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儿对叶的情意 [目录] > 第26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三十八)

《花儿对叶的情意》

第26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三十八)

阳光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想着王峰,或提到这个名字时,茗心心里就如刀绞一般,好痛好痛,泪水会不由得流下来,茗心不敢去想同王峰在一起相处的朝朝暮暮,下班了她就不停的找活做,让自己不得闲,不然就会想起王峰,可越这样心里越想,想的她难以入睡,想的她意乱心碎,想的她神疲力竭。

王峰见茗心有点生气,知道这些日子茗心因为他要离去正难过,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与茗心开玩笑,王峰赶紧说:“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我也没那么傻不是,怎么能在这里过夜,与你说笑呢,别生气了,好吗?”

不管怎么样,王峰就要离开了,她不能让王峰觉得难受,茗心笑一笑,反问说:“没有啊?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王峰说:“这么说是我判断失误,感觉出了错。”

茗心说:“一定是。”

王峰和茗心在舞场的中央坐下,说:“茗心,你还记得我们在这里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吗?”

茗心点点头。

王峰看着茗心,说:“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身上特有的气质所吸引,你看上去与普通农家的女孩有所不同,质朴中透着高雅,让人看一眼就能留下深刻印象。你长的很美,你的美不那么张扬,不那么耀眼,属于那种含蓄的,温润的美,像玉一般。”

茗心噗嗤一笑,说:“快别挖苦我了,说的我脸都红了。”

王峰说:“真的,在我的眼里你就是那么漂亮。”

茗心说:“别,我长什么样我知道。”

王峰说:“还记得我第一次是怎么自我介绍的吗?”

茗心说:“你说你叫王峰,大王的王,山峰的峰,一个落草为寇的名字。”

王峰说:“对,我是那样说的,我从来没有那样介绍过自己,见到你不知怎么的就乱了方寸,随口说出。”

茗心说:“不过,你说的到很贴切。”

王峰说:“这么说我真的像山大王?”

茗心说:“你说呢?”

王峰说:“你说你叫铭心,刻骨铭心的铭心,我还真以为你的名字里透着什么深意,结果同样是随口说出。”

茗心说:“那还不是受你的感染。”

王峰说:“看来我们是有缘份的。”

茗心把头靠在王峰肩头,笑一笑。

王峰楼住茗心,说:“知道吗?以前我总是怕黑暗,怕夜色,夜晚连门都不敢出。小时候,我们村里经常会有说书的、放电影的晚上到村里演出、放映,场地在村大队的院子里,从我们家到大队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农村人吃饭比较晚,吃完饭天就黑了,父亲当兵不在家,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操持,母亲总要等做完了家务事才去看,就耽误了,我一个人不敢走夜路,大哥怕带我,吃完饭就溜,母亲只好让二姐带我去,我就紧紧的跟在二姐后头,寸步不离,有时二姐嫌我烦,乘我不注意时撒腿就跑,一下子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吓的我站在原地使劲哭,使劲喊,村里人听得了赶紧出来看我,我是不依不饶,谁也不跟,直到母亲来带我,二姐回家后自然少不得一顿打,可二姐就是不吸取教训,我也不能老哭,便使了个心眼,跟着二姐的时候,就紧紧拽住她的衣服,让她跑不了。”

茗心笑的不得了,说:“你还是男子汉呢,怎么就那么害怕黑夜?”

王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走夜路,或许是一种病吧。上学时要是晚上出去,总得让同学陪着,记得那年上高中,冬天里我吃坏了肚子,晚上要上厕所,天是又冷又黑,不好意思叫同学,可又不敢去,只好硬把我最要好同学叫起来陪我,一晚上起来了七八次,结果呢,第二天我发起了高烧,我的那位同学也病倒了。”

茗心说:“这么个折腾法不病倒才怪,那你现在晚上还敢不敢走夜路?”

王峰说:“在认识你之前,晚上我还是不敢走夜路,可自从认识你之后,一下子就敢走了。”

茗心说:“说正经的,别贫嘴。”

王峰一本正经的说:“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对叶的情意(三十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