都没有实现,你还做这打算吗?”

“如果说你讲不想新成立这个公司,或者说想在这个未来的公司中当第一股东,我想这都不是今天谈的前提。赵欣鑫可以单干,你以后注定被动。”康茵继续说。

“但是多少要作点价吧。”安然说。

“一分钱都不可能,我完全可以独立地支持赵欣鑫超过你。”康茵说,眼直逼着安然。

“你是他什么人?”安然问。

“我是他老乡。”她说。

“哈哈,看在我们女富豪的份上,我就不谈无形资产了。晚上我在东莞国际廊紫奇大酒店请诸位,请大家赏光。”

商人重利轻别离。为了防止安然退缩,我让李吉月草拟了协议,修改后重新打几份,我和安然都在上面签了字。

出门的时候,我说:“还是我请吧,安然老总,以后还要你多多支持。”

“等新公司正式开业的时候你请,今天是我的,别争了。”安然说。

东莞国际廊紫奇大酒店我去过一次,是王家宝请的,菜还可以。我征求安然意见喊来了演出部主任夏冲、副主任赵容、曾经的搭档王小娥。

在去酒店的路上林青青说已经回到塘厦,我说今晚安然老总请客,让她把童伊带过来,毕竟人家有股份。她问哪个安然,我对她说就是东莞好糊涂文化艺术广告有限公司的老板。

安然要服务员准备上菜,我说等会,还有两个客人。他问是谁,我说是一位是股东和一位我的女友。他说我到处招兵买马。

林青青和童伊来到,服务员开始上菜。

一桌丰盛的宴席,洋酒洋烟。

安然频频敬酒,我注意到他的眼神不停地落在林青青的身上。

在敬林青青酒的时候,安然离开了桌子,走到她的身边。

林青青喝的是饮料,他把她的饮料一口喝了,然后让服务员再拿一个杯子,倒满酒。

他把酒端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说:“林小姐,给个面子,请把这杯酒喝了。”

我正要说她不能喝,看到林青青接过来一饮而尽。

“林小姐赏光,你的手机号码多少?以后我请你喝酒。”他说。

“安然老总,喊我喝酒只要和赵欣鑫说声就行了。他来我自然就跟着来。”林青青巧妙地回答,又不失体面。安然讨个没趣。

我知道安然有意地做给我看,这个王八羔子。

我表面上笑着,端酒到安然跟前,说:“安然老总啊,我的老婆刚才跟我说你很帅啊,她不能喝,委托我敬你这杯酒。”

他不好拒绝,一口喝了。

我把他的酒杯倒满,说:“感谢你给我独立发展的机会,如果将来能够成功,都是你给我的机遇,这杯酒敬你,我们干杯。”

他喝了,我又满上。

“安然老总,好事都是双的,我不能敬一个酒,来我们碰两个酒。”我说。

“赵欣鑫,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啊?”他立着眼看我。

“安然老总,你说哪里去了,今天好歹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就是喝醉又何妨?再说啊,看得出你是海量。”我说。

他干了,我再次满上。

“安然老总知道淮河边上的寿州县吗?那就是我的老家,原来是楚国的国都,据说有一个楚王的墓至今还没有被盗过,参观没有盗过的墓,会带来好运的。”我说。

“是吗?有时间我一定去。”他说,说话结结巴巴。

“好啊,我先代表我们家乡人民欢迎你去,干了这杯吧,别看不起我们的穷地方啊。”我说。说完一仰脖子喝了,他不得不喝。

安然开始的时候就比我喝得多,加上我连续地跟他碰杯,他开始语无伦次,说要到卫生间,还没有走到门口就掏出那个,在包厢的门边撒了起来。

女人们都不自觉地把头偏了过来。

人啊,喝多了,思维乱了,哈哈,就和动物没有两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