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94章: 生怕情多伤美人

《盛世的竹篮》

第94章 生怕情多伤美人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深夜林青青的手机在一个陌生声音的男人手里说明什么?我的心陡然紧张起来,不自觉地朝着那方面想,尽管我知道林青青是深爱着我的。但是这是一个变幻莫测的社会,黄河都能断流,何况情感?

“你是谁?”我追问。

“你是谁?”他反问。

他奶奶的,竟然有资格问我是谁了,我吼道:“我是林总的老公!”

“我怎么没有听说他有老公?告诉你我也是她的老公,你相信吗?”突然他把电话挂了,连续打几次都是关机。

我的情感大厦开始晃悠,经历过柳塘晓烟的时光,感情很容易错位,我开始担心未来,就像担心一棵花艳的石榴树是否能春华秋实,挂果满枝。

一夜几乎没有睡,早上起来打不起一点儿精神。

“赵总,起来了吗?”李吉月电话里的声音很疲倦。

“起来了,你等会,我马上通知余真过去接替你。”我说。都考虑在林青青的身上,忘了李吉月和病床上的鲁小菏。

“你今天来吗?鲁小菏要见你。”她说。

“她现在好些了吗?”我问。

“好多了,面色有些红润。她主要是身体虚弱和皮肤外伤,现在用的药大部分都是消炎的。”她说。

“我今天有点事情,等办完后过去,余真到了你必须马上回去休息。再见。”我说。

八点多了,我泡一碗方便面,却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脑海中方便面里的内裤还没有消失,一吃就恶心。我气愤之下把方便面扔到一边,只冲了一杯牛奶。

想了解一下对门女孩男朋友的情况,我拨了林青青的电话,还是关机。早上的情绪和夜晚不太一样,我没有多去想其中的原因。停了一会,我拨通了史湘丽的电话。

“赵总,公司上还有什么事情啊?”她问。

“不是公司的事情,是想委托你找一个人,就在你们公司。”我说。

“我当什么事情,这事情你得找你的女友林青青,归人力资源部管,找我干什么啊?”她说。

“这小事情还要找你们林总吗?你是部长,可以协调一下。”我没有说林青青的电话关机。

“好吧,叫什么名字?籍贯是哪里的?年龄多大?”她说。

“这些我都不知道,你等会,我问问她。”我说。

敲开女孩的门,她头发蓬乱,睡眼半睁,显然没有睡好。她穿着绿格子睡衣,瘦弱的身体使我想起了秦有雨。她现在在哪里?她的前夫杜晓平昨晚有没有被警察逮住?逮住了正好问问他知不知道秦有雨的下落,等会到东莞太和医院问保安。

“大哥有事吗?”她揉着眼睛。

“你告诉我你男朋友的姓名、籍贯和年龄,我好找。”我站在她的门口说。

“进来坐吧。”她说。

“不客气,你拿笔写给我。”我说。

“他的名字叫刘和光,和气的和,光彩的光,籍贯我不知道,年龄他说比我大两岁,今年二十一。”她说。

我已准备好了手机,准备把名字记下。这个名字不用记了,他叫刘和光,玩的是六he*c*,好记。对于女孩不记得籍贯,我深有感慨,十几岁的女孩真是糊涂地去爱啊,跟人家相爱,上床,生了孩子,还不知道孩子爸爸的籍贯。

我临走时,她突然拉住我的后襟,不失单纯的眼神热辣辣地看着我,说:“大哥,你还没有问我的名字?”

“哦,忘了。先说我的名字,我叫赵欣鑫。”我说。

“我叫陈妮。”她说,并把她的手机号给我,让我找到她男朋友的时候通知她,我说好,找到找不到都通知你。

我给史湘丽发条信息,把陈妮男朋友的情况告诉她,让她尽快查,尽快给我回话。她要我跟林青青说给她奖励,我说没有问题,奖励我给,一个拥抱。她在电话那头狂笑不止。

安排好后我打的到东莞太和医院,在大门处询问保安昨晚那个要我命的抢劫犯抓到了没有,保安说弃车跑了。这家伙看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能在警察眼皮底下跑掉,可见一斑。

到了鲁小荷住的病房,先敲门,李吉月拉开一条门缝,说:“等回,正在伤口上抹药。”

我叫了余真过来替换她,怎么她没有回去休息?

估计还有一会,下楼到院子里燃上一根香烟。这医院的医术我不知道怎么样,给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护士少。不过医院的院子很气派,左边是停车场,停车场的前面是青草覆盖的人造小山丘。右边是可人的微型公园,亭台径池巧妙分布,花草名树点缀其中。

手机震动了,我没有看,肯定是李吉月的。我把没有吸完的香烟扔进垃圾筒,整理整理领带和衣服后上楼。

门还是关着的,我意识到刚才的电话不是李吉月打的,掏出手机一看,是林青青的。我很快打过去,手机通了,没有人接。

我正在郁闷之中,此时李吉月把门拉开,笑嘻嘻地说:“赵总,进来吧。”

鲁小荷的病床紧挨着窗户,她半躺着,脸色比昨天好些,但瓜子脸瘦多了,透着忧伤,因瘦而显得眼睛很大。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余真坐在她的旁边,手在她的头发上划着。

我把打开的窗户稍微关了关,走到鲁小荷的床前,说:“好得很快啊,等好后,就到我公司上班。”

她伸手拽了我的袖口,柔声细雨地说:“大哥,你能坐在我床头吗?”

我坐下,她用手抚摸我的脸,一股药香从她袖管中冒出,我卷起她的袖管,看到两道长长的血印。

“大哥对不起你啊。”我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东莞吗?”她的眼睛闪着泪花。

“不知道,但是你来是个错误。不过所有的不快都过去了,没有什么。”我微笑着说,想鼓励她走出阴影。

“我来东莞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想见你,是你在聊天中帮我,安顿我的心情。那天在你的出租屋我真是不想走。”她的手停在我的耳朵上。

罪过啊,我怎么在不知不觉中让她产生这种情感?想想她在我附近住了一个多月,我没有去看她,是我的错。

生怕情多伤美人,不经意中却伤了美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显青春嫩枝跳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