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9章: 原来挣钱这么容易

《盛世的竹篮》

第9章 原来挣钱这么容易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广东瑞德商贸公司住北京办事处的办公地点在昌平区,从我住的地方出发,转了好几次车折腾两个小时才到,亏好起得早,赶在九点钟之前。

商贸公司办事处租的是迎街三间门面,上下四层,一楼是瓷砖展柜,二楼是玩具展柜,三楼办公,四楼是宿舍。职工不多,加上我才七个人,办事处主任是个比我还小的年轻人,叫昂进。办事处阴盛阳衰,我和办事处主任是男的,其余是清一色女孩。昂进把手下的六个人分成三个组,两个女孩负责财务、投标和来人接待,两个女孩负责展柜,我和贺云负责业务联系,有时昂进也自己联系业务。公司没有仓库,合同签好后货直接从广东发过来。

第一天上班,昂进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他是长相帅气的小伙子,个头有一米八,皮肤很白,跟石膏一样。

“你的简历我看了,不错,我们公司在北京地区一年的销售额大约是九个亿,保底工资不高,一千整,提成也不高,千分之三,但你干得好,一年照样能成为百万富翁。”他喝了口白开水,接着说:“我们办事处没有什么规章制度,也不给你下达死任务,你可以用任何手段,只要把合同签了就行。总之,很自由,只要不被弄到派出所就行,你还有什么要求?”

说要求,就是住得太远,我留意办事处的房子,昂进占了一间,如果我要搞一间,五个女孩就得挤一间,自己是后来的,一张白纸,能提什么要求?

“没有要求,听从领导吩咐。”我像出征的士兵,向首长表态。

“不要客气,今后你在业务上跟贺云学习,你可以走了。”他手摆了摆,示意我出去。打工就是不一样,让人走也不客气两句。

很难想象瓷砖和小孩的玩具能放在一起经营,这两样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风马牛不相及。贺云对我说,公司在广东代理销售的产品很多,在北京主要代理这两样产品销售,是根据北京的市场定的。如果客户需要其他装饰材料,也可以预定。

玩具主要是布玩具,贺云说北京市场上的布玩具由公司提供的占三分之一。小小瓷砖有上百种,我真大开眼界了,有价格高低、砖块大小、颜色彩绘之分。

贺云在人才中心就见过一面,那时侯不敢瞧她。其实她算是个美人儿,圆脸,大眼睛,薄嘴唇,个头适中,身材微丰,胸部高挺,在五个女孩中的长相算中等,年龄大了点,估计有二十五、六岁。跑业务的女孩在我眼中地位不高,甚至想象她们为了得到一项业务不惜派上自己的身体,和没有多少本事当上了官还整天想向上爬的女人一样。

中午贺云请我吃饭,我们是一个行动小组的。吃饭的地点是一个外表土气名字叫竹乡的饭店,外边停放的车子大部分是军车牌照,饭店的门楼很低,不能挺胸而入。里面是用竹子装潢的,篱笆隔断,竹梯,竹椅,竹茶几,竹桌子,服务员着少数民族服装,清新雅丽。

贺云要了几个菜和一瓶茅台,我们是一杯一杯端的,不一会喝光了。她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半开双唇,任凭烟雾自然升起。她说干业务员一定要能喝酒,尤其在北京在个地方,不能喝酒是被人瞧不起的。

贺云说她干了三个地方:广州、上海和现在的北京,她说广东人猴,上海人精,北京人憨,北京的钱最好赚。广东人你给他好处他给你办一点点,上海人你给他好处他不一定给你办,北京人你给他好处他一定办。她要我好好干,将来一定能赚个衣锦还乡。她说我很幸运,在我来的前一天,原来和她在一个组的男业务员出车祸死了,不然她们这里我还进本来呢。原来我是来补缺的,心情不是个滋味。

不过对这项新工作我满有兴趣,贺云答应下午五点带我去会见一个在亚运村客户。

这个客户是贺云从一个老客户那里认识的,客户是做房地产的,原来外墙设计是用乳胶漆,后来用户强烈要求改为高级外墙瓷砖,理由是北京风沙大,用瓷砖好清洗。贺云说瓷砖大概需要五千万元的量。

客户是个油头滑面的人,嘴里叼着一根眼,眼睛眯成一条线,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人家手里握着一块大肥肉,哪个不陪笑脸?

尽管是冬天,贺云穿着裙子,美丽为业务打伞。

贺云和那个客户开始不谈业务,大谈开发商有魄力,谈开发的土地是上风上水,开发商乐得如喜得贵子。

快到吃饭的时候,贺云把她的样品画册和报价拿出来,走到那位客户的身边,柔声细语地说:“老板,你看看我们公司的样品画册和报价,质量是最好的,价格是最合理的。”她弯着腰,一页一页给客户翻材料,高高的xiōng部紧紧地贴着客户的胳膊。

介绍完后,贺云邀请客户吃饭,客户满口答应。一流饭店上等酒菜,席间那个客户和贺云眉来眼去,当众打情骂俏。

“今晚到哪里找妹子啊?”贺云满脸妩媚地问。

“你啊。”客户说。

“真坏,人家可是卖唱不卖身的,不过我可以给你找,[ch*]女、大学生都可以的。”贺云说。

“好啊,晚上给我送到齐雨山庄三号别墅。”客户说。

送走客户,我问贺云:“今晚你真给他送美女啊?”

“送,怎么不送?我手下有好几个,不过大学生有,[ch*]女没有,这叫投其所好。”贺云说。

“你这生意就算谈成了?”我问。

“有老客户介绍,应该差不多了,再送点钱就OK啦。”贺云说。

“如果有比我们的价格更便宜的话,他还会要我们的吗?”我问。

“如果便宜多,他会提出来的。差不多的价格他是不会提的,他接收了我的,就不会接收别人的了,这是行规。也有吃两头的,最后的结果是蛋糕切两半。不过这个客户不会。”贺云说。

“你怎么知道?”我问。

“凭女人的直觉。”她说。

我心里默默地计算贺云拿的提成,五千万,她可以拿到十五万,原来钱是这样好挣。

时间不早了,我准备回去。贺云要开车送我,那是客气,还是自己走吧,在昌平叫辆出租车。

“昌平有什么好玩的?”我问司机。

“看你玩什么,昌平有三多,浴池多,美容院多,b*子多。”司机说。

“不是你说的方面,是景点。”我说。

“哦,这里离八达岭长城,十三陵水库,九龙游乐宫,定陵都很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去的时候可以打我的电话,要是需要女人,也可以打我的电话。”司机介绍说,说完递给我一张名片。

出租车快多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了出租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烽火台上的热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