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82章: 衣褶里的暗香

《盛世的竹篮》

第82章 衣褶里的暗香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昂进和李吉月的亲密样子,心很不是滋味。昂进不就是有钱吗?女人啊,为什么总和金钱联系在一起?

回到了安塘街出租屋,林青青正趴在电脑看电影。是古装片,十几个舞刀的蒙面人追杀一位空手少女。

“怎么今天情绪这么低落?”她抬头问。

“昂进那王八蛋床上养着,胳膊搀着,又和李吉月亲热上了。”我说。

“我当什么天大的事情,这个时代很正常,你想天下的美女都围着你转啊?”她把电脑关了。

“你理解错了,昂进是个黑到心烂到脚的大坏蛋,我担心的是李吉月。”我说。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家在谈朋友你担心什么?”她反问。

林青青说得似乎有些道理,何况她谈朋友又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对于她,过去我满心都是感激和疑惑,在自觉不自觉中拉近和她的距离,把当做自己的小妹妹看待,自然就关心也许不该关心她的事情了。

“不说她了,最近业务不好。”我说,并希望从她那里得到帮助。

“万事开头难,只要兢兢业业做下去,你会成功的。”她说。

“这道理我懂,我要的是你给点建议。”我搂着她,脸贴得很近。

“关键是开拓市场,开始的时候要微利求存,不能杀鸡取卵。”她说。

“我没有啊,我们的利润很低的。”我说。

“你的利润低并不代表你的价格低,要检查检查业务员有没有从中做手脚?”她说。

她说得很有道理,我想下午就着手调查。

吃午饭的时间很迟,已经端碗的快餐店的厨师为我们炒了两个菜,一向细嚼慢咽的林青青也大口大口吃起来。

两个相爱的人长时间在一起很容易忽略热恋中的一些精心,往往忘记对方的感受。我忽视她饿了,陪着笑说对不起。她微笑说没关系。

她告诉我她哥哥康威让她回塘厦一趟,我问是不是回去当总经理,她说哥哥没有说。

送走林青青,我赶到公司,把夏冲和赵容喊过来,让他们着手重点调查业务员和彩印厂之间的经济往来。要想方设法弄清楚业务员从彩印厂拿的回扣是多少。

我知道业务员想多拿钱,只能从彩印厂打主意,设计制作有一整套的管理办法,几乎没有漏洞。我做过业务员,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晚上回去睡在床上想,如果管严了,势必降低业务员外出联系业务的积极性,当务之急是要把彩印厂搞起来,自己有了,就很容易堵住漏洞,给业务员奖金奖在明处,这样可以调动其他业务量少的业务员积极性。

从哪里弄到钱把彩印厂搞起来呢?

正想着,手机来电,是李吉月的。我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了,这么晚她有什么事情?

“赵总休息了没有?”话筒传来她轻柔的声音。

“你陪安然安静去了上海了吗?”我问。

“没有,安静说她爸爸在上海,不麻烦我。”她说。

“你现在在哪?”我问。

“在你的楼下,林青青在吗?”她说。

“不在,是不是和昂进一起来的?”我说。如果她把昂进带来正好,老子好好修理修理他。

“没有。”她说。

我给李吉月开门,她的衣着让我大吃一惊:银色圆领紧身衫半遮着胸儿,天蓝色百褶短裙下露出修长的腿儿,黄豆大的珍珠项链昭示袅娜的颈儿,环环相缠的手链彰显粉嫩的手儿。再看后背,哎呀,拉链只拉半寸,黑色内衣诱人,内衣的横竖连接处装饰一只高贵的黑色蝴蝶,欲飞作罢,窃语春光。

“冷啊。”她坐在我的床上,百褶短裙自然提起,真是倩影横斜夜清浅,暗香浮动人头昏。

“谁叫你穿这么少?”我整理自己情绪后说。

“女为悦己者容啊。”她说。

“今天晚上和昂进在一起?”我问。

“你笨啊,我说的是你。”她猛地把我拉在床上,腿放在我的腿上。

“昂进欺负你了吗?”我说,说出口后悔了,人家谈朋友,不存在什么欺负不欺负,我怎么这样问?

我偷偷地打了自己一嘴巴。

“有,他很色,不像你坐怀不乱。”她得寸进尺,歪在我身上,那黑色的蝴蝶在我的眼前跳跃,我不自觉地摸了摸,却碰到她的肌肤,好凉。

我伸手想把她的拉链拉上,她阻止我,并翻身枕在我的腿上。

“就是这种结构的衣服,你拉不上的。”她睫毛闪动,说:“你和昂进最大的不同是他想拉开拉链,你却要拉上。”

“他占了你的便宜了吗?”我问。怎么又问这类问题?

“你说呢?”她活动着头,我的腿之间起了一些变化。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要在寂寞的时候找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