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目录] > 第25章: 最近最远的人 (二十四)

《云胡不喜》

第25章 最近最远的人 (二十四)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陶骧点头道:“也好。只是辛苦你了。虎翼过些天才可以换休回来,原本前几日就该回,部队临时做了调整,耽搁了。”

“他有电报来。”秋薇说。

“还是请看护过来照顾遂心吧。”陶骧的目光扫过遂心床头的药品。

“已经请了。”秋薇立即回答。她的声音突然变的尖细起来,自己都觉得异样。

“还是个很漂亮的阿姨。”遂心忍不住说。

陶骧看看她,说:“是么。”又看向秋薇。

“是。慈济医院的施密特医生介绍来的。虽然不是私人看护,但说好了会再来。”秋薇解释道。

“这几日还是再请个私人看护的好,白日黑夜都在,才能分担一些。”陶骧站起来。

“不要别人来,我还要昨天的凯瑟琳阿姨。”遂心忽然来了精神似的,说。

“好,还要凯瑟琳。”秋薇笑着说,见陶骧是要离开的意思,忙道:“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用一点吧。”

“不了。等会儿市政厅有个早餐会。我这就得赶过去。”陶骧说着站起来,看向女儿。

遂心乌溜溜的大眼睛也瞅着他。

陶骧站了良久,才伸手过去。触到遂心柔软的额发,他竟有些不忍移开手。

“姑爷,晚上能回来吃饭吗?”秋薇在一旁低声问。

遂心不声不响的仍瞅着父亲。

陶骧于是说:“好。”

“太好了。我让厨房准备准备,晚上给您做、爱吃的菜。”秋薇对遂心笑着。

遂心歪了头,并不笑。

陶骧倒笑了。

然后他伸手到遂心腋下,将她举了起来。

遂心落在陶骧怀里,靠着他。

他就在床边站着。

遂心的童花头看上去很稚气,小脸儿板着却有些不符合年纪的严肃。

就像此时他身上这么多坚硬的东西,不太适合抱着柔软的孩子……

陶骧抱了一会儿遂心。这孩子轻巧的像羽毛一样,在他手里,甚至没有他随身带的手枪沉。他的下巴碰到遂心的发顶……一转身,父女俩对着看着他们发愣的秋薇。

“老太太什么时候到?”秋薇问。

陶骧摸摸遂心的头,将她仍放回床上。

“还得三四天。在香港多留了一两日。”陶骧走出房间来,路四海才小声提醒他:“司令,今晚上是孔先生府上宴请。”

陶骧穿上斗篷。

路四海递上军帽和手套。

陶骧对等候在一旁的秋薇摆了摆手,踏着楼梯下去。

苏美珍正架着腿坐在客厅里喝咖啡,看到陶骧下来,朝他走来。默默的,陪着他走出去。在他身边的时候,她倒不自觉的变的沉默了;其实在心里还是生着他的气的,不久前她去徐州,他竟然不见她,从来没人敢对她那样……他站下,她也站下。

她得仰着头看他。

军帽下露出压的密密的一圈发线,银丝缠在墨玉上似的。

看到他的人,她是什么气都消了的。前一刻还觉得自己没出息,此刻却又觉得没出息的好。

“这就走嘛?回来能住几日?”她问。他总是来去匆匆的。

陶骧侧了身,看她一会儿才说:“大概能多住几日。”

“真的?”苏美珍惊喜,“那我跟我父亲说去……对了,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近最远的人 (二十五)”↓↓↓更精彩哦!