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97章: 没有勇气的手指头

《盛世的竹篮》

第97章 没有勇气的手指头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吉月明天要走,鲁小荷在医院,童伊对公司的业务管理还没有摸上门,这些是我急着要回市区的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我没有随着林青青回到她家,主要是因为我喝多了,酒喝多了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担心影响林青青的情绪。林青青看我回去之意坚决,也就没有拦我,要我回去后好好照顾自己。

回来的路上柳成仁说:“赵老板,你的酒量好像见长了,那几个王八蛋被你喝得东倒西歪。”

“老大,你就别提了,我这人不仇富,但恨他们的露富、显摆和轻狂。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相信台商是为了让我们脱贫致富才来大陆投资的,他们来是为了赚钱,无商不奸。”我的舌头开始不很听话。

“过激了,赵老板,这不像你平时说的话。”他打开车窗,说:“出出酒气,满车都是酒味。”

凉风拂面,同时感觉沸腾的脸上仍旧在冒着热气。

“是不是想让我感冒?下次不用你车,自己买辆车开,省得你牢骚。”我说。

“赵老板啊,你不是喜欢吹凉风吗?今晚哪根筋出毛病了?不要生气,你要是自己买车,你今晚上的洋酒就喝不成了,哈哈。”他把车窗关上。

跌跌撞撞上楼。客厅里亮着灯,陈妮衣衫不整,像丢了魂一样傻傻地看着房间的一角,桌子上有一袋开了口的榨菜和咬了几口的馒头。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粗声粗气地问。

“刘和光把孩子给卖了,卖给一家有钱人。”她有气无力地说。

“是真的吗?”我惊讶,酒劲似乎消去大半,发现地上有好多张票子。

“真的,他刚走。他说他把孩子送人了,孩子有了一个新家,人家给了他五十万。”她一边说一边啜泣。

“你们打架了?”我看了她的样子问。

“我撕咬他。”她说。

“他来找你什么事?”我纳闷。

“他是来给我一万元,被我扔了,我怎么花卖孩子的钱啊?我要我的孩子。大哥,你说说这人是不是连畜生都不如?”她说。

“这家伙良心还没有被狗全吃光,还给了一万。”我说,并低身拣地上的钱。

“不是,他是心怀鬼胎,想让我继续陪他,还给他生。我气晕了,撵走了他。”她说。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

“塘厦。”她答道。

“在塘厦的什么地方?”我紧接着问。

“我问他,他就是不讲。”她说。

“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我问。

“找到我的孩子。”她说。

“大海捞针啊。”我把拣起来的钱放到桌子上。

“大哥,你身上从哪里弄这么多灰?”她问。

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后面全是灰,膝盖的位置也是。我又没有摔倒,哪来的灰?看来我是喝多了。

家乡有句话高度概括烟酒并行的人的话:喝一辈子酒,出一辈子丑;抽一辈子烟,黄一辈子手。

陈妮要给我拍灰我没让,叫她去休息。她说自从孩子被抢后,每晚只睡两三个小时,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缺了什么。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她。

我一直认为私生子是男女快活后的附带产品,社会上经常有年轻妈妈丢弃私生子的传闻。陈妮不一样,她一直如此看重孩子值得佩服,但是我爱莫能助。

脱掉外衣,提起上衣先拍灰,后用湿毛巾擦了两遍,裤子的待遇低多了,随手丢进洗衣机。

洗了一澡,精神却提不起来。明天李吉月就随昂进出门旅游,一想到这,心里就不是滋味。

不能让昂进那王八蛋心想事成,我必须想方设法留住李吉月。

我给李吉月电话,她关机,我猜她肯定在自己的住处。于是我麻利地穿上衣服,鞋没有穿好就出了门。

哪来的劲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上出租后对司机说朝起运广场方向,越快越好。

到了李吉月租住的小区,我犹豫了,这半夜三更来算什么?

来时的勇气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在小区里冰凉的石凳上坐着,看路灯下的花草和花草的影子,它们好像也睡了,影子好比它们的床一样。

回去吧?不能,李吉月和昂进一起出国,绝对是羊跟着狼,凶多吉少。

我借着残留酒精的力量,找回一点勇气,硬着头皮走到李吉月租住的单元,伸出按门铃的手指头又缩了回来。

按吧?也不能,万一昂进在里面,不是给李吉月难堪吗?

思想和脚步一样徘徊。突然小区保安过来了,问:“怎么不按门铃?”

“我记不清门号了。”我谎称。

“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查。”保安很热心。

“叫李吉月。”我不能再说名字都不记得。

保安让我等会,他到值班室查查。半根烟的工夫,他跑过来说:“找到了,我来帮你按。”说完伸出了手指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让我熄灭你手中的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