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87章: 无风起浪心隐忧

《盛世的竹篮》

第87章 无风起浪心隐忧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没有录用那个说话让人哭笑不得的女孩,她凭别人的经验行事,也许在人生的路上受过打击。这样的女孩要么沉静得如一潭死水,要么热烈得像难以扑灭的森林大火。

哪知那个女孩第二天找上门,还是昨天的打扮,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她的可取之处是她那饱满的天庭。天庭饱满,一生衣食无亏。最大的不足是她长发遮不住的大耳朵,听说大嘴美女,大眼美女,怎么没有听说大耳美女呢?

“为什么不录取我?”她没有客套。

“为什么我要录取你?”我反问。

“你知道我来应试花了多少钱吗?”她愤怒。

“你花了多少钱是你的事。”我说,并目光瞅着电脑。我无意中点击股市行情,看了我曾经拥有的雄鹰股票,乖乖,又翻了一倍。如果当初不买,能多赚三百万。我这公司到什么猴年马月才能赚三百万。现在虽然说办了公司,欠一屁股债。

这年头啊,撑死胆大的,饿是胆小的。我后悔没有听康茵的话。

“赵总,你不录取我可以,你得把这张办假文凭的收款收据给我报销。”她递给我。

我扫了一眼,一千八百元,这么贵。在南塘,我同事朋友的儿子当兵,由于是初中生走不了,同事的朋友就找人私刻了一枚高中学校的公章,才要一百元。那可是要坐牢的事啊。

我留意一下收款收据下面有红印,很粗糙,肯定也是假的。

“能要这么多钱吗?”我问。

“赵总,实际就要三百元,我让办假证的人随便写的。”她一副可怜的样子。

呵呵,假文凭,假印章,假收据,假数字,一假到底。相信她这句话是真的,比我的那些业务员强多了,收了回扣,闭口不说。我突然改变了对她的看法,留下她,给她报销了三百元,并告诉她我留下她是因为她说了真话。

我记住她的名字叫余真。

李吉月对我说,你真高啊,没有说教,就达到了宣传自己的目的。我糊涂了,不知她所云。她说余真把我留下她的原因绘声绘色地讲给同事们听,公司的职员每个人都知道。我想职工们应当知道我的用人标准。

公司招聘的文化艺术部两名主管我一个也不满意,尽会吹牛,认识这个领导那个局长的,这个老板那个经理的,没有联系成一项业务。管理水平也差,对画册设计几乎不懂,还对设计人员的设计指手画脚;一有时间就钻进女人堆里自我吹嘘。老子的公司又不是他俩表演口才的地方。我没用一个星期就找个理由让他们滚蛋。对于这样的人,不能给他们太长的试用时间。

关于文化艺术部主任的人选,我想到了华泰的章老板,管不住老婆的人不一定管不好人。我打电话让史湘丽问问他,史湘丽说你找对人了,十年前他来东莞只带一千元,是白手起家发展起来的。

大约半个小时史湘丽就回话,她说章老板愿意干,但是提出的条件是他联系的业务必须和公司五五开,这家伙胃口还不小,难怪想钱想得秃顶。但是既然这么说,说明他有路子。再说五五开是在设计制作上,印刷这块我又不跟他分成。

我要史湘丽晚上把他请到东莞来,她说我太急了。我说我妈妈有病,安排好后准备回南塘。她说我再急也没有用,康威刚从台湾过来。我说那就明天吧,她说好。

下午在办公室无所事事,我准备上QQ看看网络电视。突然间我想起网名叫菏塘月色的鲁小菏,都一个多月了,她也没有跟我联系。也许她找到工作了,要是仍然没有找到工作,就叫她到我的公司来,今非昔比,多安排几个人是没有问题的。我是老板,想用谁就用谁,只要不违反国家法律和政策。

我给鲁小菏电话,接通了始终没有人接。出现这种问题一般有三种可能的情况:一是人机分离,二是对方没有听到或者感觉到,三是对方不愿意接听。我想第三种可能性不存在,认为鲁小菏会打过来的。

等到第二天下午和章老板谈好条件后,鲁小菏还没有打电话过来,我隐约感觉问题有些不对劲,我连续拨了几次,都是和昨天一样。

鲁小菏是我和柳成仁从东莞解救出来的,又是我安排在东莞的,如果她真的有三长两短,我无法向她家人交代,良心过不去。现在看来第一和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最大。

我喊来柳成仁共同分析问题,拿出对策。

“我觉得如果你欺负了她,就没有必要找她。”柳成仁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

“绝对没有,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瞪了他一眼。

“那就说明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她迫于无奈回到美容院,不好意思接你电话;二是手机不在她手,她被人控制,或者说有生命危险。”他分析道。

“你行啊。”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忘了我跟你说的,年轻的时候我在老家是有名的混子,第一次拉网我是漏网的。病多成良医,我这罪犯多了,也能当个探长。”他咧嘴大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乌云边模糊的新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