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盛世的竹篮 [目录] > 第99章: 自私的爱可恶的吻

《盛世的竹篮》

第99章 自私的爱可恶的吻

刘半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吉月走了,我的清晨变得特别惆怅。打开窗帘,一缕睡过瘾的阳光溜进来,落在李吉月叠得周周正正的床上。

眼见伤感的青春和趾高气扬的凶恶同行,我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有的是力气和智慧,却不能将李吉月未来的黑夜改作白昼。

我没有心思躺下,站在窗前,思绪像城市的建筑高高低低:

你的抉择让我没有脸面

现在只能默默地为你祈祷

不是你的幸福而是你的安全

好好回来,我的妹妹

你的抉择让我感到灰暗

担心贞洁遭受邪恶的侮辱和欺骗

我目睹你体内熊熊燃烧的火光

我却一点不能助燃

妹妹啊,你是否知道

你身体的语言让我喜欢

你是否知道

你的相救扎根在我的心田

果真是一场巧妙安排的战斗吗

把战火悄悄地引到我的身边吧

英雄的荣誉常常提醒我

妹妹啊,我也有复仇的火焰

……

几天时间林青青都没有给电话,由于工作繁忙,我没有在意。童伊熟悉业务不慢,她开朗的性格很容易和职工打成一片。我叫她暂时分管影视制作部和科技信息部,等股东会议研究后再任命她为公司副总。华泰彩印厂我划归科技信息部的主任赵容负责。彩印厂是章老板经营起来的,不能让他继续管理,他要是在里面做手脚,我是很难发现的。童伊说这样做合适吗?我说合适,这和部队差不多,司令做久了,就要调整调整,不然他的圈子会形成独立王国的。童伊笑着说我的理由牵强附会。

余真过来说鲁小荷明天上午办出院手续,问我过不过去,我说过去,让她对鲁小荷说就住李吉月家。

余真挪过去和童伊唧唧喳喳地攀谈起来,我无法工作,咳嗽了两声,她们没有反映。

“余真,鲁小荷现在一个人在医院吗?”我的目的是让她赶紧走。如果她不是和童伊说话,我就用不着和她绕弯子。

“在,警察正在问话。”她说。

“你回去吧,她那里离不开人。”我直接说。

她不情愿地走了。童伊问:“晚上去塘厦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讶。

“再不去,有人就把林青青抢走了。”她说。

“什么?”我横着眉看着她。

“别紧张,没有什么。”她说。

“你看到什么了吗?”我问。童伊现在住在林青青家,早出晚归,她说的不会是空穴来风。

“我看到她每天很早起来和她的司机打球。”她说。

“那很正常啊,我们天天还坐对面呢。”我觉得她大惊小怪。

“我的话没还有说完。”她给我的茶杯加了一点开水。

“快讲。”我说。

“我看到他从后面紧紧地把你的青青抱住,旋转了几圈,可能是青青被转晕了,他趁机吻了她。”她说。

“她生气了吗?”我追问。

“没有看出来。”她答道。

可恶的吻。我多么希望童伊说青青给了他一记重重耳光,然后辞退了他。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我疑问。

“我不喜欢那个男孩,再说你的公司还有我的投资。”她干脆地说。

我的头脑像是重重地碰到墙壁上,完全懵了。我耷拉着脑袋,手放在头顶上,不停地敲打。

“赵总,我看到的只是苗头,那又不是青青主动的,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她说。

正说着,有笃笃敲门声,童伊开门,抬头一看是章老板。

“赵老板,我钓到一条大鱼。”他眉飞色舞,眼镜快要掉下来。

“那好啊。”我淡淡地说,情绪没有恢复过来。

“什么好啊?我的线太细了,怕断了,提不上岸,还要你赵总亲自出马。”他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无非要我出面招待一下。我让章老板今晚在台岛大酒店安排一桌,章老板说有点远,我说远什么,台岛大酒店有到台湾远吗?

他哪里知道我有一个让那个司机吃不掉兜着走的计划。

……本章完结,下一章“ 难受的假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