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8章: 堂哥在巴基斯坦失踪了

《盛世的竹篮》

第8章 堂哥在巴基斯坦失踪了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送别林青青,我没有回去,百无聊赖,直接去了人才市场。人才市场大厅人比前几次多了不少,今天是周末,用人的和人用的都比较集中,每个到这里找工作的人都满怀着希望,但僧多粥少,希望大多掉进失望之中。

去了有机会,没去一点机会没有。进入人才市场,我感觉自己像老家黄牛市场的黄牛一样任人挑选,前几次卖不出去,又来了,我对自己说,削点价吧,在栏里还要吃草,会坐吃山空。

我没有找大公司,大企业,专找不起眼的,找急用人的企业。一家名叫广东瑞德商贸公司住北京办事处要招收业务员,我报了名留下电话号码,办事处的人让我等待。

回到了出租屋,没精打采,有种怅然若失的情绪,好像心已经飞走了,飞到哪里不知道,这种情绪好长时间没有了。

躺在床上,身体每一扭动都感觉到痛,每一次痛都让我想起林青青。

晕晕糊糊睡着了,手机铃声吵醒了我,我一骨碌爬了起来,也不感觉到疼痛了,拿起放在边上桌子的电话,当是用人单位的电话。

“是欣鑫吗?我是你嫂子,现在在哪?晚上我请你吃饭。”嫂子话语的热情能烧着电话。

在哪?可以看到你家的房子。请我吃饭,不去,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哦,我晚上有事情,对不起了,下次吧。”我搪塞道,尽管不愿意回答,毕竟是嫂子。

“你哥哥给你电话了吗?”她问。

“没有,我也没有给他电话,他在巴基斯坦的电话我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不是嫂子你在用吗?”我说。

“我有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系上他了,昨天我把电话打到住巴基斯坦大使馆,他们答应帮助联系。我急死了,合同要等他回来签。”她说,可以想象她着急的样子。

在巴基斯坦联系不上让人不得不往坏处想,堂哥在巴基斯坦的北部修水电站,建水电站是要修水库的,这个季节那里发不发大水?是不是水库的围堰被大水冲垮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敢想了。那个地方是巴基斯坦的北部,和阿富汗接壤,传说恐怖头子拉登就藏在那里,美国人老鼠洞都掏三把,直升飞机跟苍蝇似的,拿拉登都没有办法,要是堂哥被恐怖分子绑架,那就危险了。不对啊,如果绑架,是要勒索的,并且放录象,怎么网上新闻没有看到?

“没有事情,等几天再说,堂哥没有事的。”我安慰嫂子,心生寒风,但愿堂哥平安无事。

和嫂子通完话,电话又来了。

“是赵欣鑫吗?”电话传来软绵绵的声音。

“我是。”我急切地说,没有吃的,连鱼钩也要咬。

“我们是广东瑞德商贸公司住北京办事处,你被我公司正式录取了。”电话里的声音更软了,如春江花月夜。

比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兴奋,身上的疼痛消去大半,出门溜达溜达,脚下生风,不觉走到了赵老板的小吃铺,离吃晚饭还早,我就坐上了,为自己多点一个菜,趁着没有上人,邀赵老板一块儿喝上一杯。

“怎么今天这么兴奋?”赵老板的小姨子说。

“哪天我不兴奋?”对赵老板这个多嘴的小姨子,我没有好语言。没有别的原因,主要是看不惯。她看上去有三十好几,穿得花花绿绿,脸抹得跟花狗屁股,眼珠子经常不在中间位置。学校门口卖电话卡的老李曾对我说,那个妹子很好到手,周围的混混都把她睡了,只要给钱她就睡,包你满意。老李眉飞色舞地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想女人他可以把她介绍给我,不贵,你们是老乡她可能不要钱。这个老李是个十足的骚老头,卖电话卡还兼拉皮条。我问他睡上了吗?他说睡上了,不过她跟他要了一张电话卡,他嫌贵了,第二天又找她睡一次。

赵老板对他这个小姨子才不管呢,老李说赵老板的老婆在家务农,叫她妹妹来就是看着丈夫的,怕丈夫把钱给别的女人了。赵老板有事没事也可以伸一腿,姐夫遇见小姨子,老猫见到小鱼子,天天在身边,能不上吗?

菜很快上来,我和赵老板面对而坐,他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杯,神秘一笑,然后低下头把火锅的火焰调大些,一字一句地说:“老弟,我知道你心中的喜事,一定是把昨晚带来的女孩睡了。”

“瞎扯,我是有女友的。”我严肃地对他说。

“别装正经了,这是什么时代了,有老婆的在外边找女人多得是,女友算什么,你没有开化啊。北京为什么鸡多鸭多,有市场啊。老板赚那么多钱贪官受那么多钱干什么?搞女人啊,一句话说得好,男人不**,西边的河水流不长;女人不风骚,东边的太阳升不高。”他越说越有劲,看到我不搭他说,自然不说了。

“老乡,今天我找到了工作。”我说。

“早说啊,早说就不跟你扯这些,不过现在正经人也有,但比以前少多了。”赵老板夹了一口菜送到嘴里,嘟嘟哝哝地说。

小吃铺开始上人了,赵老板去烧菜,我加快速度喝完吃完,腾出位置给人。

在给饭钱的时候,我看到包里有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叠票子,还有一个纸条:

欣鑫,你给我的羊毛衫我收下了,这五千元希望你能收下,感谢你给我带来的幸运和快乐,希望你堂哥能尽快回来安排你的工作。林青青字。

字体娟秀,难怪一位大书法家说,书者,心之迹也。

路上的积雪已经被人完全扫走了,迟了一天,如果是昨天搞彻底一些,我可能就不会摔倒,林青青也不会摔倒。

冷静下来,又想堂哥的事情,现在嫂子有没有他的消息,我拨通了嫂子的电话,没有人接,过了一会儿嫂子打过来,说大使馆方面了解清楚了,堂哥已离开了工地,具体到哪里,还不清楚。

堂哥到底到哪里去了?我又重复想了已经想了几遍的可能出现情况,最大的可能是堂哥不想接嫂子的电话,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堂哥还好好的。

回来在杨老板家的公共浴池洗了一澡,把胡子刮干净,明天到新的岗位,要给人一个好的印象。

爬到床上,看了看手机,有几个信息像池塘里的小鱼一样一个一个冒出头,都是林青青发的。

欣鑫,我目前快到阜阳,是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欣鑫,新东方那边路滑,小心点。

欣鑫,如果你哥哥还没有回来,你就到东莞来,这里需要你。

欣鑫,睡不着,想你。

欣鑫,好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原来挣钱这么容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