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88章: 乌云边模糊的新月

《盛世的竹篮》

第88章 乌云边模糊的新月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青春走出校门,当社会露出大牙,当美丽遇到丑恶,当虚伪献媚真诚,当篝火被暴雨扑灭,当新月误入乌云,当嫩草被野蛮践踏……

我的情绪开始激动,心情开始慌张,万一鲁小菏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将是我一生的罪过。我甚至想到当初不应该救她,不是为了推脱责任,那样至少没有现在这样处于危险的可能。

我再次拨了李吉月的电话,通了还是没有人接,我对柳成仁说有没有手机被偷或者手机丢了的可能。他说我太天真了,被偷的手机早出手了。手机丢了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他说我是她的大恩人,她应当告诉我。

我赶忙上QQ,看她有没有什么留言,多么希望她的头像在清脆的唧唧声中跳动,我失望了。

“现在怎么办?”我问柳成仁。

“到塘厦,去姚爱丽婉美容院。”他说。

“好,不过我们先去她租住的旅馆看看,了解了解情况。”我说,幻想着能够在旅馆看到她。

“也好。”他说。

到了鲁小菏住的旅馆,旅馆的老板不在,老板娘在。

“请问一个多月前在这里住的鲁小菏在吗?”我问。

“你是说那个找工作的女大学生吧?好像一个星期前还见到她。”她说。

“在或者不在请你帮我查查,如果走了,具体是那一天?”我话有些重。这人怎么这样?连自己顾客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还说好像。

“我们这里只登记来住时间,没有登记退房日期。”她说。

“那你看看她原来住的房子有没有登记给别人。”我说。

她翻着发黄并且油腻的登记册,找了半天,说:“没有。”

“你老板什么时候回来?”我问。这个老板娘很白痴,跟她说不明白。

“不清楚,男人们的事情我不管。”她挪动着像坦克一样的身体,艰难地弯下腰拎水瓶想给我们倒水。

“晚上回来吗?”我问。

“不清楚,他喜欢玩牌。”她说。

“明天早晨回来吗?”柳成仁问。

“不清楚,有时几天都不回来。”她说。

“我们能到鲁小荷住的房间看看吗?”我问。

“那是可以的。”她把我们带进了鲁小菏住的房间。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床叠得整整齐齐,墙角的布制拉链衣桂旁边有方便面的纸箱,我打开一看,还有两碗没动。

除了两碗方便面,房间没有丢下鲁小菏任何私用的东西,看样子她离开了旅馆。

出了旅馆的门,已经是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和拥挤车流是这个时段常见的风景。我们费力地出了东莞市区,在繁华的末端好像是城乡结合处,我让柳成仁把车停下来,到马路边的餐馆吃饭。

“你的脾气我知道,到这饭店你可能吃不下去饭。”柳成仁把车驶入饭店门前停车场的边缘。

我正要问他为什么,突然从最近的饭店里涌出七八上十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围住我们的车子,拉开我们的车门,拽我们的胳膊,南腔北调地要我们下去消费,还说什么包我们满意。

“走走走。”我连声对柳成仁说。

小姐们像叮在带肉骨头上的苍蝇一样,打都打不走。柳成仁拼命按喇叭也无济于事。

要吸引苍蝇,用醋不如用糖,我掏出三百元扔出去,小姐们争着去拿钱,我们趁机扬长而去。

“你真有办法。”柳成仁说。

“没有办法能当总经理?”我斜了他一眼,故意吹嘘自己。

“今天要是进去小姐不把你裤子扒了才怪呢。”柳成仁笑嘻嘻地看着我。

“注意开车,别吓唬我,我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裤子都保卫不了?”我说。

“哈哈,不一定啊,我去过,喝一瓶饮料摸一下,喝一瓶酒亲一下,饭菜超过一定数额小姐就脱衣服给你看。给小姐钱,她们还可以陪你,要多少有多少,总之把你的钱搜尽,把你的油耗干。”他说。

我信他的话,刚才一幕已经说明了问题。这年头啊,b*子无孔不入,美容的,洗澡的,吃饭的,洗脚的,游泳的,跳舞的,唱歌的,等等,几乎里面都有这种龌龊。

到了塘厦,我们简单吃了碗混沌和油饼,然后开车直奔姚爱丽婉美容院。

姚爱丽婉美容院的名字也很奇特,干脆叫要爱你钱算了。

美容院门前灯光扑朔迷离,绿碎花玻璃门露出缝隙,里面是红红的撩人的灯光。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如果没有鲁小荷就抓紧出来,不要在里面磨蹭。”我说。

柳成仁说声好,并麻利地出了车门。

我从不远处望着,在柳成仁拉门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看见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她在这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可疑的半截烟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