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儿对叶的情意 [目录] > 第32章:花儿对叶的情意(四十七)

《花儿对叶的情意》

第32章花儿对叶的情意(四十七)

阳光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外是李诗晶经理,她还带着三个陌生人站在门外,每个人的神情看上去都很疲惫。

文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紧张的问:“经理,发生了什么事?”

思男和茗心听到文玲的话,想必是发生了什么,赶紧走到门口,见是李诗晶经理,连忙说:李经理好!

李经理笑着说:“你们都在啊?没什么,走,进房间说吧。”

李经理让三个人走进文玲的办公室。

李经理说:“文玲,这几个人要找的人好象是张艺林,你听他们说说吧。”李经理让来人说给文玲听。

一听说来人是冲着张艺林而来,文玲顿时关注起来,认真地听着来人的讲述。

来的人是两男一女,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激动的向文玲讲述着事情的经过。

青年男子来自东北哈尔滨,名叫郎进彬,今年国庆节期间,他计划带着全家人来南方游玩,就在国庆节那天,男子驾一辆面包车往南方来,车行至国宁市附近时,天色已晚,由于不熟悉路况,在一急弯处,车子不幸翻下公路,发生了严重的事故,郎进彬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当场遇难,他的妻子和孩子,弟弟和弟媳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伤害,只有妹妹是挂破点皮。

车子翻进了一个离路面有五十多米的沟渠内,由于车子急速的翻转,把车内的人全部甩出了车外,当时大家都处在昏迷状态,妹妹伤势的较轻,很快就苏醒过来,当她借着公路上过往车辆的灯光看到母亲浑身流血的情景时,惊吓的失去心智,连哭都不会了,弟弟醒来后,发现车辆已支离破碎,人员散落在坡上和沟里,妹妹披头散发的呆滞的跪在母亲身边,弟弟的心一下子被揪起来,想赶紧起身去看看母亲,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腿被压在车架下面,他想赶快喊人,可是发不出声来,整个胸腔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他只好拣小石块砸向近在咫尺的妹妹,妹妹没有丝毫反应,弟弟不得不把手边的汽车坐垫拿起来,用尽全身的力量砸向妹妹,好在他离妹妹不远,妹妹被砸了一个趔趄,突然哭出声来,神智一下子清醒,哭着向二哥爬来,说母亲不在了,弟弟示意她赶紧喊人,妹妹醒悟,朝着公路上大声呼喊救命,由于当时天黑,车子又翻落在沟渠内,过往的车辆无法听到妹妹的喊声,弟弟让她到公路上去拦车,妹妹艰难的爬上公路,一辆一辆的车在她的呼喊中飞驰而过,就是没人停下来,问都不问,看都不看。正当她绝望时,一辆兰色出租车停在她跟前,打车人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当出租车司机听说发生了车祸,有六个人受伤时,开车准备离开,打车人不让出租车司机走,请求他帮着把受伤的人送到就近的医院,司机不干,说他的车可是新车,沾上血不吉利,打车人非常生气,同司机理论起来,争吵中出租车司机驾车快速离去。

打车人在妹妹的带领下迅速的跑到车祸现场,同妹妹一起开始救助我们,并简要的给妹妹介绍了一些现场的急救常识,那时我还处在昏迷中,他首先把车抬起来让妹妹把弟弟拖出来,用弟弟的手机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然后检查每个人的伤情,进行简单的护理和人工呼吸。

救护车到来后,打车人积极配合救护人员把伤员抬到救护车上,由于救护车一次不能拉走全部的人,他陪着妹妹留下来等待医护人员为他们叫的出租车,打车人让妹妹坐在路边等,他独自返回到车祸出事地点,尽可能的寻找他们散落的贵重物品,把拣到的东西全部装在一个包里,交给了妹妹,到达医院后,打车人支付了出租车费,把妹妹送进医院的病房后,便不知去向。

郎进彬说: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只看见妻子和儿子在我的床边,急的我赶紧询问母亲、弟弟、弟媳和妹妹的情况,妻子说他们在另外一个病房,受了伤不能过来看我,我想过去看看他们,医生不让我动,但从儿子的眼神里我意识到他们肯定出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儿对叶的情意(四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