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儿对叶的情意 [目录] > 第16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二十五)

《花儿对叶的情意》

第16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二十五)

阳光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文玲说:“什么猫啊,鱼啊的,那叫怀春。”

思男说:“对,对,对,那个少男不善于钟情,那个少女不善于怀春,是怀春,还是您说话文明。”

文玲说:“贫嘴。”

思男说:“听她们组长说茗心最近可是有点不对劲,上班老走神,心不在焉的,这不,前段时间还差点把手指绞进传送带里,工作进度明显减慢,组长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让我帮着问问。”

文玲说:“不行,这样不行,我们的帮帮她。”

思男说:“对,我们是应该帮她参考参考,免得上当受骗。”

文玲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那能管人家谈恋爱的事,选择谁人家的权利,我们要让她处理好恋爱与工作的关系,尤其是这机械化作业,稍不留神就会出问题。”

思男说:“恩,我们给她做做思想工作。”

文玲说:“这话还像个组长说的。”

思男说:“不拿我说事不行啊。”

文玲笑一笑,说:“你现在是组长了,可不可以利用一下你手中的私权,把思男给调过来,大家在一起,帮助起来更方便些,你说呢?”

思男说:“这个没问题,一个班里的员工调动是很正常的事,这也不违反什么规定,我看可以,一会我就找班长说说。”

文玲说:“越快越好。”

在思男的申请下,茗心顺利的被调到甲组来上班,三姐妹高兴的不得了,由思男做东请两姐妹吃饭。三人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点的饭店,点了几样喜欢的菜,要来一瓶红酒庆祝。

“茗心,你最近是不是遇到猫啦?”一杯酒下肚,思男急不可待的问茗心。

茗心说:“猫?什么猫啊?”

思男说:“猫就是猫,专爱吃腥的猫。”

茗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

思男说:“愚人一个,孺子不可教也!”

茗心说:“得了吧你。”

文玲对茗心说:“思男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茗心立即明白了两人的用意,马上摇摇头,说:“没有啊?谁说的?”

思男说:“我说的。”

茗心说:“你什么意思啊?”

思男说:“我亲眼看见你和一个男孩子手拉手,肩并肩的,好不亲热。”

茗心想不到思男居然看见了她和王峰在一起,按说思男是从来不起早的,她怎么可能知道,说不定是在懵她,茗心故意装做无事的样子,轻描淡写的问:“是吗?什么时间?什么地方?那男孩长什么样啊?”

思男说:“呵呵,我就不说,让你自己交代。”

茗心说:“我什么都没做,我交代什么?”

思男说:“你什么都没做,那你上班走什么神,发什么楞,你们组长说你差点就被传送带绞住了手指,你还不承认。”

茗心说:“那是我想家。”

思男说:“想家?这个理由不错,可根本站不住脚。”

文玲说:“茗心,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谈不谈恋爱,姑且不谈,我们只是担心你,工作中思想开小差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种机械化作业,稍不留神就会出大问题,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文玲知道两姐妹在关心她,可茗心现在还不想说她与王峰的关系,说:“我知道,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

思男说:“就是吗,我们是担心你,怕你出什么事,大家是姐妹有什么不能讲的,真是的,你爱说不说。”

茗心说:“不是我不想说,是没什么好说的,我们才认识不久,不知道怎么说。”

思男说:“那就说说他的基本情况,叫什么?家住那里?干什么的?”

茗心说:“他叫王峰,陕西长安县人,在本市读书,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

思男说:“想不到你能引来浪蝶,你这朵花香的狠哪!”

文玲听着乐了,说:“这都是什么呀,别听她的,茗心,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在工作中分神,要注意安全。”

茗心说:“恩,我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二十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