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77章: 哭哭泣泣泪美人

《盛世的竹篮》

第77章 哭哭泣泣泪美人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在康威家吃饭,有安然被确诊肝癌的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昂进,我不想和他在一起,我讨厌他道貌岸然背后的阴险和毒辣。对于他,必须采取非常规的办法对付。

有必要利用贺云对我的好感。

快走出别墅群,林青青的车子跟上来了。

“脾气不小啊,快上车。”她踩住车,探出头,笑着说。

我上车后,她递给我一小包葱油饼,热乎乎的。

“哥哥做的。”她说。

“香。”我咬了一口。

“是不是回到我那里叫婶婶给你烧点吃的?”她问。

“你吃了吗?”我问。

“只吃一块饼。”她说。

“那我们先到你家简单吃一点,然后去医院,好不好?”我征求她的意见。

“刚才在哥哥家吃点不就行了吗?”她说,还有气呢。

我把在北京被殴打的事从头到尾告诉了她,并说当时跟你说是摔的,主要担心你心疼。

“那也不能说就是昂进指使人所为。”她说。

“来打我的人说漏了嘴,再说和我睡过的贺云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给我的五万元奖金连同我原来的钱统统被他掠夺。”我说。

“谁让你占人家女朋友的便宜。”她瞪了我一眼。

“第一晚我酒多了,并且和薛锦分手不久,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我解释道。

回到林青青家,她婶婶问吃什么,我说如果有元宵就下点,她说有,问我要不要炒几个菜,我说晚上吧。

心细的林青青婶婶在元宵里放了两个葫芦头鸡蛋。在老家过十五吃元宵,妈妈也在碗里放鸡蛋。

吃过后,我们驱车直奔东莞太和医院。

安然正和他的两个高级助手理论。

“你们说医院没有查出病,为什么不让我出院?”他发火。

“医院说还要观察几天。”他的高级助手说。

“没有查出什么病,还要什么观察?”他大声说,像是说给旁边的医生听的。

“我走,不办手续也可以走,我又不是进了监狱。”说完他抬腿就走。

在墙角的李吉月和安静手挽着手,安静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我知道那是装出来的。

安然走到门口的时候,安静突然跑了过去,抱住他,哭着说:“哥哥,你不听医生的,听妹妹的好吗?在这住吧,等会我们到饭店吃点,你喜欢热闹。”

安然用手抹了抹妹妹的眼泪。

“安然老总,今天我和林青青来就是陪你过十五的。”我说。

“好啊,赵欣鑫,感谢你啊。小妹,你到附近的饭店安排一下。”他说。

安静走出去了,他又叫回,说:“安排高档一点,要有元宵。”

安然对我说他不坚持用公司的名称了,他让我把协议修改一下重签。

安静回来了,我让林青青把她带到走廊劝劝她。过了一会,林青青让我出去。

安静眼圈红红的,眼里仍然汪着泪。

“安静,现在你必须坚强,不准再哭哭泣泣,这样对你哥哥的身体不利。”我说。

“我晓得,但我忍不住。”她说。

“告诉你马来西亚的爸爸和益阳的妈妈了吗?”我问。

“没有,今天过节,我怕父母过不好节。”她说。

接着她告诉我能延长安然生命的唯一办法是进行肝脏移植,最好是用活体肝,她准备提供自己的肝给安然。她说医生讲直系亲属的肝组织与病人的肝组织相容性较好,移植后不会产生大的不良反应。

“你把肝献了,对你的身体有害处吗?”我问。

“只是部分切除,也有风险。但是只要能延长哥哥生命,我什么都能做。”她的目光中流露出坚定,让人佩服。

我叫林青青打电话跟她婶婶说我们晚上不回去吃了,然后随着安然安静去了饭店。

从外表看,安然一点都不像是得了绝症,几天的住院使他看上去和没有喝酒前差不多。人啊,其实很脆弱。

安静安排的饭店还是那天去的红包酒家,我看了看,附近只有这饭店离医院最近,她可能是怕安然多走路。

安静把安然的杯子里倒上白开水,又给每人面前的杯子里倒上白酒,她自己也斟了一满杯。

“安静,你也要给我倒一杯酒,今天是正月十五。”他对安静说。

“哥哥,你醉酒胃出血才好,医生说不能喝。”她不给。

“我现在能闻到酒香,好妹妹,让我喝一杯吧。”他把白开水喝了,酒杯伸了过去。

“不准喝。”她把他的手推了过去。

“好妹妹,哥哥没有求过你,今天求一次。”安然又把杯子伸来。

“不行就不行,求也不行。”她说。我看到她的鼻翼闪动。

“好妹妹,哥哥今天想喝,你不倒,我就自己亲自倒了。我保证以后一般情况下不喝酒,节日只喝一杯。”他笑着说。

突然安静捂着脸跑出了包厢。

我示意大家都不要动,对安然说:“老总,你妹妹是你惯的,我去劝劝她,不过她说得有道理,你就不要为难你妹妹了。”

我出去到处找,在酒家门外的停车处找到了安静。

灯光下她在地上蹲着,双手捂者脸,双肩颤动。

“安静,不要悲痛,你不是说肝移植能延长生命吗?”我拉她起来,并分开她湿湿的双手。说:“看着我,我能叫你一声妹妹吗?”

她继续啜泣。

“为什么要哭?要和平常一样,安然现在最需要你。”我拿手帕擦她已被泪水浸泡的脸。

她停止了哭泣,目不转睛地望着我。

“这就对了,笑一笑,”我说,并整理她乱乱的头发。

“我笑不出来,赵欣鑫。”她扑到我的怀里,又哭了。

经过再三相劝和开导,安静回到了座位。

“妹妹,哥哥病好了,你应当高兴啊。”安然说。

“我出一个谜语给你们猜,好不好?”我说。

“当然好。”李吉月很快明白我的意思。

“那要有惩罚,一分钟之内我们猜到,你要喝一杯。”林青青说。我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说今晚吗?喝多了误事你别笑我。

“那你们输了呢?”我狡黠地问。

“我代表大家喝一杯。”李吉月说。她很自信啊。

“不要绕弯子了,快出谜面啊。”林青青等不及了。

“嘴比嘴大,嘴比嘴小,嘴被嘴吃,嘴被嘴咬,猜一个字。”我说。

话没有落音,安静说:“是不是妙手回春的‘回’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电话里的情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